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372章 抱着你取取暖,行吗?
    因为药物的作用,栀凉几乎是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了晚饭时间。

    护士过来给她换药,又吊了一瓶营养液。

    栀凉靠坐在床头,目光落在宁爵身上。

    他的脸色……是不是也太难看了些?

    “护士小姐,能不能麻烦你看看那位先生,他的脸色很不好。”

    “宁少吗?”

    护士转过身,走到宁爵身边,抬手覆上他的额头。

    “好烫!”

    栀凉一惊,全身的肌肉立刻紧绷起来。

    护士倒吸一口凉气,翻开宁爵的眼睑看了看。

    “他晕倒了,我去找医生!”

    护士小跑着奔了出去。

    井栀凉远远地看着宁爵,反射性地拔下了手背上的针头,踉跄着跑到男人的身边。

    “宁爵?宁爵?”

    栀凉轻轻拍了拍男人滚烫的脸颊。

    没有反应。

    宁爵的身体一向很好的,大冬天也只是穿着一条风衣外套,很少会有感冒发烧的时候。

    栀凉很少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免不了有些手忙脚乱。

    护士很快带着医生赶来了,却一眼看见了井栀凉还在往外淌血的针孔。

    “井小姐!你的手啊!手!”

    栀凉这才低下头,赶紧用护士递过来的药棉按住针眼。

    “我没事,你们快看看他!”

    医生又是量体温,又是看眼睑,半晌跟护士说道。

    “先物理降温,抽些血拿去化验!”

    “好!”

    井栀凉坐在床上看着他们忙里忙外,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在心里祈祷宁爵没事。

    男人整整烧到了四十度,再多昏睡一会儿,估计脑子就要给烧坏了。

    医生简单跟井栀凉交代着血检的结果,只说宁爵是得了重感冒,好在是及时发现了。

    打了针,吃了药,医生护士纷纷退出去,井栀凉手上贴着一块胶布,神色暗淡地坐在宁爵身边。

    “好端端地怎么会烧成这样?”

    井栀凉的指尖有些冷,轻轻划过宁爵狭长的眉眼,落在他干涸惨白的唇边。

    宁爵睡得很熟,呼吸又缓又轻,胸口微微起伏着,虚弱得像一只受伤的鹿。

    栀凉好像已经很久没能这样仔细地打量他了。

    摘下眼镜的宁爵少了几分书生气,多了几分淡淡的疏离,可眉眼容貌依旧是栀凉最喜欢的样子。

    多少年了?

    从她还是个单纯少女的时候,栀凉就嫁进了宁家,做了他的妻子。如今几年过去,她已经脱离了稚气,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女性,可宁爵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

    或许是在她眼中,宁爵从来没有变过。

    栀凉的沉思被匆忙赶来的荀玉打断。

    医生担心栀凉身体不好,顾不了眼前的局面,这才联系了他。

    荀玉早就料到宁爵会有熬不住的这天,好在医生告诉他,宁爵只是感冒,不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

    “老板娘,老板他还好吗?”

    井栀凉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荀玉,淡淡开口。

    “今晚如果退烧了就没事了,你要不要把他送回宁家修养?”

    “送回宁家?”

    荀玉迅速摇头,越摇力道越大。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要是他把老板带走了,老板醒来之后不得掐脖捏死他?!

    “不不不,老板娘,这里可是医院,哪有比这里更适合养病的地方?我们还是等老板退烧之后再说吧,好不好?”

    井栀凉看着荀玉的眼睛,这人眼神闪烁,表情夸张,用心实在是可疑。

    “随你吧,荀玉,我实在是累了,先睡了。”

    说完,她就掀开了被子,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荀玉目瞪口呆地看着井栀凉。

    这就睡下了?自己的丈夫都不管了?他开始发烧到四十度哎!

    井栀凉无视着荀玉的眼神,无视着宁爵渐渐加重的鼻息,晕晕沉沉地睡着了。

    只是可怜了无辜的荀玉,一晚上都坐在宁爵床边,一会儿换冰袋,一会儿量体温,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护士赶来,他才算是忙活完了。

    “不错,体温降了不少,但还是有些发烧,还得继续打针。”

    荀玉长长舒了口气,紧张了一晚上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下来,他斜眼望向井栀凉,却发现人家还安然睡着,丝毫没有起床洗漱的打算。

    荀玉叹了口气,决定要跟井栀凉来一场心理战。

    他偏偏就要看看,老板娘是不是已经对老板彻底死心了!

    “护士小姐,一会儿我必须得离开办点公事,我家老板就拜托你多多照拂了,来,我跟你细说。”

    荀玉寻了个话茬,就把人家护士小姐拥在怀里,半推半抱给拉了出去。

    虽说荀玉长得不错,性格又好,很是得医院里护士喜欢,可这光天化日的,人家小姑娘难免害羞。

    “荀……荀玉,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嘛,干嘛动手动脚的。”

    “护士姐姐,你看,我们家老板和老板娘一直在冷战,现在老板好不容易生了病,你就少去两趟,成全成全他们,好吗?”

    护士脸上有些遗憾一扫而过,跟着回了荀玉一个笑容,附带一个ok的手势。

    病房里霎时就安静下来。

    井栀凉这才睁开眼睛,靠坐在床边。

    荀玉似乎走了,护士也离开了,整间病房只剩下了她和宁爵。

    井栀凉觉得自己嘴里发苦,从舌尖一直苦到喉咙,怎么会这么苦呢?苦的让她有种想要掉泪的冲动。

    她身上没什么力气,却还是硬挺着走到了宁爵身边。

    他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脸还是烧得通红。是不是那些药不对症呢?

    井栀凉微微低下头,豆大的液体直直地掉在她手背上。

    栀凉反射性地擦了把眼泪,耳边却传来了男人无比嘶哑低沉的声音。

    “好端端,哭什么?”

    井栀凉猛地把擦眼泪的手藏到背后,好像藏起来那只手,就能藏起来自己的心思来一样。

    “别跟我说是沙子迷了眼睛。”

    栀凉后退一步,本想去叫护士来看看,却被宁爵一把拉住了手腕。

    “别走,栀凉别走,陪宁哥哥坐一会好吗?”

    井栀凉微微一愣,却不敢回头看他,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多看他一眼,就再也没有抵抗下去的勇气了。

    “我先去叫医生来看看你,马上救回来。”

    宁爵因为还在发烧,手上根本没什么力气,被栀凉轻易挣脱。

    他无奈地看着那抹身影小跑着离开了,把那才抓住她的那只手搁在了心口上。

    不急,不急,他可以等。

    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两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他还有余生。

    反正他宁爵这辈子最喜欢的不是赚钱,就是追自己的老婆。

    医生和护士听说宁爵醒了,统统松了口气。

    这几天他们医室都被那两口子闹翻了天,医生的脸颊眼看着就塌了下去,可能此时此刻,最希望井栀凉和宁爵痊愈出院的,就是他们这些医生护士了。

    “嗯,宁少神智清醒,虽然还有些发烧,可血检的结果已经好多了,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栀凉和宁爵倒是没什么反应,医生自己长舒了一口气,带着护士赶紧离开了。

    荀玉走之前买了一大堆的零食和礼物,早就把他们办公室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宁爵睡了两天一夜,骨头都睡硬了,忍不住想要下床走走。

    井栀凉看得心惊胆战,就是不开口劝他,自己靠在床头静静看书。

    宁爵痛快地伸了个懒腰,动了动腰椎腿骨,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生病果然是很辛苦的,还是健健康康的好啊!”

    栀凉微微皱眉,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跟着迅速翻动手里的小说。

    他才知道吗?这难道不是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吗?

    宁爵又自言自语了几句,见井栀凉还是不肯理睬自己,突然就觉得有些怄气,脸皮也跟着厚了起来。

    栀凉原本看书看得好好的,忽然觉得床上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一抬头却发现原本站在远处的宁爵不见了踪影,再一低头……

    原来是爬上了自己的床。

    “你干什么?”

    栀凉久违的开口,声音都轻微了许多。

    “那张沙发太硬了,栀凉,我身上疼得很,借你的床躺一会儿,就一会儿。”

    井栀凉放下书,脑子里迅速假设了一下之后会发生的事。

    自己现在病着,他又还在高烧,这男人的危险程度应该已经大大降低了。

    那张沙发床确实有些简陋,既然他说身上烧得疼,干脆把床让给他吧。

    栀凉考虑了片刻,毅然决然地下了床,可还没迈出步子,腰上就横过一只手臂,天旋地转之间,她就被宁爵按回了床上,塞进了被子里。

    井栀凉顿时不敢动了。

    以她现在的力气,怕是一口咬上去都咬不破宁爵的皮!

    “别怕,我就是烧得有些冷,抱着你取取暖,行吗?”

    她能说不行吗?

    栀凉试着挪了挪那只明目张胆压在她身上的手臂,没能如愿以偿。

    “乖,就抱一会儿。”

    宁爵的身体整个贴上来。

    温热,柔软,带着些男士香水的气味。

    男人把下巴垫在她的颈间,胡茬蹭了蹭她的肩膀。

    井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顿时僵硬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