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九十六章 动动拳脚
    臧封一听这话,脸上保持了半天的痛苦神色瞬间消失,然后惊恐的扭头望了过来。

    周围也是一片低沉的惊呼声响起,都齐刷刷的看向立在一旁的桓婵,以及她那手中的精美长剑。

    不少人都是愤愤不平,心道这男子也太过嚣张过分,人家不过就是和友人私自议论几句,你竟让人去刀剑加身,那女郎万一刺的没轻没重,这人的性命岂不是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正在担心之时,众人的余光中突然有人影闪动。

    低头望去之后,这才发现,地上的臧封以迅雷之势打了两个滚,脱离了谢离的控制范围,然后猛地起身,拨开围观的人群,向酒舍门外跑去了。

    谢离望着那踉跄远去的臧封,无奈的摇头叹息。

    心道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让你表现一下英勇和无惧,而且又不是真的在你身上戳洞,怎么就这么跑了呢?

    自己都已经甘心奉献,出演这反派配角了,你这“主角”却这样灰溜溜的跑了,这也实在太过扫兴。

    不过看周围人群的脸色,谢离知道,这次的出演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众人见这“主角”已经落荒而逃,虽说刚才还为他感觉不平,但是现在也是有些兴趣缺缺,陆续的散去了。

    谢离招呼着桓婵和灵宝儿,重新回到自己的桌前坐下,接着吃起酒来。

    刚才的臧封虽说毫无战力可言,但是在交手之后,谢离还是感到自己的进步颇为明显。

    最起码,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像之前那边,手无缚鸡之力,肩无扛柴之骨。

    “哈哈,好玩好玩!”

    灵宝儿兴奋的脸色还未消去,此时也不坐下,站在谢离和桓婵二人身旁,来回的转悠着。

    “小灵宝儿,这有什么好玩儿的,现在随了你的愿,以后就少做这些事了。”

    桓婵望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小家伙,如此劝说道。

    虽说自己酷爱习武,脾气秉性比起其他人,也是相对较冲。但是真要和外人动手的话,还是比较注意的。

    而现在灵宝儿这小小年纪,就对“打人”这种事如此热衷,长大了之后那还了得?

    谢离听到桓婵的劝说之后,转头看向了她,从她的神情之中,也多少猜到了这层意思。

    只不过心中确实丝毫不以为然,比起自己父亲年少时的所作所为,这灵宝儿现在还差得远。

    而且,对于灵宝儿的暴力倾向,需要的是好好引导,而不是就这样直言劝阻。

    “桓娘子毋须担心,虽说灵宝儿现在还是年幼,但是对于是非黑白也已经有了比较好的判断,我相信,灵宝儿日后肯定不会因为不分青红皂白、是非对错,而去恣意伤人的。”

    谢离宽慰桓婵两句之后,又微笑着对灵宝儿道:“你说是不是这样,灵宝儿?”

    此时的灵宝儿对于谢离颇有好感,所以在听到谢离的问话之后,直接停下脚步,然后颇为郑重的说道:“那是自然,阿姊放心,我灵宝儿只是因为他们说叔父的不好,这才想要动手打他们的。对于其他好人,我自然不会这样去做了。”

    桓婵听到灵宝儿如此懂事的回复之后,也是放下心来,不再担心此事。

    不再理会灵宝儿之后,桓婵话题一转,对着谢离低声说道:“刚才你的一番言语,虽说我知道是昨日里在府中已经商议好的,算是计策里的一部分,但是……这样总归是对父亲的名声不太有利,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自从谢离开始和那臧封动手开始,桓婵的反应就有些异常,和她平日里那洒脱的性子相去甚远,变得拘谨迟疑了许多。

    这可是谢离从未在她脸上见到过的神色。

    不过究其原因的话,倒也可以理解。

    就像她现在提出的这个问题一样,毕竟谢离的这一番所作所为,对于桓冲的名声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身为桓冲的女儿,在潜意识里,自然是不希望这种事情的发生的。

    如果不是昨日里已经商议好了,现在的桓婵很可能已经对着他拔剑了。

    “桓娘子……”

    谢离沉默了片刻,然后又接着对她道:“虽然我知道你孝心甚重,但是事有轻重缓急。相较于眼前的紧急情况来说,那些虚名,真的就不是这么重要了。”

    “而且……”

    谢离顿了顿之后,又接着道对桓婵道:

    “车骑将军久经沙场,所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说句不好听的,可能对于生死之事都已看淡。所以说,一些人的风言风语,又能对他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呢?”

    当然,这只是谢离为了安慰桓婵而做出的推断而已,至于这些舆论对于桓冲到底有没有实质性的打击,这就不是谢离所能知道了的。

    毕竟,自己还不是那桓冲肚子里的蛔虫,哪能真的知道他的心中所想。

    桓婵听到谢离的劝解之后,微微点了点头,心中的迟疑去了大半:既然父亲在昨日同意这个提议,那自然是已经做好了被整个江陵戳脊梁骨的准备和打算。

    “好啦!”

    桓婵顺势站起,然后俯身看着谢离道:“别在这儿吃酒了,又不是真的来消遣的,现在已经没有在这个酒舍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然后又将灵宝儿拉到身旁,接着道:“现在街上的行人商贾已经多了些,咱们出去转转,权当是逛街散心了。如果能碰巧遇到那造谣的人……那就是老天注定让我桓婵活动活动拳脚了。”

    谢离抬头望着变脸比川剧还要快的桓婵,心中一片无语。

    自己这酒刚吃到尽兴,圆台上那长袖舞的也好像才刚刚开始好看,这桓婵就要催促自己离开了。

    一声叹息之后,谢离撑地站起,然后对着酒舍门外,颇为豪气的说道:“走!咱们现在就去逛街找事!”

    “找事!找事!”

    灵宝儿又是一声欢呼。

    虽说在片刻之后,头上就挨了桓婵一记爆栗,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兴奋不已。

    “哦……对了,如果没有找到那造谣之人的话,谢离倒是可以陪桓娘子动动拳脚……”

    “嗯?就凭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