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02章 真·吉尔吃鸡&.
    !

    视觉投影中跳出新的系统提示,罗戒只看了一眼便没再理会,因为四强赛的第一场比赛已经在擂台上正式开战。

    真正的高手过招,除非双方都是高防低攻的那种肉盾战士,否则很少有动不动就大战几百回合的拉锯战。

    不动则已,动必一库……击必杀。

    前四场比赛总计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多数选手的体力此刻都尚未恢复,状态明显不如最初那样完美。

    这也是「艾斯德斯」想要的效果,她指定的「兽斗」规则,就是最大限度的模拟实战。

    在真正生死搏杀的战场上,带伤带残连续战斗是常有的事,敌人可不会为了所谓“公平”就给你休息的时间。

    第五场——鬼面女忍者vs牛头人拳法家。

    相比上一场的轻松写意,鬼面女忍者这次遭遇了苦战,使用两把小太刀作为武器的她,论纯粹的攻击力甚至还不如当初的月代头武士,面对牛头人拳法家那铜墙铁壁般的横练厚皮,只能凭着灵巧的身法不断躲避。

    牛头人拳法家在试探出了鬼面女忍者的攻击极限后,将用以维持防御的气分出一部分给了双腿,身法速度顷刻暴增,原本胶着的战局开始出现一面倒的迹象。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牛头人战士即将获胜时,鬼面女忍者手持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以腰间那把极少出鞘的邪刀刺血结印,周身霎那间亮起无数蓝紫色的咒纹光华,一只巨大的双角恶鬼虚影在背后隐约显现。

    这明显是一种生命力换取短暂爆发的秘术,鬼面女忍者的身法速度瞬间暴涨数倍,闪转腾挪间,满场皆是拖着蓝紫色火尾的残影。

    牛头人战士也是极为狡猾,当即极为猥琐的姿势抱头蹲防,护住防御最薄弱的双眼和谷道,一副“他强任他强”的乌龟架势,打算以无懈可击的防御活活拖死鬼面女忍者。

    只是他没想到,这正中了鬼面女忍者的下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九字真言环绕擂台中央接连亮起,一道由无数怨灵组成的幽冥鬼火柱自下而上喷出地面,瞬间吞没了那缩成一团的身影。

    紫色的冥火熄灭后,保持着抱头蹲防姿态的牛头人拳法家身上不见外伤,但却已没了气息,几乎瞪出眼眶的巨大牛眼满是血丝,似乎在临死前看到了某种极为恐怖的东西。

    鬼面女忍者手捏印诀,周身的咒纹光亮渐渐黯淡,半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显然刚才那一招给她的身体造成了极重的负担。

    看着那拖着沉重脚步走下擂台的鬼面女忍者的背影,罗戒捏着下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这个女人,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塔兹米,加油!”

    主席台上,「赛琉」那元气满满的声援,将罗戒从沉思中唤回。

    第六场——咖喱大胡子vs罗戒。

    从之前的比赛来看,这大胡子阿三的实力其实一点都不弱,那手撒咖喱粉引火的绝技,在这个没有魔法的世界,也算是个比较另类的火系大法师了。

    只可惜,罗戒此刻手上的在属性上完克了他的烧烤式引火技能,在刀刃环绕的狂风下,细碎的咖喱粉根本无法聚集到可以点燃的浓度,反倒是被吹得满场乱飘,呛得看台上的观众泪涕齐流,打着喷嚏破口大骂。

    就连主席台上的「艾斯德斯」也皱着眉头立起了四面冰墙,如同玻璃屋般将内外隔绝开来。

    见惯用的招式失效,那大胡子阿三也毅然亮出了底牌。

    一瓶神油灌下肚,那黑瘦的身躯竟是如吹气球般急速膨胀,虬结的筋肉撑爆了宽大的衣衫,只剩下一条白布兜裆。

    明明之前还是赤手空拳,却不知从哪里拔出了一根又粗又长金灿灿明晃晃的金刚杵,原地跳起了堪称天竺传统艺能的华丽舞蹈。

    咚隆咚隆咚咚隆咚隆咚哒哒哒,好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

    麻蛋,这舞蹈太魔性,脑子里面都开始有幻听了。

    罗戒强忍着尬起的一身鸡皮疙瘩,雪亮的刀身上狂风汇聚,双臂摇动甩出一道足以横扫半个擂台的涡轮风刃。

    ——「秘奥义·天霸封神斩」!

    大胡子阿三不退反进,手中金刚杵刺击出尖锐的破空声,硬是以点破面撕开了横贯擂台的巨大气刃风轮。

    如刀片般的碎风刮过他那乌黑油亮的身躯,竟是发出刀割金属般的刺耳摩擦声。

    “又是燃命秘术?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力大砖飞!”

    罗戒前冲的身形瞬间一顿,整个人仿若踏入了泥浆般动作出现了一丝滞涩,刀刃卷起的狂风密集得如同一颗白色的巨茧,随着纵身劈下霎那化作一颗拖着光尾的彗星。

    ——「秘奥义·天霸凄煌斩!」

    轰——!

    没有火焰升腾的那种炙烤热浪,纯粹风压形成的凶猛斩击与金刚杵相撞,在场内掀起了一股狂暴的飓风,满地的碎石粉尘以擂台为中心向四周席卷,将整个会场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雾霾之中。

    “等等!我认输!”

    大胡子阿三被刚才那一击震得七窍流血,两条腿插入擂台直没膝盖,惊慌失措的连连挥手示意投降。

    罗戒也不想去分析对方到底是真的怕了还是另有阴谋,反正比赛的规则是只能活一个,再加上之前的尬舞确实膈应到他了,毫不犹豫的按原样又锤了一记凶暴的,将已经维持不住秘术恢复削瘦原样的大胡子阿三砸成了一滩咖喱飞饼。

    罗戒深吸一口气,不能使出全力战斗的感觉让他有点憋屈。

    但为了维持「塔兹米」乡下少年的人设,这点困难却是必须要克服的。

    罗戒下意识的看向已经撤去冰墙的主席台,恰好对上了「艾斯德斯」那双冰晶般深沉清冷的蓝眼睛。

    好强大的压迫感……

    罗戒的「超感直觉」差点没因为这一眼直接宕机,赶忙收回视线连喘几口粗气。

    他之前曾预估过「艾斯德斯」的实力强度,可当真的见到本尊才知道,才意识到之前的预估已经不是保守,完全是夏虫不可语冰的误判。

    那如寒冰般几乎可以刺穿灵魂的恐怖精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范畴,甚至比当初开了十倍魔力的「赤羽天全」还要庞大十几倍,简直就是个活着的人形超级危险种!

    自己选择伪装成「塔兹米」骗火包……是不是在玩火啊?

    真吉尔吃鸡。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