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630章 粉毛切开都是黑的
    从城下町回来,「无名」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稚气脸蛋上透出心事重重。

    “是不是和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罗戒问道。

    「无名」依旧**言语,但神情明显早已动摇。

    “这个世界充满了**与欺骗,比如上级说「下面我简单讲两句」,比如老师说「体育老师今天生病了」,再比如父母说「压岁钱我替你存着」......眼见的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不要说只是听说。”

    “我......我怎么知道那些人这是不是你这个恶人提前安排好故意演给我看的?”

    「无名」依旧做着最后的挣扎,她不愿相信最敬重的兄长大人居然会欺骗她去杀一个无辜的人。

    “演戏?”罗戒不屑的嗤笑,转身扬手指向灯火通明的城下町,掷地有声道:“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知道这样的城下町,每晚要消耗多少的粮食、肉类和酒水?我花费这么大代价演戏给你能得到什么吗?就为了你那**二两肉的小身板?说句伤人的话,别说是「显金驿」,就算是在都城「金刚郭」,只要我勾勾手指,上到贵族小姐,下到花街流莺,有多少女子哭喊着想住进这座天守阁,我用得着在你这么个能看不能碰的黄毛丫头身上下这么大工夫吗?”

    罗戒这番扎心窝子的话,毫不留情的碾碎了「无名」最后一点自欺欺人的幻想。。。

    “**人会叫「无名」,你真正的名字是什么?”

    “......穗積,是我母亲给我起的名字。”「无名」情绪低落的垂着头,此刻的她已经完全生不出丝毫的对抗之心。

    “真是朴实的名字,大概你母亲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你能吃饱饭......这其实也是生在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百姓心中的愿望,我虽然拯救不了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但我至少希望那些像你一样的孩子,从此不再有饥饿的记忆,不用每天都生活在对卡巴内的恐惧之中。”

    说罢,罗戒从腰间摘下钥匙,为「无名」打开了脖子上的金属项圈,取出一把匕首递过去。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并不存在什么对与错,关键是你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如果你希望看到「显金驿」重新变成其他驿城那种死气沉沉的模样,希望百姓们继续在饥寒交迫中挣扎,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变得像你一样只有靠拿起枪与剑才能活下去,那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当啷——!

    匕首掉在地上,「无名」全身颤抖着缓缓瘫坐下去,掩面哭泣起来。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兄长大人告诉我,只有强大的人才配活下去,这样的世界才对所有人都公平,难道错了吗?”

    “那你来告诉我什么叫做强大?”罗戒单膝着地半蹲在「无名」的面前,指着山下的农田与蒸汽锻冶厂,“那些农夫们强大吗?可**他们,你的兄长大人连饭都吃不上!那些工人们强大吗?可**他们,你的兄长大人就只能靠拳头和牙齿去和卡巴内作战!那些女人们强大吗?可**她们,就算你的兄长大人把卡巴内都消灭掉,剩下来的也只有一片荒无人烟的废土!”

    拍了拍「无名」的肩膀,罗戒放缓了语气道:“这个世上,*事*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弱者依附强者生存,而强者接受了弱者的供奉,就要履行保护弱者的义务,这不仅是道义与良知,更是为了通过这种良性循环让自身更加强大。”

    “可我还是不明白,兄长大人难道不懂这些吗?为什么要让我做这种事情?”

    “正因为他懂,他才会这么做。”罗戒摇头叹息一声,“算了,我知道如果我告诉你「天鸟美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消灭卡巴内,而是为了毁灭整个倭国,你是肯定不会信的......回头我会让人把你的武器还给你,你可以回到「天鸟美马」的身边,去亲眼看看你的兄长大人接下来会做些什么吧。”

    「无名」这只被**太深的萝莉本就不是一夜时间能够shui服的,但只要在她体内留下名为“怀疑”的**,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结出名为“反叛”的果实的。

    ......

    「速谷驿」。

    这是一座毗邻「显金驿」西侧的驿城,早已被卡巴内摧毁近半*,谁也**想到「天鸟美马」的**——装甲列车「克城」,就暂时驻扎在这座早已废弃的城市当中。

    前车厢作战指挥室,刺杀罗戒**的金发女子「灭火」,此刻正跪在一名有着罕见粉色长发的英俊男子面前,带着深深的自责神情,汇报着这次刺杀行动的全过程。

    “所以,你就丢下「无名」自己逃回来了?”

    “属下无能。”

    “算了。”「天鸟美马」皱起眉头,将一截装有人血的竹筒丢到「灭火」面前,“先把这个喝了,免得你压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在其他人面前暴露出「卡巴内瑞」的身份。”

    「灭火」捡起竹筒,将里面腥咸的血液一饮而尽,被理智强压的嗜血欲望也逐渐平息下来。

    “美马大人,我们要去把「无名」救出来吗?”

    「天鸟美马」拔出放在桌上的长剑,以手指轻轻擦拭着剑身,斜瞥了跪在地上的「灭火」一眼,淡淡道:“按你所说,这「显金驿」的新城主似乎对你们的刺杀早有准备,然而我之前并**暴露出任何对「显金驿」不利的意图,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新城主做了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引我入局,我如果现在去救「无名」,反而中了他的圈套。”

    「灭火」不由得愣了愣:“「显金驿」的这个新城主为什么要对美马大人您不利?”

    “这一点其实我也没想通,或许是我们之间有什么旧怨,也或许是单纯为了向「金刚郭」的将军大人请赏......”「天鸟美马」利落的收剑入鞘,眼底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从他重振「显金驿」的那一刻,这个人就已经是我「天鸟美马」的敌人。”

    “那......美马大人是要准备强攻「显金驿」了吗?”

    “恰恰相反,我打算暂时放弃「显金驿」。”「天鸟美马」摇摇头,伸手托起「灭火」那张娇俏可人的脸庞,轻声道:“我为进攻「金刚郭」准备了两件武器,一件是你,一件是「无名」。现在「无名」生死未知,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就在这时,车厢连接处的大门被敲响,一名手下冲进来跪地报告道:“美马大人!无名她......她回来了!”

    「天鸟美马」闻言不喜反惊,一把拔出桌上的长剑,面色凝重道:“无名中计了......传令下去,马上启动克城,全速离开此地!”

    轰——!

    话音刚落,车头方向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剧烈的震动几乎将数十吨重的车厢当场掀翻。

    “美马大人!克城的机车头被炸毁了!我们已经无法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