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一百章灵宝指路
    谢离和灵宝儿来到桓府门前时,桓婵早已不见了影子。

    门前的两名守卫正在交谈着什么,脸上的表情都是颇为纳闷的样子。

    只是当他们看到那赤着膀子的谢离时,更是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心中被震惊的难以言表。

    “嗯?两位这是怎么了?”

    谢离看着如此吃惊的二人,不解的问道。

    “呃哦没事,没事,谢公子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两名守卫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如此反问到。

    由于谢离出入桓府的次数逐渐增多,和守卫也逐渐熟络起来,交谈之时也比之前随意了很多。

    “呵呵,方才过江之时在那艞板之上没有站稳,一不小心跌入了江中,倒是让二位见笑了。”

    谢离随意的解释完后,又接了一句“回见!”,然后便和灵宝儿一同踏进大门之中。

    留在原地的两名守卫,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互相喃声道:“这也太过巧合了吧两个人一起跌入江中?”

    “难不成是小郎主与谢公子在船上起了争执?互相推搡之下一个不慎”

    只不过谢离早已听不到他们所议论的这些,此时的他正拉着灵宝儿去找那桓羡,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实在太过狼狈。

    虽说此时男子的穿衣风格比较随意洒脱,大袖长衫随处可见,袒胸露脊也不在少数,但谢离不过是一介布衣、普通百姓而已,平日里没有什么吃散嗑药的习惯,自然不需要那样轻衫缓带。

    在加上自己对这裸露身体也实在没有什么癖好,所以这首要的事情就是先找桓羡弄身像样的衣服了。

    只是到了演武场时,那里平静异常,并无半个人影。

    灵宝儿摆弄着手里的好玩的玩意儿物什,双眼不时的望着自己房间的位置。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陪谢离继续找下去的意思,匆匆给他指了一下桓羡房间的位置之后,便独自向自己的房间跑去了。

    谢离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按照灵宝儿所指的方向找去。同时心中在想:这车骑将军府虽说偌大无比,但是仆役院工也太少了些,连个问路的也看不到半个,一点也感觉不到当世顶尖势族的气派。

    只是他不知的是,之前的桓温虽然是在个人的气场方面举世无双,少有人可及,但是却不怎么讲究排场。虽说算不上是万事从简,但是也不像是其他豪门大户那样家眷成群,仆役无数。

    在各项方面都深受兄长影响的桓冲,自然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家中除了必要的服侍人员,其他的便再也没有过多安排,这也是谢离在桓府中感觉有些冷清的原因。

    来到灵宝儿所指的房间门前,谢离轻声叩门,然后道:“延祖兄?谢离有事相求”

    只不过等待良久之后,房内并无任何声音传出。谢离心中纳闷,难道这桓羡也没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谢离再次叩门,正要再次出声询问之时,却发现房门在自己叩门之时,缓缓的开了一道缝隙。

    “房门没锁,按说应该是在这房间里的。”

    谢离在心中想着,手上微微用力,将房门推了开来。

    虽说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与桓羡的关系颇为不错,但是以谢离平日里的习惯,就算关系再好,谢离也不会擅自推开他人房门。

    只不过现在的自己确实难受至极,下身衣裳被晒的将干不干,那种又潮又湿的感觉实在再也不想忍受了,所以为了急于找出桓羡,才不经他同意直接推门进来。

    房间里的空间之大,完全超出了谢离的想象,这只不过是一间而已,竟是和自己那三间相差无几。

    房间里并无多少装饰之物,只是简单的桌榻家具,以及日常的生活物什。

    没有多少竹简册子,也看不到什么笔墨砚台,所以感觉不到什么书卷气息。

    谢离微微点头,心道也是,这桓羡整日醉心强身习武,如果有这些文房之物的话,倒是可以让人刮目相看了。

    西侧的远处是一六扇屏风,屏风后面应该是床榻休息之地。

    谢离望着每一扇上的各有不同的仕女图,心道这桓羡倒也“讲究”,刚才那刮目相看的评语好像又突然可以用在他的身上了。

    虽说意思可能是差了点

    目测着屏风后和房门的距离,谢离心道:这么远的距离听不到敲门声也是正常,如果他是在午睡的话,那自己就更是白敲了。

    之后便迈开步子向屏风这边走来,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进了房间,只是因为这桓羡午睡就出去的话,那自己又能找谁去换掉这难受的衣服。

    难不成去找那车骑将军桓冲?

    谢离可不想就为了这点小事去惊动他的大驾,自己好不容易在桓冲那里留下点好印象,为自己这两家人在江陵稳稳扎根打下了点基础,如果因为这点小事而被贴上“恃宠而骄”标签的话,那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将到屏风之时,谢离抛去脑中杂念,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延祖兄?可是在睡着呢?”

    只是在片刻之后,回复自己的竟然是“啊!!”的女子尖叫声,和随之而来的水花声。

    谢离一阵错愕,下意识的心道: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这桓羡还学会金屋藏娇了?

    正要致歉出去之时,才发觉这声音好像甚是耳熟,好像是桓婵的?

    片刻之后,那女子声音接着道:“你是谁?谁让你闯进我房间的!”

    谢离心中一阵哀叹,果然是桓婵的声音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在那江北之时已经无意冒犯了一次,现在竟又遭遇上了。

    不过灵宝儿不是说这里是桓羡的房间么,怎么桓婵在这里?是他指错了还是自己走错了?

    只是事已至此,显然不是探究谁对谁错问题的时候。

    为了平息屏风后桓婵的怒火,谢离只得接着装傻道:“这个我是谢离,是来找延祖兄换身衣服的”

    方才桓婵一直处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只是隐约听到一男子声音,还以为是家中仆役擅闯自己房间,这才勃然大怒。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谢离,心中的惊怒没来由的缓了不少,只不过口中还是用刚才的语气道:“那你找去就是了,来我房间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