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七十三章赴宴
    一番商议之后,谢离也加入到了三人之中。

    自己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个行业,但毕竟也算是“见多识广”,由他来负责主要的设计方面,应该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专心做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非常之快。

    从四人开始提出想法,然后在把这些想法体现在纸上,就不知不觉过去了将近两天的时间。

    虽说这其中有不少浪费时间的因素在里面……

    谢离脑子里有些比较具象的思路,但是无奈手上的绘画功夫实在太差,基本上已经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到了后来,母亲实在看不下去,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了苏回雪。

    好在通过自己的口述加体述,苏回雪完成的不错,可以说是比较完美的达到了自己所设想的样子。

    只是在完成之后,其他三人同时满脸疑惑的望着他,好像在等着他的解释。

    “呃……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这样有问题吗?”

    “不,不,谢郎,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样式的?”

    “呵呵,就是感觉这样省事些,然后也不乏美观。”谢离如此解释道。

    “怎么?这样难道不好看么?”

    秦氏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才又道:“单看这样子就知道是挺不错的,只是这双臂这里就这么空着么?”

    “那自然不是,可以改一下现在的上衫,披上就可以了。”

    谢离想了想之后,如此答道。

    虽说现在不是宋明之后,没有某些学说对女子的特殊严格禁锢,但是毕竟还是在一个比较传统的时期,没有唐时那么的开放,所以这些该遮的地方还是需要遮一下的。

    有了图纸之后,剩下的就比较容易进行了。当然,这是在有赵婆婆和母亲的手艺之下,这剩下的事才显得比较容易。

    苏回雪初时的手法虽说比较生疏,但是经过二人的指导,和自己的多番动手之后,到后面也是如鱼得水一般,显得非常从容了。

    很明显,现在已经没有了谢离的事,不过好在他对这些针线之事毫无兴趣可言,在母亲他们开始动手之后,自己便抽身出来,对着那册子开始一招一式的研究训练起来。

    院子虽小,但对于谢离来说已经完全足够,毕竟他不像桓羡那样,要骑着马练那长兵的冲刺拼杀。

    到了晚上,谢离回到自己房间之后,还要再加上一个时辰的力量训练。

    如果只是学那册子上的一招一式的话,结果很显然,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灵活一点,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没有力量的进攻,是很难对敌人造成多大困扰的。

    如此进行了三日之后,谢离已经慢慢开始习惯了这种节奏。虽说晚上练完之后,还是累的在第一时间倒头就睡,但值得欣慰的是,现在的他已经进入了这种状态。

    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话,那自己总会告别“瘦弱”这个词的。

    不过如此巨大的消耗,一日两餐现在肯定是满足不了谢离了。

    本来这个年纪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高负荷的训练,一日三餐都有些不够的趋势了。

    如果不是到了晚上实在太累,谢离说不定还要给自己加上一份宵夜。

    ……

    今日是谢离送出邀请之后的第五日,也是桓羡和桓婵过来的日子。

    谢离一大早便去街上将所有的原料都购置妥当,回家之后便动手准备起来。

    苏回雪已经在昨天晚上,和母亲赵婆婆一起完成了那件成衣长裙,此时正在厨房之中给他打着下手。

    不管是过来帮忙,还是有意过来“偷师”,总归是替谢离省了不少的时间。

    “那长裙做好了,怎么不自己先试试?”

    谢离望着旁边正在洗菜的苏回雪,随意的开头问到。

    昨天晚上,看着那件成品时,她眼中闪烁着的光芒实在太过明显,所以谢离才在现在有此一问。

    “那件长裙本来就是做给桓娘子的,款式大小也都是按照她的身材来的,回雪就算试穿一下,也是和自己不相称的。而且,这么好的绸子,回雪现在还穿不起呢……”

    苏回雪手上没停,面带笑意的解释道,只是那故作轻松的语气,多少有些出卖了自己。

    谢离呵呵一笑,然后来到她身旁接着道:“放心好了,只要今天后天这件推出去了,那日后就算再不相称的长裙,你也可以随意穿了。”

    “谢郎又在说笑了,回雪要那不相称的长裙穿来做什么。不过谢郎放心好了,回雪虽说确实想要试穿一下,但还是事情的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就和谢郎刚才说的一样,做好现在的事情,以后才有更多试穿的机会。”

    苏回雪转过头来,目视着谢离如此说道,语气中没有了故作轻松,但是看着她那眼神,谢离却感到一阵轻松。

    这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多愁善感的苏家娘子了。

    遭受如此大难之后,作为家中唯一支柱,她苏回雪是必须要有现在的这种眼神的。

    只有这样,她的整个苏家才不至于真正的就此垮下去。

    当然,在当前的这个社会背景下,她并不需要去承担什么本家的兴衰,毕竟在嫁人之后,她就不算是苏家的人了。

    但是谢离还是想用自己前世里的某些观念去影响她,就算是不为自己的苏家考虑,也要为自己今后的生活去考虑。

    临近午时,桓羡桓婵兄妹应邀前来。

    还是寻常的打扮,并没有做过多的准备。

    分桌落座之后,谢离才道:“延祖兄,桓娘子,我们两家四口初来江陵,如果没有二人相助,此番还不知道落脚在哪。所以这才特意邀请二位前来赴宴,以示答谢。”

    只是桓羡刚要拱手答话,却听到桓婵道:“咱们在那一路上经历那事之后,现在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同经生死了,这么客气倒不像是你谢离的作风啊。”

    被插了话的桓羡只得向谢离摊了摊手,表示着自己的无奈。

    然后才接着道:“小妹虽说口无遮拦,不过这意思是没错的,景宣就不必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