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八十章伏身卧倒
    新一轮的箭雨已经扑向他们,只不过在变成刺猬之前,这几人已经完成了手上的动作,将出了鞘的环首刀投了出去。

    这绝命的一击,无论是力道,还是准头,都已经做到了极致。

    “卧倒!”

    “伏身!”

    紧急关头,谢离与桓冲各自大吼一声,然后每人拉着桓羡的一条手臂,向前顺势趴了下去。

    环首刀形体长直,且颇有质感,和后世中的道具片刀完全不同。

    经过士兵的拼死一投,飞来的速度也是奇快。

    桓羡反应稍慢,在谢离和桓冲已经伏在地上之时,他的身子还在半空之中。

    好在边上的两人又加重力道,才堪堪将他拉到地上。

    “哧”的一声,桓羡身后的锦服,还是被那飞着的环首刀扯下一道口子。

    不过好在没有在他身上来个对穿,只是划了衣服,已经算是万幸。

    接着便是“嘭”的一声,桓羡终于和地面来了个无比结实的接触。

    这“狗啃屎”的姿势虽说不雅,但是也没人再去在意这个了。

    两旁的将士已经赶到,将三人背身围到中间,向外不停的张望戒备着。

    那几个伪装在众多癫狂士兵之中的人,现在已经同样躺在地上,身上插满了各种角度的箭矢,偶尔抽动一下,活是活不成了。

    剩下那带头的好像颇为强悍,就算身子已成这样,依旧在咬牙硬撑着,然后用出最后一口气高声喊道:“幼子(桓冲字)无才,致营中生乱,理应罢……”

    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已经快步赶到的张伍手起刀落,给他来了个身首异处,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了。

    谢离和桓氏父子同时站起,没有去管身上的那些泥土,和保住性命想必,这些狼狈实在算不得什么。

    桓冲自然也不拘泥于这种小节,将张伍和其中两位部将唤来,交代了几句话之后,便带着谢离和桓羡,向桓府走去。

    片刻之后,方才的位置传来几声军令:“收缩圈子,备好绳索,将中毒的兵士们先都绑好了!”

    时间来到亥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江陵城中的灯火渐渐变少。

    街道上的游玩的人群也没有了之前的规模,多是些零零散散的,享受着这节日最后的余温。

    春酒舍里的桓婵,可以说是完全尽兴,连那米酒,都破天荒的吃了两杯。

    整个二楼,都是桓家的女郎,或是像桓婵这样未出阁的女儿,或是别的势族嫁过来的闺秀,其乐融融,好不热闹。

    她们出来的较早,已经在街上游玩了一番,等到行人渐渐多的时候,便一起来到这早就定好的春酒舍。

    做些诗赋自然是最主要的,其次便是聊天解闷了。

    桓婵平日里对那些文字完全不感兴趣,一直处在练武状态的她,自然对那些诗赋毫无感觉。

    所以在她们作出之时,顶多也就是给予些肤浅的点评,凑个热闹。

    其他姊妹或者堂嫂自然知道她的爱好,所以也并不在意,除了偶尔笑着劝上两句之外,也并不太过勉强。

    只是当诗赋作完评完之后,所有人的焦点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这身青绿色的连衣长裙,实在是太夺人眼光。

    就算在那作诗之时,旁的姊妹也时常盯看着桓婵,这也让桓婵在这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项目里,一点都没有感到枯燥乏味……

    未出阁的姊妹已经开始围着她转来转去,在她身上的长裙之上,不时的摸上两把,毫不掩饰对这件衣服的喜欢。

    她们还是穿着之前的襦裙或者深衣,虽说布料可款式精美异常,但是看到桓婵的这身连衣长裙之后,便对自己身上的穿着佩戴失去了兴趣。

    出自桓氏且年龄不大的她们,在看到如此简约又不失精美的连衣长裙之后,自然不想放过。

    桓婵已经不记得,自己说过多少次这件长裙的来历了,但是姊妹们都还不依不饶。

    “阿婵,你只是说这是朋友赠与你的,但是这朋友又是谁啊?我们可否与他见上一见?”

    “这个应该可以……只不过还是等我先问过她之后,再和你们说吧。再说了,不就是件长裙,你们又都是见过市面的,这般‘没志气’也太过不应该……”

    “呵呵……等我们和阿婵你一样之后,就不会这般‘没志气’了。”

    欢闹之时,时间过得飞快。

    众人下楼时,已经是深夜。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春酒舍外,竟然围着将近三十多江陵守备。

    一片疑惑之中,桓婵率先开口问道:“发生了何事?在这春酒舍中缉盗?”

    “是!张校尉有令,这舍主藏有盗贼,在未查出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入!”

    门前的以兵士抱拳之后,如此说道,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好似正在说着铁一般的事实一样。

    只是在他说完之后,远处便跑来一身材高大的兵卒,对着他挤眉弄眼道:

    “吴队正,盗贼在舍后跳墙,现已被缉拿押走,可以收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