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684章 我轻轻的尝一口你说的爱我
    除去武力爆表,「谏山黄泉」就是个普通的高中女孩,尤其在感情这一块儿甚至比国中生还要纯情。

    她拉起罗戒的手正欲落荒而逃,却被几名同班好友不依不饶的拦住去路,七嘴八舌道:“喂,黄泉,你就这么走了?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啊?”

    “就是,至少也介绍一下你的他嘛!”

    “这就是传言中你那个家族指婚的未婚夫吗?不是说是个比你大一岁的高中帅哥吗?可我看他的样子也就是平平无奇”

    「谏山黄泉」被一群女孩子夹在中间拉来扯去,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些刁钻的问题。

    她总不好说这个未婚夫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未婚夫了,高中生哪会明白什么世家出身的无奈,说不准还会流传出什么奇怪的谣言。

    “交给我吧。”

    罗戒搭住「谏山黄泉」的肩头,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群牙尖嘴利的高中小女生。

    “我叫夜魇,是黄泉的未婚夫,职业算是公务员吧。。。至于说长相平平无奇”

    罗戒笑着打了一个响指,手中魔术般的弹出几张万円大钞,给眼前的几个女孩们每人发了一张。

    “我觉得你们可能是看错了,麻烦再看一下我帅不帅。”

    女孩们被罗戒这番意想不到的神钞作震住了,愣了几秒后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帅!”

    “你简直太帅了!”

    “帅哥你还缺女朋友吗?能开一字马,活儿好不粘人!”

    听这群平日里就不正经的好友们说话越来越离谱了,各种黄段子飙得飞起,「谏山黄泉」赶忙气急败坏的将她们撵开,惹来一阵嘻嘻哈哈的欢闹声。

    “好啦好啦,我们逛街去了,不打扰你们了!帅哥,谢谢你的零花钱!”女孩们笑着跑远,挥手向「谏山黄泉」大声道:“黄泉,放心的去约会吧!如果明天你来不了那么早,我们会帮你向老师请假的!”

    “滚滚滚!”

    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谏山黄泉」哪会不知道这群老湿姬的意思,红着脸少见的爆了粗口。

    女孩们不以为意,反而笑得更欢了。

    朋友们走远了,「谏山黄泉」长出一口气,回身嗔怪的看了罗戒一眼。

    “你这算是在贿赂我的朋友吗?”

    罗戒毫不在意的耸耸肩,笑道:“唔,我只是想和你的朋友也成为朋友当然,我交朋友的方式可能是有待商榷,但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这叫有待商榷?这特么根本就是在用钱砸人好不好

    「谏山黄泉」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将书包随手丢在了后座。

    罗戒从另一边上车,握住方向盘问道:“回家?还是去哪里逛逛?”

    「谏山黄泉」想了想道:“去对策室吧,我的灵刀狮子王被义父收回了,我得去挑一件趁手的武器。”

    罗戒点点头,顺势发动了悍马车。

    “对了,夜魇君,说起来我还没有感谢你的。”

    “感谢?我还以为你会恨我。”

    罗戒专注的看着车窗外,脸也不转的随口道。

    “恨倒是谈不上,更多的是有点莫名其妙吧不过能再见到理子妈妈,我真的很高兴,而且我也好久没有看到义父这么有精神了,感觉好像年轻了十几岁一样。”

    “不用谢我,我说过,这只是一场交易。”

    “交易么”

    经过与饭纲家的婚约,「谏山黄泉」早已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对于这个词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抵触了。

    “夜魇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执着于我呢?饭纲家的婚约,是因为那时的我将继承谏山家家主之位,可我现在已经失去这个继承权了而且,我觉得你似乎和冥姐的关系更好一些。”

    罗戒笑了笑,语气轻描淡写道:“喜欢一个人需要那么复杂的理由吗?”

    “可如果连理由都没有,那你又怎么知道那是喜欢而不是别的什么情绪?”

    罗戒不由得转头看了「谏山黄泉」一眼,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会质疑这个问题的。

    他认真的思考了片刻。

    “或许是喜欢你的凶大皮鼓翘?”

    “夜魇君,你再这么没正经,我要生气了。”「谏山黄泉」如小女生般鼓起了脸。

    罗戒拍着方向盘哈哈大笑。

    若他与「谏山黄泉」还是普通朋友关系,这样过线的玩笑他是断然不敢乱开的,但现在有婚约这道护身符在身,这种程度的玩笑还不至于让这黑长直少女真的生气。

    “好吧,那就换个你能接受的说法。”罗戒收敛了笑容,只是嘴角还挂着一点微妙的弧度,“男女之间的感情,都是始于五官,止于三观的。说什么被性格、人品、才华吸引都是扯淡,没有个好看的皮囊,谁会在意你有趣的灵魂?”

    「谏山黄泉」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可却不得不承认,罗戒的话真实得让人无从反驳。

    “难道你只是因为这个才向我义父提亲?那冥姐也很漂亮啊,你为什么不”

    “因为你很像我理想中女朋友的样子。”

    罗戒突然的打断,让「谏山黄泉」瞬间红了脸,捏着手指有些手足无措。

    这样的话她从未在「饭纲纪之」的嘴里听到过,两人相处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争吵与冷战中度过,她不是感觉不到「饭纲纪之」对她的真正心意,可那绝不是她想要的恋爱画面。

    而就在这短短的不到半小时内,她却感受到了真正恋爱该有的感觉。

    被人如同世间至宝般呵护宠溺的满足与幸福。

    尽管内心还是难免有一丝背叛曾经那段感情的愧疚感,但「谏山黄泉」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尝试着去主动接受这份新的感情。

    一份可以真正得到回应的感情。

    “对了,打开你面前的手套箱看看。”

    手套箱就是副驾驶前面的杂物箱,据说最初刚有汽车时是用来装手套的,罗戒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这东西的学名。

    「谏山黄泉」面带疑惑的拉开箱门,一堆五颜六色的零食将箱子里面塞得满满的,其中最多的就是她最喜欢的ocky饼干。

    “咦,为什么还有两台sv游戏机?”

    「谏山黄泉」忽然在零食堆里发现了新大陆。

    “你不是喜欢玩游戏嘛,带着这个,出任务堵车的时候就不会无聊了两台还可以和「神乐」一起联机玩。”

    「谏山黄泉」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要重新认识罗戒一样,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专注开车的侧脸。

    “夜魇君,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喜欢什么啊?”

    “如果连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什么东西都不知道,那还能叫喜欢吗?那只是馋哦,没什么。”

    罗戒差点一秃噜嘴把“下贱梗”给顺出去。

    「谏山黄泉」知道罗戒偶尔会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怪话,也没追问后面明显截断的半句,笑眯眯的打开一盒ocky饼干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啪的咬成两截。

    可甜可甜了。

    我轻轻的尝一口你说的爱我,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

    我轻轻的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我轻轻的尝一口你说的爱我,舍不得吃会微笑的糖果。

    我轻轻的尝一口分量虽然不多,却将你的爱完全吸收。

    突然间,一阵发动机刺耳的轰鸣压过了车厢内的音响,一名带着头盔的摩托骑士在左侧强行超车,冲到了悍马车的前方。

    「谏山黄泉」面色一变,惊呼道:“是纪之!夜魇君快刹车!”

    说实话,罗戒早就发现了跟在车后面的「饭纲纪之」,他之所以一直装作没看见,就是想要看看对方打算做什么。

    和他预想得差不多,看到他与「谏山黄泉」在车中气氛越来越融洽,这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少年人终于还是压不住火气了。

    前保险杠与摩托车的车尾剐蹭,后者失去平衡滑倒在地上,随即被悍马车那沉重的车身在地面上推起一趟火花。

    后方反应不及的几辆家用轿车接连追尾,如同穿串般怼在悍马车的车屁股上,后续的刹车时叫骂声不断传来,道路交通乱作一团。

    造成这场混乱的罪魁祸首「饭纲纪之」,在被摩托车甩出后就地翻滚,在随身众多管狐的保护下虽摔得灰头土脸,却没受到什么伤害,摘下头盔径直站了起来。

    「谏山黄泉」推开车门跳下来,气恼道:“纪之,你在做什么?你不要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