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22章 黑瞳捕获
    这个人是不死的吗

    看到黑色铠甲战士那已完好如初的左臂,「黑瞳」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纳塔拉,洛克格,阻止他!”

    一直任由尸傀们自由发挥的「黑瞳」罕见的直接下达了战术指令,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尸傀纵身跃下地面,义无反顾的冲向火焰中那地狱恶鬼般的黑色身影。

    与此同时,体形庞大的「死骸骷魔」口中再次能量汇聚,比之前更加夸张的刺眼光球仿佛将天地照成了单调的黑白二色,恐怖的能量外溢甚至令那满嘴的利齿与骨质甲壳都碎裂崩落,露出内部猩红色的肌肉组织。

    这是「黑瞳」破釜沉舟的最后一击。

    无论是否奏效,她都已是底牌尽出,再也没有余力了。

    百米长的火龙呈螺旋状冲天而起,搅动风云在单调的黑白二色中强行染上一抹猩红的血色。

    尚未接近的「纳塔拉」与「洛克格」两具尸傀被卷入这狂暴肆虐的火焰风暴中,刹那便化作了闪烁着星火的飞灰。

    「火之神神乐日晕之龙头舞」!

    这一刻,在称号炎之苇牙、功法羽蛇神日之呼吸、器灵不知火叶月东名的多重的火系效果加持下,幽冥花葬第一次发挥出了作为本世界最高武力「帝具」应有的威力。

    白色的光柱与赤色的火龙迎头撞击在一起,没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能量混合膨胀,将范围内的一切物质都尽数湮灭。

    四周崖壁在狂暴的能量冲击下不断崩塌,粉碎,点燃的草木在升腾的火焰中化作满天星火,脚下的大地猛烈的震颤轰鸣着,喷涌的地下水在地狱般的高温下瞬间蒸干,来飞鸟野兽被点燃成一个个火团哀嚎着四处奔逃,恐怖的景象如同预言中的末日来临。

    咔

    「死骸骷魔」终究只是一具被秘术操控的尸体,承受不住如此长时间的超负荷输出,头部的外骨骼开始寸寸碎裂,从里面亮起一片蛛网般的光斑,突然大半张嘴巴轰然炸裂,失控的能量将整个头颅都炸飞。

    失去了束缚的火龙呼啸而至,凶狠的撕咬着那如小山般庞大的身躯,不可一世的超级危险种在在地狱的烈焰中焚烧湮灭,化作无数花朵般的星火随风消散,只有大地上那深不见底的巨大坑洞见证着它在这世上存在过的痕迹。

    脱力的黑瞳从半空中坠落,放弃般的闭起了双眼。

    她并不感到恐惧,甚至还隐隐有种解脱的释然。

    从她成为帝国杀手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终有走向死亡的那一天。

    唯一遗憾的是她没能杀掉姐姐赤瞳正因深爱着对方,才想用死亡去终结对方作为杀手的命运。

    与其受尽凌虐死在帝国的刀下还不如让姐姐死在自己的手中。

    忽然,「黑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摔入一个略显烫灼的怀抱,她条件反射的挥起死者行军八房向对方砍去。

    已是强弩之末的攻击如同羞涩少女的撒娇,磕在钢铁般的铠甲外壳上蹦起几颗可怜的火花,随即脱手而出。

    罗戒一记不轻不重的掌刀将「黑瞳」击晕伸手抓住了掉落的长刀。

    熟悉的系统提示再次跃入眼帘。

    你获得了装备「死者行军八房」。

    检测到你与该装备波长契合体质与精神属性条件满足,可以使用该装备。

    死者行军八房

    类型:帝具

    品质:b金

    等级:v1

    威力:1000

    技能1:亡灵之刃对不死生物伤害加倍。

    技能2:尸傀作成以本刀杀死的非玩家生物体可制成尸傀最大数量8。尸傀将保留生前战斗技能与经验,最高实力上限不超过使用者阶位等级。召唤尸傀时使用者的体质与精神属性会根据召唤尸傀数量暂时性大幅降低。x

    技能3:尸蛊亵渎驱使尸傀互相吞食,快速修复尸傀伤势,并有一定概率发生不可控变异。

    简介:始皇帝命巧匠以超级危险种素材制造的48件帝具之一拥有驱使死者的可怕能力但使用这种禁忌力量的同时也需时刻承受死者们的诅咒。

    好东西。

    这件死者行军八房在前世是非常受死灵法师职业者喜欢的武器其他脆皮法系职业也有它的拥趸其售价远高于它的姊妹刀一斩必杀村雨,与操作铠甲恶鬼缠身、变身自在盖亚粉底这样的强力帝具划分在同一等级上。

    只可惜受限于幻境规则罗戒已经没有带走这件强力召唤类帝具的名额索性随手扔到储存空间来个眼不见为净省得放在眼皮底下看着闹心。

    拟态铠甲恶鬼缠身再次变回了体型巨大的雪山白龙罗戒将「黑瞳」五花大绑,毫不怜香惜玉的扔了上去。

    “小夜我们现在去追「黑瞳」她们吗”「鞠川静香」用意识在视觉投影中发来了问话。

    罗戒略做思索后摇头道:“不,我们回帝都。”

    他此行是为了修正剧情,让处于弱势的夜袭不至于因为他的干涉而提前全灭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有必要再去做多余的事。

    至于东边的「娜洁希坦」等人罗戒就只能表示自求多福了,由「艾斯德斯」这位女王大人亲自带队讨伐,当真不是他现在能够参与的战斗。

    次日。

    帝都,瓦格纳庄园。

    一辆带有男爵府家族徽章的马车缓缓驶入大门,在屏退了马夫园丁等无关人等后,罗戒掀开座位下的暗格,将眼耳口都被封住的「黑瞳」搬出马车车厢。

    「梅拉德」接过「黑瞳」,掀开头上的黑布袋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些许意外。

    “这个女孩看起来有些眼熟。”

    “眼熟就对了,这是「黑瞳」,是「赤瞳」的妹妹。”罗戒挥挥手,示意等在一旁的四臂女仆「卡桑多拉」将马车牵走。

    「梅拉德」面露恍然:“原来是姐妹,难怪这么像不过看起来比「赤瞳」瘦弱很多,而且我在她身上似乎闻到了毒药的味道。”x

    奥贝尔格的杀手都很擅长用毒,「梅拉德」能察觉到「黑瞳」在服用禁药并不让罗戒感到意外。

    他取出「黑瞳」那总是随身携带的饼干,递过去道:“这是帝国为杀手部队研究的一种强化药物,你拿去看看能不能还原出配方。”

    「梅拉德」领命将饼干收起,看向扛在肩头的「黑瞳」,问道:“夜魇大人,这女孩要怎么处理参照「希尔」那样么”x

    罗戒摇摇头:“不,找个能看到外界,但无法察觉是帝都的房间,把她好好养在里面就可以如果可能,顺便给她调理一下身体。”

    和正在培养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希尔」不同,「黑瞳」被帝国洗脑得非常彻底,而且她的身体在药物的摧残下也快到了极限,即便是shui服成功,在不继续服用药物的情况下也无法再拿起死者行军八房去战斗。

    但即便是这样几乎已经沦为废人的「黑瞳」,在罗戒眼中依旧有着极高的价值她是唯一可以用来游说「赤瞳」脱离革命军的关键筹码。

    或许是因为说到了「希尔」,「梅拉德」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对了,夜魇大人,昨天我在给「希尔」送书时,她忽然问起了您,似乎是想知道您什么时候会再去见她。”

    罗戒的嘴角微微翘起,看来之前种下的果实已经到了收割的时候了。

    “把钥匙给我吧,我现在就去见她。”div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