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797章 常威,你还说自己不会武功?
    !

    昏暗的房间内,带着些许书卷气的紫发少女无力的跪倒在地面上,大量的失血令她的脑袋有些眩晕。

    身上那件漂亮的高叉紫色旗袍,此刻已经满是千疮百孔的破洞,染成暗红色的边缘内隐隐露出下方白皙的肌肤,却神jsshcxx.奇的不见任何伤口。

    罗戒拉过房间内唯一的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了眼镜娘「希尔」的面前。

    赤红色的反插于地面,不断飘散着曼珠沙华状的火苗,驱散了房间内的潮湿与阴冷。

    “现在你肯静下来听我说话了吗?”

    「希尔」抬头看了罗戒一眼,镜片后的双眼似乎有些呆滞。

    想想也能明白,任凭谁被杀了几十次又复活几十次,都不可能不去怀疑人生。

    “你……到底是什么人?抓我来这里做什么?”

    罗戒笑了笑。

    “听说过奥贝尔格杀手结社吗?”

    「希尔」茫然摇头,她原本只是一名餐馆的服务员,被夜袭发掘训练成为杀手后,也只管听「娜洁希坦」的命令去执行一个个刺杀任务,对于外界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

    “你可以理解为和你们夜袭差不多的组织,不过我们既不隶属于帝国,也不隶属于鸽命軍。”

    罗戒将腿交叠在一起,身体后倚摆出了毫无戒备的放松姿态,继续道:“这几天待在这里,相信你应该想清楚了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应该清楚我们是不可能再放你回归夜袭的,所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加入我们,要么被我们灭口。”

    他说完这话莫名的笑了起来,因为他记得原著中「希尔」就是这样“安慰”刚加入夜袭的主角「塔兹米」的,现在这话由他说出来,颇有点风水轮流转的意思。

    「希尔」的眼神没有丝毫躲闪,坦然道:“你应该清楚,我不怕死。”

    “我当然知道你不怕死,但死也分很多种。”

    “什么意思?”

    “现在,无论是对于帝国,还是鸽命軍,你都已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你的死只会像路边随意碾断的杂草,既不壮烈,也不会有任何人记得。”

    「希尔」的脸色微变,随即默然不语。

    罗戒感觉今天的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也不再继续逼迫,拔出插在地上的,脱下外套丢在了「希尔」身上。

    “先穿这件吧,回头我会让人给你送床被褥进来,这里有点冷,别冻着了。”

    随着火光的消失,地下室的阴寒再次如附骨之蛆般笼罩了「希尔」的全身,她下意识的裹紧了披在身上的长外套,立刻触及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暖暖温度。

    “好像……不是个坏人。”

    ……

    走出地下室,罗戒再次锁好铁门,找到在客厅职守「梅拉德」,将钥匙随手抛还给她。

    “梅拉德,待会找一床被褥和几身干净衣服送进去。”

    “是。”「梅拉德」躬身应允,“夜魇大人还有其他的吩咐吗?比如提供热水以及更高标准的饮食?”

    罗戒摆摆手。

    “这个倒是不必,施恩不可一次太多,否则就失去意义了。”

    “好的,夜魇大人,我这就去做。”

    「梅拉德」正欲动身,罗戒忽然想起了什么,再次开口叫住了她。

    “对了,有件事忘了说——最近我可能要出去一趟,至于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也不能确定,庄园和结社内的事务,就whhryl.要麻烦你代为打理了。”

    “好的,夜魇大人。”

    「梅拉德」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好奇,完美的简直像一个只会按程序做出反应的机器人。

    这让本已经准备解释的罗戒憋得是相当难受。

    “您如果有什么想说,卑下愿洗耳恭听。”

    “你用「洞视」读我心?”罗戒的眼皮微微一跳。

    “卑下绝不会做这种不敬之事,只是……您此刻的表情真的很好猜。”

    「梅拉德」掩嘴轻笑,罗戒第一次发觉这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女人,居然也有如普通少女般调皮的一面。

    是因为混熟了么……

    得承认,或许是因为突然出现的强烈反差,罗戒竟是隐隐有几分心动。

    “夜魇大人,您可以不必忍耐。”

    「梅拉德」忽然扯开丝带,烟白相间的女仆装沿着光滑的肌-肤徐徐脱落在地上,略带羞涩的环住月匈前的丰-硕。

    “只要您开口,卑下愿为您做任何事。”

    常威,你还说自己不会武功?!

    “我的表现很明显吗?”罗戒下意识的摸了摸脸。

    “一点也不。”「梅拉德」抬起手,一只色彩艳丽的飞蛾飞落在她纤细圆润的指尖上,“但人在情谷欠高涨时会分泌一种吸引异性的信息素,我的这种毒粉蛾恰好可以嗅到这种信息素的浓淡变化。”

    在如山铁证面前,罗戒真是连掩饰的机会都没有。

    还好「梅拉德」只是他在这个世界的临时属下,若真是用带走再发展成更深一层的关系,那捉偷吃真是一捉一个准。

    &nbszyxta.p;罗戒笑了笑,缓步走到她的近前,视线停留她那相当完美的锁骨线条上,伸手轻抚着那修长的脖颈。

    或许是由于之前二十四小时贴身侍奉的休克疗法起了效果,「梅拉德」这次竟是没有任何抵触,还主动的将身体贴合上来。

    “你不是只喜欢女人吗?”

    “您的这个认知,是因为结社内全是女孩子的缘故吗?”

    「梅拉德」托起罗戒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摩挲着,迷离妩媚的双眼中隐隐闪烁着一种熟悉的狂热光芒。

    就像脑残粉近距离接触到了苦追多年的爱豆,眼神炙热得仿佛随时会化作一团火焰,心甘情愿的将自身烧成灰烬。

    “按照奥贝尔格的教义,结社内所有成员从接受洗礼那日,将终身以纯洁之身侍奉真神——也就是说,按照教义,不单单是我,包括卡桑多拉、吉尔贝特、妙子,甚至是目前还只有十岁的米菈和萝丽丝,结社内的核心成员其实都是属于您的侍妾。”

    “我们并非是喜欢女人,而是不可倾心于男人。”

    “您是真神的化身,所以,只要您愿意,您可以指派我们任何一人或是全部为您侍寝。”

    说话间,「梅拉德」已经解下了全部的束缚,如同最虔诚的信徒般跪在罗戒的脚下,双手温柔的托起已是面目狰狞的至高信仰。

    “您的眷顾,将会是我毕生的荣耀。”

    ……

    ┗|`o′|┛嗷~~(莫名其妙跳出来的颜文字,不必理会,没有其他的意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