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仙帝〕〔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792章 炼狱招致·路比冈德
    !

    这个技能没什么好解释的,按字面意思理解就对了。

    在原著中,狩人与夜袭的遭遇战,的枪管断裂,无法再用帝具战斗的「波鲁斯」悍然引爆了帝具的核心装置——以危险种喷火器官制造的燃料罐,将方圆数百米范围夷为平地。

    被卷入其中的「雷欧奈」和「赤瞳」,若非幸运的捡到一面「烟瞳」的八房傀儡留下的盾牌,估计这一下就可以直接领盒饭退场了。

    正因为这种一言不合就同归于尽的特性,也是《斩红》世界中一件极难获取的帝具,稍有失误就会人财两空。

    所以,罗戒必须要赶在「波鲁斯」加入狩人部队前拿到这件帝具,否则一旦有了其他帝具使的配合,再想拿到就难比登天了。

    ……

    辄重队的车轮在崎岖的山路上不断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坐在火兔坐骑上的「波鲁斯」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火兔是一种可以骑乘的危险种,以速度快著称,出现于前传零,确实为焚烧部队所有,不是作者菌杜撰的。)

    之前焚烧支援反抗军的村庄,他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子试图用身体去为自己的孩子挡住熊熊燃烧的烈焰,可最终还是被烧溶在了一起,那痛苦绝望的哭喊声至今还回荡在他的脑海久久不散。

    “我终有一天是要下地狱的吧……”

    「波鲁斯」从面具内拽出了一条照片项链,每当他情绪低落时,只有妻子与孩子的笑容才能抚慰他的内心。

    “队长,又在看家人的照片了?这才出来几天就想回去了?”

    “你小子懂个屁!xgchotel.我要是有队长那么漂亮的老婆,我特么连床都不下你信不信?”

    “家庭啥的对我这种人太遥远了,还是花街的姑娘比较适合我,每次都有新鲜感,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费钱……”

    “还特么废腰呢,哈哈!”

    不善言辞的「波鲁斯」不好意思的挠头笑了笑,他是个很随和的人,并不在意属下们的善意打趣。

    “可惜,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没什么油水可捞,上次白马山下那个镇子多肥啊,咱们每人都分了好几百个金币呢,哪像这次,连烧三个村子,就特么一堆烂铜板,带在身上都嫌碍事。”

    “闭嘴吧你,上面派下的任务,哪轮得到你来挑三拣四?”

    “不过,话说刚才的村子里倒是有几个挺漂亮的村姑,就那么烧了真是可惜……呐,队长,等到了下个村子,能不能在烧之前让兄弟们乐呵乐呵啊?这次出来一个多月都没沾点肉味,感觉都快憋炸了,我现在看我前面的兄弟都觉得屁股特别翘……”

    “卧槽!你特么给老子爬开!”

    骑在火兔上的「波鲁斯」缓缓转过头,很犹豫的在考虑该怎么劝说,但那看不到眼睛的诡异面具却莫名散发出了一股沉重无比的压迫感,看得那名士乒冷汗直流。

    “啊……哈哈,别在意,我只是开个玩笑,队长。”

    「波鲁斯」沉默片刻点点头:“下次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们不能违抗上面的命令,但至少也不要再增加那些村民的痛苦……”

    热烈的气氛被突然泼了一盆冷水,瞬间的尴尬让「波鲁斯」再次挠了挠头。

    “那个……如果是你情我愿,我是不会去管的,但之后必须负起责任来,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真的吗?队长万岁!”

    队伍内的一群单身汉们一片欢呼。

    面具下的「波鲁斯」暗自叹了一口气。

    烈焰之下哪会有什么你情我愿,不过是被迫求生罢了,可至少这已是他能规则内争取到的最好结果,能少死一个是一个吧。

    就在此时,队伍前方的护卫队出现了一阵骚动。

    “前面发生了什么?”「波鲁斯」向一名手下问道。

    手下催马上前,不多时返回禀报道:“波鲁斯队长,有个很漂亮的村姑昏倒在了前面的小路上,可能是遭遇了野兽的袭击……因为您刚才的命令,现在兄弟们都抢着上前去救人,为这事都快打起来了。”

    不是吧?这么巧?

    「波鲁斯」挠挠头,下意识的环顾四周。

    “让大家提高警惕,我去前面看看。”

    为不冲乱队形,「波鲁斯」跳下火兔,背着沉重的燃料罐挤开士乒们,徒whhryl.步来到队伍前方。

    “队长来了,都别争了!”

    见「波鲁斯」出现,正在争吵撕扯的士乒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好,心虚的不敢去看那副充满压迫感的诡异面具。

    「波鲁斯」没有训斥任何人,视线径直越过几名士乒,落在了几十米外那个所谓的“村姑”身上。

    这是个身材极好的女人,灿烂的金发让他想起了自己可爱的女儿,虽长发遮脸看不清容貌,但有这种霸道身材的加持,只要长相能有六七十分,就足以称之为美女了。

    难怪手下会为了谁去救人而大打出手。

    “我说过要两情相悦,你们一厢情愿是没有用的……先把她带上吧,等她醒过来,听听她本人的选择。”

    「波鲁斯」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女人的身份。

    但不是怀疑对方是反抗军的杀手,而是怀疑这可能是一个离家出走的贵族大小姐——普通的村姑可不会有这么柔顺的长发和雪白细腻的肤质。

    几名士兵上前七手八脚的将金发女子抬起。

    惊艳于对方美貌的同时,却没人敢趁机占任何便宜,毕竟说不准以后这女人就是哪个同队战友,甚至是上司的妻子,倒是搞得兄弟反目就相当难看了。

    “把她放在后面的辄重车上吧,派一个预备队的兄弟照顾她。”

    「波鲁斯」吩咐了一声便不再理会。

    其他女人再美,也永远代替不了妻子在他心中的位置。

    就在那女子刚被抬到队伍正中时,突然四条烟红相间的触手状物体从她的腰间射出,猛的刺入距离最近的几名士兵体内。

    “不好!”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愣了数秒才意识到受到了袭击,当即举枪向那生有触手的金发女子猛烈开火。

    噗噗噗!

    密集的子弹打得那具火辣的娇躯血肉横飞,白皙的皮肤下不断溅出烟色的黏稠液体,中枪最多的胸口部位几乎被打成了一个空腔。

    那不知是人还是什么东西的金发女子似乎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双手生出一对金属般的尖锐利爪,顶着枪弹撕碎了一名拦路的护卫队士乒后,手足并用飞身扑入了密林。

    “不要追了!先救伤员!”一名小队长赶忙阻止了已经杀红眼的士兵冲入树林,随后端枪来到「波鲁斯」的近前,心有余悸道:“队长,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人形危险种吗?”

    「波鲁斯」摇了摇头。

    他虽不是专门研究危险种的学者,却也不认为会有这种与人类一般无二的危险种,如果一定要给个解释,他倒是觉得是某种寄生类生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寄生?等等……

    「波鲁斯」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不由高声呼叫道:“快离刚才那些伤者远一点!”

    话音未落,正在接受包扎的几名伤员突然原地爆炸,无数漆烟的黏稠液体喷向四面八方,附近的十几名士乒躲闪不及,如同被蛛网粘住的飞虫般悬吊在半空中,不断发出凄厉的哀嚎。

    “队长救我!好疼……”

    还没等一众士乒从混乱中恢复过来,树林中再次蹿出了三名面具人。

    “敌袭!”

    护卫队士乒发出破音的尖叫,呛啷啷的拔剑声不绝于耳。

    未等他们结成战阵,三名面具人中的两名少女已然与前排接战。

    此二人的实力极强,一个徒手一个使剑,近战远攻配合得天衣无缝,每隔几招都会有士乒重伤或毙命于二人之手。

    而另一名男性面具人没有与士乒缠斗,快速两刀开出道路后,便径直冲向队伍前方的队长「波鲁斯」。

    鸽命軍的杀手?

    虽远在数百公里外,「波鲁斯」也听过帝都的传闻,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那恶名昭彰的杀手组织“夜袭”。

    眼见手提血红色长刀的杀手袭来,他毫不犹豫的飞身跃上火兔,催动缰绳向前狂奔而出。

    「波鲁斯」并非是在逃跑。

    他的帝具的杀伤范围太大,根本不适合现在这种混战的局面,只能先将杀手引到空旷处再做打算。

    因为是引诱而不是逃跑,「波鲁斯」刻意控制了坐骑火兔的速度,始终保持着后方杀手既追不上又追不丢的微妙距离。

    片刻后,前方出现了一处树木稀少的岩石地带,「波鲁斯」飞身跃下火兔,任由坐骑一路跑远,转身抬起龙首型的枪管,向着后方追来的罗戒喷出了一道数十米长的恐怖烈焰。

    ——「虹色风灯」!

    滔天的火焰卷着滚滚浓烟,瞬间便将沿途的草木焚烧成灰,坚硬的岩石也在残酷的高温下融化成浓稠的岩浆,沿着地面的沟壑缓缓流淌。

    罗戒的身形瞬间被燃烧的烈焰吞没其中。

    “没有躲开?”

    「波鲁斯」不由心头猛的一跳。

    他的帝具的火焰连钢铁都能烧溶,论威力比起大将军「布德」的帝具也是不遑多让,但却有着一个很明显的弱点——就是射速偏慢。

    毕竟它只是一把火焰喷射器,而不是一架火炮。

    以刚才那面具杀手的追击速度,就算无法完全逃出他的火焰范围,至少也该有个避闪的动作——然而,对方却是径直冲入的火焰之中。

    不对劲!

    想到这里,「波鲁斯」毫不犹豫的收枪向后翻滚。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炙热的火焰中冲出一个明亮的人影,烟色基底的铠甲布满如同炭火般的红色裂纹,暴露在外的肌肤因灼烧露出了下方猩红色的肌肉,甚至连眼球都在高温下爆裂破碎,拖着长长火尾飞翔的模样宛若地狱中爬出的罗刹恶鬼。

    一道赤红色的刀光切过「波鲁斯」原本所在的位置,飞溅的残火绽放出一朵朵诡异的曼珠沙华形状。

    「波鲁斯」起身急速后退,帝具的枪口再次对准了那燃烧着火光的身影。

    然而令他没有料到的是,这恶鬼般的杀手一刀劈空后,空荡荡的左手竟是凭空出现了一把白色的长刀,反手一刀刺入了脚下的地面。

    霎那间,刺骨的寒意压制了火焰的余温,白霜蔓延的大地上,数十条毒蛇般的寒冰荆棘破土而出,紧紧的缠绕住了「波鲁斯」的双腿。

    ——「鬼术蔓莲华」!

    这只是白刀的一个武器技能,以双方的等级差距最多只能困住对方几秒。

    但这种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的贴身战斗,不要说是几秒,就算是一个眨眼,都能左右一场战斗的胜负。

    从双脚被冰封的一刹那,「波鲁斯」就已知道事不可为,一手下意识的握紧脖颈间的项链,另一手毅然决然的打开了帝具的自爆开关护盖。

    永别了,我的至爱!宝贝,爸爸好想再抱抱你……

    突然,一道明亮的射线从天而降击碎了握住自爆开关的右手,紧随其后的罗戒一刀便斩下了「波鲁斯」的头颅。

    那魁梧高大的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至死依旧仅仅抓着那条藏有家人照片的项链。

    jxpxxs.“大人,您没事吧?”

    完成了狙击任务的「筑紫」从空中盘旋的白龙背上担忧的探出头,罗戒此刻全身严重烧伤的模样看上去非常吓人。

    罗戒向天空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我没事,你去帮她们清理战场吧,不要留下任何活口。”

    “那您多保重,我们很快就回来。”

    白龙那庞大的身型飞远后,罗戒吞服下一枚将身体再次重铸,随后上前捡起了掉落在「波鲁斯」尸体旁的帝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