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野猪传〕〔禁区之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676章 大丈夫,萌大乃
    会议结束后,罗戒来到二分队办公室,叫出了正与几个大众脸nc闲聊的「神圣光辉」。

    “夜魇,找我有事?”

    “通知你一声,关于对策室的编组行动一事,我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有意见吗?”

    「神圣光辉」有点哭笑不得:“你都造成既定事实了才来问我,我还能有什么意见?”

    罗戒点点头,掏出车钥匙:“那就行,叫上你的搭档「淡岛」,跟我去一趟谏山家。”

    由于自古以来担负着镇守人类世界的职责,退魔师家族大多居住于城市的边缘地带,有些干脆就住在妖怪出没的山中,颇有点“守门人”的意思。

    罗戒在百货商店中随意买了几样礼物,开着悍马h1魔改型,带着「神圣光辉」与「淡岛」两人一路出了洞京市,来到位于西郊山脚下的谏山家。

    和许多退魔师家族一样,谏山家至上一代开始就处于后继无人的状态,直系血脉仅剩下「谏山奈落」与「谏山幽」两支。

    家主「谏山奈落」年轻时受过暗伤影响了生育能力,膝下无子,只有养女「谏山黄泉」一人,因此早早就搬出本家大宅,在市中心的一间小别墅内居住。。。

    现在还留在这座老宅中的只有「谏山幽」一脉的族人。

    听说是「超灾对策室」的同事到访,负责接待的侍女将罗戒几人恭敬的请到了会客室奉茶。

    不多时,一名身材瘦小,后背有些佝偻的老人出现在门口。

    正是这处分家的当家人,「谏山冥」的父亲「谏山幽」。

    “两位就是小女的同事吗?小女身体不适,不便会客,只能由我这老头子来接待二位,还望多多包涵。”

    “伯父客气了。”

    罗戒礼节性的递上礼物,「谏山幽」客套一番后交给旁边的侍女。

    “两位年纪轻轻就任职于环境省对策室,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不知两位的长辈是哪位,说不定老夫还会认识。”

    这话听起来熟络,实则却是在打探两人的家世出身。

    果不其然,当听说罗戒与「神圣光辉」只是没有家族的自由退魔师后,「谏山幽」明显失去了兴趣,说起话来也透着几分敷衍。

    这老头子一没能力二没势力,唯一能夸耀的地方就是生出了「谏山冥」这样的又有出息又漂亮的女儿,罗戒也懒得理会对方那势利的态度,故意装作看不到那几乎写在脸上的“送客”二字,自顾问道:“伯父,听说冥中了咒毒,情况严重吗?”

    「谏山幽」的人品虽有待商榷,但对于爱女「谏山冥」的关心也算是人性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听罗戒问起此事,他那满是皱纹的面孔仿佛又苍老了几分,摇头道:“土宫家已经派人来看过了,小女所中的咒毒似乎不是一般的咒毒,应该出自于一种叫「鸩」的稀有妖怪。每一只「鸩」的毒都各不相同,除非能找到对应的那只「鸩」,否则这咒毒几乎是无解的。”

    “这么说,冥的咒毒还在继续恶化?”

    「谏山幽」叹了口气,道:“土宫家派来的解咒师已经尽可能的减缓了咒毒的发作时间,可即便如此,冥的时间也最多只有三天了。”

    罗戒眉头皱紧,「谏山冥」不是他的攻略目标,可如果就这样死了,谏山家的家主之位便再无争议,他攻略「谏山黄泉」的计划就必然破产。

    “伯父,可以让我们见见她吗?”

    “冥现在的心情很差,说是想一个人静静。”

    罗戒表示可以理解,任何人知道自己还有最后三天可活,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

    “我这位同事是梵蒂冈出身的圣骑士,在净化邪恶方面很有一套,要不让他试一试?”

    “啥?我?”「神圣光辉」没想到罗戒会忽然把他推出来,“等等,我是圣骑士,不是牧师啊!净化术不是我的强项”

    “大丈夫,萌大乃。”

    罗戒拍了拍「神圣光辉」的肩膀,不给他任何拒绝机会。

    「谏山冥」虽不觉得眼前这个一脸惶恐的金发年轻人能解决问题,但眼下爱女的时间已经不多,就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也总比坐以待毙强。

    “那好吧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冥的房间。”

    穿过古意盎然的中庭来到后宅,「谏山幽」将二人带到了一处围墙环绕的独立小院内。

    “冥,你的同事来看你了,你要见见他们吗?”

    片刻,紧闭的障子门内传出了「谏山冥」那熟悉的清冷声音。

    “是夜魇君吧?父亲,让他进来吧。”

    之前见面时通报过姓名,「谏山幽」自然知道女儿提到的是哪一个,不由得眼神怪异的多看了罗戒几眼。

    罗戒微微一笑:“伯父别多想,我跟冥小姐的关系可是清白得不能再清白了。”

    “不,我只是有点意外冥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家里也从没来过同学或是同事。”

    「谏山幽」尴尬的笑笑,转身走出了院落,将空间留给几个年轻人。

    罗戒脱鞋踏上回廊下的木地板,拉开面前的木格障子门。

    身着樱色碎花浴衣的「谏山冥」端坐于房间正中的榻榻米上,银白色的长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完全看不出一点身中咒毒的憔悴。

    罗戒抬手与「谏山冥」打了个招呼,笑道:“你的气色比我想象中的要好。”

    「谏山冥」神情淡淡道:“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我怎么会让别人看到我狼狈不堪的一面尤其是你。”

    罗戒大咧咧的盘膝坐在「谏山冥」的正对面:“你说这话未免太扎心了,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谏山冥」抬眼轻瞥了罗戒一眼,好笑道:“你是从什么时候产生了这种错觉的?”

    噗

    罗戒回头看了一眼,「神圣光辉」那货忍笑忍得很辛苦,一张帅气的小白脸都憋成麻辣小龙虾了。

    “看来冥小姐对于朋友认定标准很高啊我很好奇,究竟怎样的人才会被冥小姐你视作朋友呢?”

    或许是被这句话触动了心事,「谏山冥」低头思索了片刻。

    “至少要两个人互相知道对方的秘密,并愿意为对方保守秘密吧。”

    “你是小学生吗?”

    “闭嘴!你来就是为了嘲笑我的吗?”

    「谏山冥」少见的有些脸红,因为忙于修炼,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过朋友,对于“朋友”一词的有限认知也只是来源于漫画书。

    “好吧。”罗戒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在「谏山冥」疑惑的目光注视下,起身走到房间内的书桌前,随手拿起了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

    “啊!放下!不要看!”

    「谏山冥」没想到罗戒居然会不告而取,再也顾不上什么淑女礼仪,大惊失色的扑上来抢夺,却被罗戒以「雷之呼吸壹之型霹雳一闪」的灵巧步伐不断避闪开,手中那笔记本也是一目十行的迅速翻到最后。

    其实里面也没什么隐私,只是一部以「谏山冥」自己为主角的漫画同人。

    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很羞耻了,若是一不小心流传出去,都够得上公开处刑的级别了。

    罗戒停下脚步,已经追得精疲力尽的白长直少女收脚不及撞到他怀里。

    “混蛋!把我的笔记本还给我!你怎么可以随便偷看别人的隐私?”「谏山冥」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羞的。

    罗戒笑着将笔记本随手丢还给气喘吁吁的「谏山冥」。

    “好了,我知道你的秘密了,现在你有朋友了。”

    「谏山冥」愣住了,许久,低头抱紧了怀中的笔记本,如以往般轻轻的冷哼一声,转身将笔记本塞进抽屉又额外加了锁。

    “好了,你们看也看过了,没什么事就请回吧。”

    再次转过身,「谏山冥」又恢复了以往那优雅清冷的世家大小姐姿态,语气平静的向罗戒与「神圣光辉」二人下了逐客令。

    罗戒巍然不动,笑道:“连杯茶都不给上就要赶我们走吗?”

    “你在我父亲那儿还没喝够吗?”

    「谏山冥」淡淡的瞥了罗戒一眼。

    “好吧,不说笑了我是来帮你解决咒毒的,介意让我试一下吗?”

    “随意。”

    得到「谏山冥」的允许,罗戒向「神圣光辉」微微点头,后者立刻调动圣光之力,将一道「神圣净化术」打到「谏山冥」的身上。

    然并卵。

    “别白费力气了。”「谏山冥」似乎早知会是这种结果,既不沮丧,也不失望,“之前我已经通过视频咨询过花开院家最擅长咒术与结界的「花开院雅次」了,他说这种「鸩」的咒毒只能用下毒的「鸩」的血来解。”

    罗戒想了想,认真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比如像电视剧里女主角被蛇咬伤,男主角趴在她身上一口一口的把毒给吸出来唔,我就是打个比方,麻烦把你的刀从我的颈动脉上移开十公分,谢谢。”

    “下次请不要说这种容易让我误会你真实意图的话。”「谏山冥」将薙刀收起,意味深长的看了罗戒一眼,“虽然我觉得这未必是误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