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738章 论薅羊毛的技巧
    !

    ——如果你之前所言是真,那就坚持下去吧,只要有一颗至诚的心,总会出现奇迹的。

    不知为何,罗戒忽然想起了「阿离」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当初他以为这只是一句礼节性的祝福,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另有所指。

    这个多愁善感的小歌姬果然还是给他提示了,只不过这提示隐晦得让人几乎无法察觉。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罗戒再次奔向附近的另一团火焰。

    这次他没有大张旗鼓的在飞行,而是如一条灵活的游鱼般始终潜伏在海面以下。

    这些由「阿离」召唤出的火焰拥有主动追踪灵力的特性,罗戒刚一接近范围,那团火焰便瞬间沉入水中向他飞来。

    冰冷的海水也无法将这无根之火熄灭,反被烧灼出滚滚蒸汽在海面上升腾。

    嘭——!

    两者在海底相撞,熟悉的蚀骨之痛再次传遍全身。

    罗戒呛了一口腥咸的海水,咬紧牙关再次游向海面上的另一团火光处。

    如此数次,直到他痛得快要失去意识时,才吞服一颗再次发动了「死亡重铸」。

    果不其然,当他再次复活,积累的疼痛全部消失,而胸口的那股燥热感确是又增加了近乎一倍,仿佛体内有一颗火种正在逐渐点燃他的五脏六腑。

    那种感觉就像饮下一杯烈酒,入口火辣,却并不让人感到痛苦。

    至此,罗戒已心中了然。

    尽管他还是不清楚其中的缘由,但体内的微妙变化却让他知道,接下来该要怎么做了。

    ……

    海面之上,对火焰的争夺逐渐停止下来。

    绝大多数参赛的阴阳师此刻都已经到达了极限,以各种秘术调息打坐,咬紧牙关维持着那因剧痛而随时可能昏厥的意识。

    离人阁内的看客中不乏往届参赛者,见状不免暗自摇头。

    无论多么强大的阴阳师,似乎都无法打破“十”这个魔咒,这似乎已是人类意志能够承受的灼烧极限。

    而海面上的火焰数目却是随着参赛者数目变化的,每人不多不少对应着九十九团火焰。

    也就意味着,理论上选中「不知火」真身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一。

    这概率听上去似乎不低,但若是放在数千团火焰当中,就会被稀释得令人绝望。

    更何况,谁也不清楚「不知火」的真身是否会一直停留在同一团火焰中,若是还会不停移动,那想要找到它就当真是大海捞针了。

    看来这一次的参赛者又要无功而返了。

    不过没有人会感到奇怪,毕竟这种结局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甚至看新人的失败,都已经成为了一些往届参赛者的乐趣所在。

    然而,本以为比赛会就此结束的看客们忽然发现,一道飞翔的黑影正在不断熄灭一簇又一簇的火焰,密集的海上星火竟逐渐被蚕食出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那是谁的式神?竟然不怕这些火焰的灼烧?”

    离人阁内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看客们顿时打起了精神,眼前这惊人的一幕让他们终于看到了捕获「不知火」真身的希望。

    激动之余,他们的心中又不禁有些嫉妒泛酸,暗暗祈祷那式神最好已是强弩之末,巴不得下一刻就宣布认输退出。

    这就是绝大多数人类的内心阴暗面之一,如果自己得不到,那么最好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得到。

    心中虽是这样想,这些看客们却不能做什么。

    按照离人阁的规矩,非参赛者对参赛者出手,那就是与离人阁为敌,非但以后会被列入交易黑名单,还会极大的影响在阴阳师圈子内的名声和信誉。

    损人不利己,得不偿失。

    看客们虽是碍于各种复杂原因不能干涉比赛,而海面上的其他参赛者则没有这个顾忌。

    “快阻止那个式神!”

    「不知火」只有一个,没有人愿意当胜利者的陪跑。

    鸦天狗「射千」错就错在太高调,或者说初出深山,还不了解人心的险恶,竟是完全没有掩饰自己不惧火焰的特性。

    于是在这一刻,她成为众矢之的,海面上所有的阴阳师再次行动起来,不约而同将攻击目标对准了「射千」。

    敢来捕捉大妖「不知火」的阴阳师没有一个会是庸手,「射千」再自信也不敢同时硬接数十名阴阳师的围攻,在空中左冲右突,险象环生。

    “够了!射千,认输退场吧!”

    离人阁平台上的「牛若丸」急得大叫,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没有与「射千」一起下场。

    而作为旁观者,哪怕是式神的主人,也不能强行干涉场内式神的决意。

    “不,我还可以坚持!为了主公您的大计,「不知火」的力量是必须的!”

    「射千」固执的无视了「牛若丸」的命令。

    她虽名义上是「牛若丸」的式神,实则两人根本没有定下契约,「牛若丸」的命令对她没有任何强制效力。

    这时就看出了罗戒的狡猾,或者说是实战经验丰富。

    他从落水后就始终没有再露头,将战场转移到了很少会有人注意到的海面以下。

    而且他也不会像那只大凶鸦天狗那样,干出盯着一只羊薅毛,把羊薅成资深程序员的蠢事。

    再加上此刻所有参赛者都在集火围攻「射千」,一时间竟是没有注意到海面上的火焰数目的变化。

    每经过一团火焰的灼烧,罗戒胸口的热度就会增加一分。

    待到熄灭了九十九团火焰后,他只觉得全身仿佛置身熔炉,就连四周冰冷的海水都无法让他感到一丝凉意。

    而这时,其余的火焰也不再被他吸引,甚至在他接近时还会主动避开。

    罗戒意识到,恐怕这就是极限了。

    咚咚咚——!

    海上舞台的鼓声隆隆,又到了曲终人散之时。

    香汗淋漓的「阿离」在众伴舞的簇拥下谢幕退场,海面上的点点星火瞬间熄灭,染红半边夜空的光亮骤然黯淡。

    乐声停,海浪起,一切仿若如梦初醒。

    众选手退场,愤怒的「射千」在栈桥上与其他阴阳师激烈的争吵着,场面一时剑拔弩张。

    罗戒接过侍者奉上的毛巾擦干头发,静静的看着这场不大不小的骚动。

    之前那熟悉的狐妖侍女从人群中走出,向「射千」与「牛若丸」施礼:“两位客人,阿离小姐有请。”

    接着,那狐妖侍女再次转向罗戒,眼神中透着些许畏惧,低头道:“还有夜大人,阿离小姐也邀请了您,请随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