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九十七章 就凭你?
    虽说谢离感到自己这些天的进步明显,但是也还没有自信到可以与桓婵一较高下。

    毕竟自己所练习的时日不多,满打满算,也才半个多月而已。

    桓婵可是能和悍匪打的平分秋色的人物,自己身上的这点三脚猫功夫,在她那里基本上可以算的上是不堪一击。

    起码,从现在来看是这个样子的。

    谢离的这个提议,只不过是想要找个能打的活人陪自己练习而已。

    自己家中院子里的树桩只是死物,完全起不到练习的效果,只能是帮自己增加一下力量。

    这些日子里,谢离想起桓羡曾经邀请自己,去桓府和他们一同练习,心中也是颇为有意。

    自己的力量渐渐有了起色,是时候进行一下实战的练习了。

    而在这江陵之中,没有人会比桓羡和桓婵更为合适做这练习的对象了。

    所以方才在桓婵说出那番言语之后,谢离就顺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就凭你?……”

    桓婵显然没有想到谢离会突然说出这句话,随即下意识的反问到。

    “呵呵……桓娘子感觉……谢离方才在酒舍之中的那番拳脚如何?”

    谢离将手搭在灵宝儿的肩上,转头望向桓婵,边走边笑着问道。

    只是还没等桓婵回答,灵宝儿就抢道:“厉害的很!几下就把那人打的满地找牙,真是太厉害了!”

    “切……”

    桓婵瞟了一眼二人,嘴角微扬,然后接着道:“小灵宝儿,你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在你父亲和叔父的军营之中,那些将军武将,不说抵得上谢离十个八个,那三个五个总是有的吧。这般昧着良心说话,是谁教你的?”

    桓婵的这番言语虽是是对灵宝儿说的,没有回复谢离,但是这其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我哪有昧着良心说话……阿姊,军营中的将军们虽说各个都是人高马大的,但是灵宝儿又没见过他们动手比武,自然不知道有多厉害……”

    灵宝儿红着脸反驳道,只是这越来越低的声音很明显就能让人听出,他的底气是有多么的弱。

    谢离轻轻一笑,丝毫不在意桓婵的“轻视”,对于桓婵的性子,谢离也多少有了些了解。让她假意客气恭维,那实在是难如登天。

    所以说,知道她心中并无恶意也就够了。

    “呵呵,听桓娘子这意思,是答应谢离的请战了?”

    “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我就随时奉陪了!”

    桓婵痛快的应道,心中也随即想到:要在头脑上胜过谢离怕是不太可能了,好在还能在拳脚上找回点自信。

    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气氛颇为融洽。

    逛街之时,带着这小灵宝儿,乐趣也多了许多。

    只不过街上人流虽多,却也嘈杂的很,三人却再也没有听到什么有关桓冲的流言。

    在开头一直争吵这要“找事”的灵宝儿,在此刻并没有多少郁闷之色。

    毕竟,在酒舍中时,他已经完成了几日的心愿。再加上街上如此多的好玩的玩意儿,琳琅满目的,早就将他的注意力慢慢吸引了去。

    作为桓温桓大将军的幼子,灵宝儿虽说见识颇多,但毕竟还是一九岁的孩童,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

    再加上市井中的玩意儿层出不穷,虽说都算不上精细,但胜在新奇。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时辰,三人才出了闹市,向江边走去。

    谢离两腿已经微微酸痛,虽说自己平日里已经习惯了长时间的强身健体,但是对这么长时间的逛街活动,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前世里本来就对此不太感兴趣的他,来到这里之后,也没有多少改变。

    虽说在刚到江陵之时,还有些兴趣,但那些兴趣的根本,只是心中对这个时代的更多求知欲而已。

    自从全部逛完一遍之后,谢离便再也没有多少想法。

    望着前方脚步依然轻快的桓婵和灵宝儿二人,谢离心中一阵感慨:兴趣的作用实在恐怖,这俩人一路上挑挑捡捡,还一刻都未歇息过,这都一个多时辰了,现在的精力依然旺盛,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谢离,还不走快些,你之前不是还在说,要找我比试下拳脚么。怎么现在的你看起来,如此疲惫不堪?要不……咱们就约改日?”

    桓婵回过头来,望着谢离。眉毛一抬,扬起嘴角轻轻的笑道。

    “这个……倒是不用,我稍微缓一会儿也就好了……”

    谢离无语的回道,虽说自己只是想找出些自己的不足,根本就没有想过会赢的事。

    但没有想到的时候,这还没开始切磋,自己已经在气势上输了一成了,这失败也来的太早了些。

    “现在时间还早,那就先去我家歇上一阵,吃点东西在动手。不管怎么样,总得让你心服口服才是……”

    桓婵“关心”的说着,然后便咯咯笑了起来,转过头去之后,接着往江水方向走去了。

    谢离将视线移到灵宝儿身上,本以为他还会像刚才一样,为自己辩说上两句。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的灵宝儿正在专心摆弄着自己手中的拨浪鼓和泥人,玩的不亦乐乎,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二人的言语一般。

    满脸郁闷的谢离只得快走几步,跟了上来,一起向江边走去。

    不一会儿,江边几艘桓府的大船便进入了三人视线。

    正待上前登船之时,谢离突然发现,在这几艘大船不远处,一艘不大的客船正好停在岸边。

    片刻之后,三名粗布麻衣的男子顺势下了船,往自己这边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