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戟高门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中计
    “既然如此,那你叔父我就放心了,能减少点伤亡的话,多少也能让我少点罪恶。”

    桓冲恢复了那有些落寞的神情,摇了摇头之后,便转过身来,对着依旧单膝跪地的吴苟说道:“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之后再从这些军户家中补些男丁过来,看看能不能凑到之前之数吧。”

    然后便不再理会吴苟,接着对桓石钧道:“今晚就由你处理一下后事吧,也算是在辅佐灵宝儿之前,先试试手。我现在回去拟个告文,将今日的商议定下来,明日把家人聚拢下,统一说下这事。”

    桓冲说完,便径直向阵外走去。

    几名校尉司马,听到这里之后,各个喜不自胜,望着桓石钧拱起手来。虽说没有祝贺之语,但是那一对对闪着精光的眼神,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

    桓石钧则是盯着桓冲的身影,对周围几人的动作毫不理会。他那整个身姿依旧是那样的挺拔、威武,看不出有丝毫动作。

    只不过垂在甲胄下方的那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来到谢离几人身前时,摆了摆手道:“此间事情已了,随我回去休息。”

    说完也没有过多表示,连那来时骑着的健马都没看上一眼,就直接步行向自己府中的方向走去。

    灵宝儿自从父亲过世以后,就一直跟随着这位叔父,所以,对于他说的话,起码在现在还是言听计从的。

    看着桓冲步行往前,灵宝儿也是乖巧的翻身下马,小跑几步追了上去。

    桓羡和桓婵脸上的表情都是一片木然,从他们赶来到现在,虽说是时间不长,但是好像每件事都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刚才谢离给桓婵提醒的时候,他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在看到父亲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才没有向往常一样,直接冲动的拔剑向前。

    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两个还是难以相信,这出戏的另外一个主角,竟然是这位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的堂兄桓石钧。

    谢离拍了拍桓羡,然后又用极轻的声音在桓婵耳边道:“回去,别在这里碍事,等会儿看好戏……”

    二人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那一脸那平静,又隐隐带些兴奋的谢离。将心中的不甘、疑惑、悲愤、好奇等种种情绪压了下去,然后转过身子,朝着父亲的方向走去了。

    谢离转过身子,对着那依旧望着桓冲背影的桓石钧,拱手说道:“石钧兄之才实在让人佩服,如此人物坐镇荆州,桓氏复兴指日可待!”

    “承蒙景宣吉言了。”

    桓石钧闻言望了过来,微微拱手如此回道,只是语气里的那股敷衍,怕是聋子也能听的出来。

    谢离轻声一笑,微一颔首,然后同样离去了。

    不一会儿,桓冲谢离几人便消失在了军阵之外的一片黑暗之中。

    剩下的基本都是原荆州的镇守驻军,没有一个营是从江东那边过来的。

    吴苟的军营本来就在众多原荆州守军大营里,相对比较中间的位置,事发之后,自然是周围大营的来的较快,将此地像上次一样团团围住。

    “石钧郎主,没有想到,今天这事竟然如此简单,看来那桓冲果然是老了。”

    刘奉高虽然好像是在评论,但是眼神中的谄媚还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是第一个出来挑起谶言的人,事成之后,他这个先锋军所能得到的职位或赏赐,肯定是少不了的。看来自己还真是赌对了,提心吊胆的对抗桓冲,终于要有了该有的回报。

    “呵呵,谁说不是!”

    练威的神态,比刚才面对桓冲的时候低调了许多,然后接着道:“如今他已经行将就木,还好咱们动手的早,要不然就连这荆州,也都有可能保不住了。”

    望着那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吴苟,几人心中都是不由的想到:哼,这就是吃里爬外的下场,如今收下就剩那点人,这別部司马还做个什么劲儿。

    “简单……简单……”

    桓石钧重复着刘奉高刚才的话,好像有个比较重要的点,一直卡在脑子里的某个角落,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诚然,此时的他还没有从刚才的喜悦之中完全清醒过来,但是还是不由的回想着今晚整个事情的经过。

    “简单……简单……”

    虽然只用简单的事情能达到目的,是一件怎么说都可以称赞的事情。

    但是如果过于简单的呢。

    桓石钧脑中好像突然抓住了什么,然后下意识的踮起脚尖,向四周望去。

    满满当当的,全部都是原荆州的驻军。

    有的营是一千多人,有的营是两千多人,虽然这时候不会全都过来,但是这个规模也是自己这些人和桓冲谈的底气所在。

    而属于桓冲的,那些从江东过来的二十万将士,竟然没有一个过来的!

    别说是校尉士兵,就连那边的一根毛都没有看见!

    和这个兵营距离远并不是不来的理由,上次中元那晚的事情,可是过去了好几个大营的。

    而现在……他们……都去哪儿了……

    “咚!”

    “咚!”

    “咚!”

    正在练威刘奉高几人还在感觉无比畅快的时候,军阵之外,响起了声声由慢转快的击鼓之声。

    练威首先的反应是恼怒不已,是哪些不长眼的,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就擅自击鼓?!

    只是在一片鼓声之中,那曾经无比镇静的桓石钧,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惨白。

    甲胄之下的双手,又重新抖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抖的幅度,比刚才的可是要大了许多。

    多到连周围的几个大老粗,都很明显的看了出来。

    “过去俩人,去看看是哪些不知死活的,在这大半夜的击鼓。”

    练威给部下吩咐完之后,又转头看向桓石钧,接着说道:“石钧郎主?这是怎么了?是染了风寒?”

    “给我住嘴!”

    桓石钧突然吼道,听那声音中隐隐有些歇斯底里。

    众人都是一惊,心道这位平时一直都是稳重斯文的郎主,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躁了。

    难道是有了权力之后,整个人都开始端起架子了么。

    只是没有等到他们再继续想下去,就听到桓石钧接着说道:“速速召集各营,快,看能不能在他们合围之前,突围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