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九十五章 如愿以偿
    谢离虽说身材还是稍微偏瘦,但是由于这段时间的不懈锻炼,无论是手臂还是双腿,力量都比之前好了太多,身体的速度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虽说大部分时间都是谢离在单方便的进攻,茅山“军体拳”在防守方面的作用没有得到实践,但是在进攻端的身法和站位方面,倒是让谢离感到甚是有用,接连遏制了好几次的臧封反击。

    在前世里,谢离一般都是随和待人,少有冲突,但是偶尔的打架斗殴还是有的。

    不管是群架还是单打独斗,在这方面不算精通的谢离,没少吃过站位的亏。

    好几次都是得到机会,把对方撂倒在地或逼在墙角,然后正准备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就因为站位和反应的问题,被对面的撩阴腿、扫堂腿之类的反击得手,之后双方便互换身份,自己倒成了那条“落水狗”。

    但是现在的感觉明显不是之前那样了。

    不管臧封如何抵挡出招,始终都无法奈何谢离半分。

    当然,这也和臧封的身材体型有些关系。

    虽说臧家在江陵确实和他说的一样,算是名门之一。但是走的路子不是出仕就是行商,家中没有出过一个武将,以至于没有丝毫的习武传统。

    臧封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体型是不小,但是要说这力气和拳脚,可就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两人身旁的桌子已经被臧封撞翻,酒食菜肴洒的满地都是。

    周围的食客纷纷站起身来,往后挪动几步,然后便围观起来。

    连那圆台之上的舞姬,也都侧目望了过来,动作开始变的奇慢,双臂有一搭没一搭的挥着,长袖也都舞不起来了。

    陈姓男子无奈之下,也只得悄悄的撤着步子,估摸着到了安全距离,才停下脚步,一脸焦急的望着那正在被打的臧封。

    不一会儿后,臧封便被谢离打翻在地,双手抱着脑袋,身子蜷缩着放弃了抵抗。

    口中还不停的叫着:“误会!我没有造谣!都是误会!啊……”

    谢离见时机成熟,然后才又高声对他道:“车骑将军为了稳固这荆州重镇的安全,让江东之地换他人镇守,这有何不可,啊?用的着你在这儿指手画脚,妄议是非?再说了,不就是镇守的土地少了些,又哪里算的上葬送桓公基业?这不是还有荆梁益江宁交广七州之地吗!这么大的地方,让你吃了不成?”

    “而且,这桓府的女郎和公子都在这里,你竟视若无睹,还接着与他人偷偷议论。哦……对,那人是叫什么陈兄是吧,他现在人呢?”

    谢离说着便向四周张望起来,嚣张的样子一览无余。

    围观的人在听到这话之后,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从外貌上来看,两人比较的话,显然是谢离让人更为顺眼一些,但是现在谢离如此狗腿奉承的行径,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不齿。

    那窃窃私语声也在围观人群中渐渐响起。

    “还以为车骑将军只是来这里吊唁兄长,没想到……”

    “这江水上游的七州之地,本来就是桓家镇守的地界啊,这一下子可是丢了整个下游的江东之地啊……”

    “关键的是,我听说那江东吴地可是比这荆州要富庶的多。”

    “你这话说的,国都建康都在那个地方,能不比这里富庶繁盛么?”

    “唉……这么好的地方……还真是败……”

    “嘘……”

    “话说这少年长得如此清秀,还有这样的拳脚功夫,可以说是难得的很,只不过这番巴结奉承的言语,实在是有些不知羞耻了。”

    “嚣张”的谢离自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不过看他们交头接耳的样子,和脸上浮现出的神情,自然也能猜得到大致的内容。

    虽然自己没有再动手了,但是地上的臧封依旧抱着脑袋在不住求饶。

    谢离这才对着灵宝儿说道:“灵宝郎主,既然这人已经知错,你就过来随意教训一番,可切莫气坏了身子。”

    灵宝儿欢呼一声,直接跳了进来,看这神态动作,离那气坏身子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他的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事,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哪有不兴奋之理。

    近两年来,桓冲已经开始让他涉猎军武。但他现在毕竟还是年幼,所传授的充其量也不过是些皮毛而已,灵宝儿自然也学的不是那么系统专业。

    所以现在的他,在臧封身旁,也只是出自本能般的拳打脚踢而已。

    臧封虚胖的身子虽说被打翻在地,但是脑子还是非常灵光的。

    灵宝儿每一下的踢打,落在身上都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虽说感受不到多少的疼痛,但是臧封还是摆出一副痛苦的模样,不停的痛苦大喊:“啊……不敢了……”

    配合出演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和谢离相距不远的桓婵,本来在谢离刚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也有些不解。心道:这谢离在搞什么名堂,虽说听着像是在为父亲说话,但是自己传出去的这些谣言蜚语,比这躺在地上的臧封可要多太多了。

    而且关键的是,还说的这么大声,让整个酒舍中的客人仆役都听了个遍。

    要说造成的影响,那可是要比臧封要严重的多的多。

    但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慢慢过去,桓婵才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在昨日中午之时,谢离在和父亲商议对策的时候,就曾经提议,要让父亲主动帮着那隐在暗处的人,散布对自己不利的言论。

    没想到在今天他就开始自己先行散布了……

    而且还伪装成这副低智奉承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丝毫漏洞。

    “这个谢离,实在太过狡猾了……”

    桓婵在心里给出了自己的评语,然后才有看向那动作渐缓的灵宝儿。

    不一会儿后,灵宝儿气喘吁吁的停了手,虽说由于力气太小,没有对臧封造成多大的痛击,但是好在自己尽了兴,脸上也是布满兴奋和满足的神色。

    谢离在灵宝儿停手之后,又转眼看向桓婵,然后接着问道:“桓娘子,方才这厮如此冒犯令尊车骑将军,要不……你用宝剑在他身上戳上两个洞,发泄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