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11章 世界上最强的风*.
    !

    当然,任何事物的定位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

    就像达文西的「要你命3000」,按照开发定位搁到战场上,只怕拿到的士乒是要骂娘,可要是被孤岛求生的幸存者拿到,那就是妥妥的神器了。

    就是这样一种东西。

    在《斩红》的世界中,没有人可以在正常情况下同时使用两件帝具。

    即便是有人愿意向后期的「威尔」那样通过嗑药让身体属性暴涨,可如此一来,同时使用两件正常的帝具来个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难道不香吗?

    所以这件在这个世界注定是一件被嫌弃的帝具。

    可搁在能够穿梭不同世界的玩家手中,单是一个技能1的「变化武装」就已经是妥妥的神技了。

    归结原因三个字——普适性。

    这三个字几乎是衡量幻境装备价值的通用标准。

    毕竟每个幻境世界都有着不同的规则与世界观,说不定哪个转场之后就会发现那一特定类型的武器或技能被限制使用了。

    所以,对于所有玩家来说,装备的普适性要远比装备的威力或特效更加重要。

    而且,「变化武装」这一技能也变相的拓展了对于技能的选择范围。

    罗戒目前的技能是以「刀剑技」为主,辅以徒手体术和一些低级魔法类技能。

    不是他不想多搞一些技能来增强自己的战场生存能力和对敌战斗效率,而是幻境内的很多强力技能都有对应的武器限定。

    比如出自《三国无双》幻境中「赵云」的标志性技能——,就是必须使用枪矛类武器才能使出的强力突进技。

    一把顶配武器加配套强力技能,就意味着海量的积分消耗。

    就连罗戒这种自带刷分bug的挂比,都不敢说能养得起两套战斗系统,更不要说其他的普通玩家。

    而「变化武装」就恰好为复数战斗系统提供了可能性——武器类型可以随意变化,只养技能就要便宜多了。

    战术上也将更加灵活。

    试想一下,前一秒还是一杆大扎枪舞得虎虎生风,待敌人拼着受伤冲到近前打算打贴身战,你却桀桀怪笑着抄起了一根震动……不已的狼牙短棍,反手一记背刺千年杀!

    那三生三死十里桃花的酸爽,估计敌人一辈子都忘不了。

    技能2的「器魂显现」,对于其他玩家来说可能意义不大,但对于主力武器非常富余的罗戒来说,就相当于在特定情况下多出一个生物型帝具的追随者。

    可不要小看这个名额,要知道,「帝具」这东西在系统的划分里属于古代黑科技,在任何世界背景下都不会受到封禁规则的影响。

    一个永远不会被封禁的追随者,你说有没有用?

    技能3的「能量储存」就刚好相反。

    这个对其他玩家来说算是神技的能力,对同时拥有血统和的罗戒来说却是意义不大,颇有种给核能发电机配充电宝的恶趣味。

    不过在一些不方便暴露「死亡重铸」的场景或禁魔世界中,这个「能量储存」依旧非常实用。

    “我就要这件帝具了。”

    罗戒的选择令「奥内斯特」大臣相当意外。

    但选择帝具本就是非常看眼缘的事情,再普通的帝具到了合适的人手中也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艾斯德斯」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因此他也没有再去劝阻。

    三人离开帝具库后来到回廊外的花园,「奥内斯特」大臣忽然问起了“夜袭”的事情。

    “艾斯德斯将军,自从狩人成立以来,我可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为的就是将那扰得帝都贵族圈人心惶惶的杀手组织一网打尽……可现在都一个月过去了,除了交上了一件贼人的帝具,你们确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种效率让我很难在陛下那里交代啊。”

    整天吃喝玩乐的小皇帝才不会管这种事,「艾斯德斯」很清楚这是「奥内斯特」本人在向她施压,冷笑一声道:“想要猫捉到老鼠,也得等老鼠自己走出洞才行,夜袭的帝具使不露面,难道要我随便杀几个山贼扔到你面前告诉你这就是吗?”

    “哎,艾斯德斯将军,我可是一直当你是自己人。”「奥内斯特」再次换上了那如老父亲般慈祥的嘴脸,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我手下的密探最近得到一条消息,据说夜袭成员在帝都东部的罗马利镇出现,而后兵分两路,你的前任副官「娜洁希坦」带一队往东,而另一队则是往南。”

    「艾斯德斯」不以为然道:“呵,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娜洁希坦」,她的战术以谨慎著称,能这么明显的让你们发现她的踪迹,百分百是故意设下引诱你们上钩的陷阱。”

    “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是陷阱,我们也得往里跳。”「奥内斯特」大臣无奈的揉着太阳穴,狠狠的啃了一口手中的油腻猪肘,“往东是新兴宗教「安宁道」的地盘,往南直通叛军主力所在,万一这双方私下达成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联起手来同时向帝都发动进攻,仅靠目前的二十万帝都守军,可未必能撑到驻扎边境的主力部队回防增援啊……”

    「艾斯德斯」沉默不语,似乎在思索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片刻后她点头道:“好吧,我会派人去劫杀她们,就算不能将其一网打尽,至少也要破坏叛军与安宁道结盟的可能性。”

    「奥内斯特」大臣大喜,拍手道:“我就知道艾斯德斯将军从不会让我失望!等将军凯旋归来,我一定奏请陛下重重封赏!”

    「艾斯德斯」神情冷淡的挥了挥手,一副你开心就好的不耐烦模样。

    「奥内斯特」大臣似乎也习惯了「艾斯德斯」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厚着脸皮转向罗戒,摸了摸身上歉意道:“你看,出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见面礼。塔兹米,是么?不知你平日喜欢些什么呢?黄金宝石?美食美酒?还是绝色……呃,角色扮演的小道具?”

    「奥内斯特」大臣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心虚的偷瞄着将冰冷视线缓缓收回的「艾斯德斯」,硬生生把已经到嘴边的话改了口。

    这特么都能圆过来,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罗戒也被这油腻死胖子的急智惊呆了,同时对自女王大人的威慑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故作心思单纯的挠头道:“可能是出身乡下的缘故吧,我其实更喜欢种地,看着大片绿油油的麦田,就会感觉心情特别舒畅。”

    “哦,明白了,喜欢土地是么?改天派人给你送一张地契过去,就算是老夫的见面礼了。”

    「奥内斯特」大臣拍着罗戒的肩膀哈哈大笑,一脸提携晚辈的慈祥长者模样。

    今天这一趟果然不白走。

    眼前这个看上去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少年,显然就是他等待已久的能控制「艾斯德斯」的缰绳与锁链。

    他不怕这个少年对权势财富有野心有欲望,就怕对方也和「艾斯德斯」一样,是个油盐不进的战斗狂,那他就要真的头疼了。

    喜欢土地,多么充满了小农意识的淳朴爱好!

    你喜欢我就给你,金银财宝这几年是越来越难收刮,可土地这玩意可是要多少有多少!

    什么?这块地有主?噗噗噗!(捅刀声)——好了,现在没有了。

    「奥内斯特」越想越是得意,再看罗戒那张朴实的少年面孔更是莫名的顺眼。

    诱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堕落简直太容易了,只要能将这个叫「塔兹米」的少年绑上自己的战车,「奥内斯特」就有把握与那一直和他做对的帝具使,有着前任“帝国最强”称号的大将军「布德」大将军强行开战。

    这个世界上最强的风,莫过于贤者时间后的枕头风。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