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十九章 家中访客
    酒桌上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亥时。

    纵然现在这时还没有高度蒸馏酒,但是无奈这米酒喝了太多,谢离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此时的他已经辞了酒宴,往家走去。

    对于不醉不归的他们来说,此时还尚早,谢离毕竟在他们中间算是新人,纵然几个校尉以及中郎将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有什么顾忌介怀,但是谢离还是主动请辞了。

    人家好不容易可以尽情的喝上一回,回忆曾经的往事总是有的,有好的自然也有糗的,自己这个“生人”在场,难免会给人不畅快的感觉。

    在谢离告辞时,朱序特意许他不必宿在营中,以后晚上也可回家休息。

    谢离道谢之后,一路摇摇晃晃的来到自家门口。

    周围邻居皆已入睡,只是自己家中还亮着灯光。

    “阿母,给孩儿……开下门。”谢离喊的稍微有些不利索。

    只是谢离说完之后,家中传来几声惊奇声,这倒让谢离有些惊奇。

    这么晚了,家中还有客人?

    片刻之后,门被秦氏从里面打开,然后听到秦氏说道:“阿离身体无恙吧?快些进来。”

    语气里的高兴,就算谢离此时是昏昏沉沉的,也能清楚的听出来。

    几步来到正厅,现在他才知道,那多出来的惊奇声是从哪来的。

    原来是赵婆婆以及苏回雪此时也在屋中。

    “阿离从庆功宴上刚回来?怎么样,在守城之时没有受伤吧?”

    赵婆婆见他进门之后,率先说道。

    谢离努力保持着清醒,然后说道:“多谢……多谢赵婆婆挂……挂怀,谢离不曾受伤。”

    秦氏在一旁见他面露疑惑,便解释道:“今日秦军攻城,你又在军中。赵婆婆和苏小娘子知道我心中担心你,所以过来陪我聊天解闷。”

    “哦……那谢离谢过赵婆婆和苏娘子了。”

    谢离微微拱手,想要施礼致谢,只是此时酒劲正好上来,天旋地转,直直的往前载去。

    好在一旁的秦氏眼疾手快,在他倒下之前,一把将他胳膊抱住,这才免了他这一出丢人之举。

    赵婆婆在一旁拉起苏回雪,连声道:“快去帮帮你秦姨,把阿离扶好了。”

    谢离连忙控制着勉强站直了身子,摆着手道:“不用,不用,这点酒……呵呵……呵呵。”

    站在原地的苏回雪正犹豫时,听他如此拒绝,不禁舒了口气,正要在心中感激他的体谅,又见他这副样子,不禁微掩秀口,轻笑出了声。

    只是赵婆婆的脸色好像又黑了下来。

    这定亲之后,原本是女方越少露面越好,但是现在孙女只剩自己一个亲人,世事难料,还是早些让她与谢家处好关系为才是上策。

    所以今日才带她过来,想着多和这谢离母亲说说话。

    可谁知,到了这里之后,这孙女在打过招呼之后,惜字如金不说,到现在竟然还取笑未来的夫君。

    真是岂有此理!

    秦氏扶着谢离坐下,倒了些水,想着给他解解酒。

    嘴里还说着:“怎么第一次就喝了这么多酒?营中可是有人故意劝你?以后可要长点心思,少喝些,现在这可成了什么样子?”

    “阿母,这可不是孩儿第一次……”谢离刚要继续说,只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闭上了嘴。

    额头间有汗微微渗出,谢离的酒好像醒了一大半。

    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

    现在的他已经意识到,如果在酒宴上喝的再多些,那到这个时候,可就实在有些危险。

    虽然酒后口无遮拦不是自己的习惯,但是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说出自己这离奇的来历呢?

    “怎么就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没入伍时,家里哪有酒能给你喝?怎么,现在喝多了点,就开始说大话啦?”秦氏将水送到他的嘴边,笑着道。

    “呵呵,孩儿可没有说错,今天还真不是第一次喝,之前在梦里喝过一次,只不过没喝出什么味来,现在才知道。”谢离圆起慌来,倒是张嘴就来。

    “玄芝倒也不用怪罪阿离,这喝酒之事又无对错,再说寻常人家,想要喝酒还喝不上呢。”赵婆婆在一旁笑着劝道,然后转而问谢离道:“话说回来,阿离怎么这个回家来了,难道军中又准了你的假的么?”

    “这次也不算是假期,这是中郎将的指令,以后晚上就不用夜宿军营了,反正城中随便什么地方,离那军营也不是很远,在哪睡觉都是一样。”

    谢离被刚才的失误吓到之后,刚才的醉意已经下去了不少,所以现在就连说话也流利了很多。

    秦氏听完,直接拉着谢离的胳膊问道:“阿离,此时当真?”

    谢离微微点头,道:“嗯,在家中确实要比在军营好受些,以后没什么事的话,每晚应该都会回来。”

    说的很是轻描淡写。

    秦氏却是惊喜交加,自从谢离入伍之后,她每日都在担心,尤其是在有秦军攻城之后,晚上连睡都睡不着。

    好在现在去了兵曹,做了书吏,安全了很多。但是毕竟身在军营,也不能说是完全就没有了危险。

    现在每晚可以回来,起码说明以后可以每天都知道儿子的情况了,又如何能不惊喜。

    赵婆婆也是由衷的为谢离祝贺,毕竟谢离越安全,对自己的孙女来说,以后的终身就越有保障。

    苏回雪跪坐在一旁,心中思绪有些混乱。

    对谢离的这个消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表现出什么样的反应,也不知道该投入什么样的情绪。

    本来可能已经毫无交集的两人,经过一系列的意外,被一张没有什么约束能力的婚书,绑在了一起,现在还同坐在同一张桌子旁。

    之前在家中时,她也不是没有下定过决心,不断的提醒自己:这只是为了阿婆的权宜之计。

    但是每当吃饭时,望着碗中的那一粒粒粟米,又不由的想起那句:

    洛水三千,我欲只取一瓢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