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319章 鹡鸰的秘密
    “大叔,你知道哪有风俗街吗?”

    “哈?”

    出租车司机有些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后面坐着的罗戒,他完全无法理解带着一个漂亮女孩找风俗店是个什么操作。

    不过出于良好的职业素养,出租车司机倒是强忍下内心的疑问,如实回答道:“新东帝都的风俗街有好几条,不知客人想去哪个?”

    “去最近的那一条吧。”

    风俗街也就是红灯区,对于倭国人来说是一种非常稀松平常的存在,很多公司中在喝酒聚餐后,都会有前辈带后辈前往风俗店见识一番,平时互相之间也会光明正大的交流风俗体验。

    在倭国人的观念里,这其实就跟华夏的足疗保健类似,只是一种休闲放松的活动。

    倭国的风俗街大多经营范围很杂,不仅仅只有针对男性的风俗店,也有针对女性,以及特殊人群的店铺,因此街上往来的人群几乎涵盖了各年龄层的男女。

    罗戒带着「秋津」走在霓虹闪烁的风俗街头,很自然的便融入到了往来寻欢的人群当中,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苇牙大人,你要找什么?”「秋津」对罗戒的举动有些不解。

    “找一个人……06号的「篝」你应该认识吧?”

    「秋津」点了点头,紧跟罗戒的脚步,说道:“我认识他,毕竟他和我的编号相邻……苇牙大人,你是说06号在这里吗?”

    罗戒停住脚步,指了指面前一家牛郎店门外的招牌,说道:“我只知道他可能在风俗店工作,但却不知道是哪家风俗店,带你过来,就是希望你能帮我认一下。”

    虽说所有玩家都知道06号「篝」在风俗店工作,但想找到他却并不容易。

    理由很简单,没有人知道「篝」长什么样。

    「篝」在平时守护那些未羽化的鹡鸰时,大多都会以面巾覆脸,为的就是隐藏身份,就算被直接当面问到脸上,本人也不可能承认自己的鹡鸰身份。

    所以想要找到「篝」,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有一个与之相熟的鹡鸰指认。

    风俗店的从业者数量很多,但能在招牌上悬挂照片的,大多都是店内的当红头牌,因此罗戒根本不需要进入风俗店内,只要在招牌上找人即可。

    不得不说,今天罗戒的运气不错,在找到第二十家牛郎店的时候,「秋津」在门口的招牌前停了许久,似乎在仔细辨认,最终指着一张照片说道:“这个就是「篝」,虽然化妆后变得有些像男人,但他那双眼睛我记得很清楚。”

    “有些像男人?「篝」到底是男还是女?”

    罗戒问出了一直以来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在《鹡鸰女神》的原著里,06号的「篝」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由于当初在孵化时出了些问题,他的性征始终处于一种非男非女的不稳定状态,以至于他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正是由于对自身性别的困惑,「篝」才会从事牛郎这样一份偏于情色的职业,似乎想以此来时刻提醒自己是一名男性。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尽管他靠着俊美的外貌和体贴入微的谈吐成为了牛郎店的头牌,但鹡鸰的特殊体质使他根本无法对苇牙以外的人类产生感觉,更无法以此判断自己究竟是喜欢女人的男人,还是喜欢男人的女人。

    因此在原著中,直到遇到主角「佐桥皆人」之前,06号的「篝」始终没有摆脱对于性别上的困惑。

    “鹡鸰不是人类,理论上是没有性别的,事实上「篝」的状态,才是鹡鸰的真正状态……只有当我们找到属于自己的苇牙后,才会转变为与苇牙不同的性别,以方便与苇牙正常交合。”

    这可是原著中没有介绍过的隐藏信息,「秋津」的一席话总算是解开了罗戒长久以来对于原著设定的迷惑。

    “那现在的鹡鸰为什么基本都是女性?”

    “因为公司的调制。”

    到底是个位编号的鹡鸰,「秋津」明显知道很多有关m.b.i和「鹡鸰计划」的隐秘。

    “鹡鸰在过去被视为从天而降的神,是因为鹡鸰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如果这股力量不加以限制的随意发挥,那么整个新东帝都都会因「鹡鸰计划」而变成一片废墟。”

    “所以公司的调制,其实就是将我们力量的绝大部分封印起来,人为的降低鹡鸰的破坏性……而相比男性状态的鹡鸰,女性状态的鹡鸰的力量相对偏低,所以公司在调制时,统一将鹡鸰的性别改为了女性。至于其中极少数男性鹡鸰,基本都是调制时出现意外的产物。”

    说完,「秋津」再次看向风俗店门前那块明亮显眼的招牌,向罗戒询问道:“苇牙大人,我们现在要直接进去吗?”

    “不,我们在外面等。”

    因为自身的特殊体质,06号「篝」非常抵触羽化,甚至一度有严重的自毁倾向,即便是原著中的主角「佐桥皆人」,也是在潜移默化下逐渐积累好感,最终几乎拼上性命才羽化了「篝」。

    罗戒可不认为自己能有那种主角光环,况且除了羽化,「篝」其实还有更多的用处。

    “对了,「秋津」,你过来一下。”

    「秋津」虽不知罗戒要做什么,可还是毫不打折的执行了他的命令,一对雪白的丰孚乚紧紧挤在罗戒的胸口,都几乎快要从领口溢出来。

    “呃……其实没必要这么近的。”

    “对不起,苇牙大人。”

    “以后这种事不用道歉……”

    “好的,苇牙大人。”

    罗戒扬起【德古拉披风】将「秋津」当头笼罩,黑色的披风落下时,他的面前已是空无一人。

    果然如他所料,羽化的鹡鸰会被系统默认为玩家的临时追随者,可以被【德古拉披风】的异空间收容。

    只不过由于不是使用【追随者契约】得到的正式追随者,并没有那10%的精神属性加成。

    不管如何,能收容鹡鸰就是好事。

    不然以后随着羽化鹡鸰数量的增多,他的目标就会越来越大,非常不利于接下来的行动。

    ……

    站在对面的楼顶一直等到清晨五点,罗戒终于看到了一名相貌俊俏犹如少女的黑衣男子从牛郎店的大门口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