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692章 笛口凉子的第一次捕食
    「笛口凉子」,喰种世界重要女配角「笛口雏实」的母亲。

    原著中初见面是在主角「金木研」打工的古董咖啡厅,由于丈夫g的搜查官所杀,无家可归的她只能带着十四岁的女儿「笛口雏实」来咖啡厅避难。

    后为保护女儿,只身对抗两名g的搜查官被斩首而死,赫子也被挖走制作成了g搜查官专用的对喰种武器「库克因」。

    从戏份上来说,这个人物在整个剧情中连配角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有几句台词的龙套。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龙套角色,却用生命给主角「金木研」上了作为喰种的第一堂课在人类眼中,生为「喰种」本身就是罪,哪怕你什么也没有做过。

    而且这死亡在她那为保护孩子而甘愿牺牲自己的母爱烘托下,甚至要比原著中许许多多重要角色的死亡更加震撼人心。。。

    「笛口凉子」这一人物的性格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温柔贤惠,甚至有些懦弱,身为喰种却没有捕食人类的意愿和勇气,在丈夫死后只能靠古董咖啡厅这一庇护所的“救济粮”带着女儿勉强为生。

    这样一个女人若是出现在便利店的食材区倒是不足为奇,可现实却是出现在了商业圈的红灯区,这就未免太反常了。

    「笛口凉子」作为喰种的实力很弱,说是战五渣都算美化她,无论是存活还是死亡,对于双方阵营的势力对比都是无足轻重的。

    所以罗戒决定与对方接触一下。

    不为别的,只为原著中那伟大的母爱,如果可能,他希望可以帮助这个善良女子改变她的悲惨命运。

    反正对他而言这并不难。

    罗戒没有直接上前,而是先混在人群中观察了片刻。

    「笛口凉子」拘谨的站在一盏路灯下,紧张的偷眼打量着过往的行人,每每想要上前搭话,却又因犹豫错过时机,最终无力的坐在了路旁的长椅上,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这是打算捕食么?

    罗戒不能完全确定,略作思索决定还是直接试探一下对方。

    “这位太太,请问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笛口凉子」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主动与她搭话,慌忙抹了抹脸抬起头,只见一个相貌平凡,笑容却很温和的年轻男子站在她面前,伸出的手中还捏着一张纸巾。

    “啊,谢谢。”「笛口凉子」下意识接过纸巾,忙不迭的鞠躬,略显慌乱道:“我没事,多谢您的关心。”

    “没事的人不会哭得这么伤心,太太你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吧?家暴吗?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罗戒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尽可能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

    “啊?不,不是的,不用报警”听说报警,「笛口凉子」的心脏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赶忙握住罗戒掏出电话的手,随即意识到不妥,触电般的收回手,不安的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低声嚅喏道:“谢谢您的好意,我丈夫已经过世了,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才会哭”

    “原来是这样。”罗戒故作恍然的点点头,关切道:“那有什么其他我能帮你的吗?”

    “不不,已经没事了,我一个人静静就好。”

    罗戒就算不知「笛口凉子」的喰种身份,也不会相信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话,但以对方那柔弱绵软的性格,这样问下去只会让对方不断退缩否认。

    “哦,那太太你多保重,我先走了。”

    罗戒这招欲擒故纵明显起了效果,「笛口凉子」不由得心中一慌,脸上露出明显矛盾挣扎的神色。

    平心而论,她是不希望捕食眼前这个素昧平生却愿意给予她关怀的男人的,可同时她也很清楚,如果错过了这个人,以她的懦弱,怕是今晚再也提不起捕食的勇气了。

    罗戒离去的动作一顿,转头发现一只带着戒指的手不知何时拉住了他的衣角。

    “我需要钱你能给我一些钱吗?我什么都可以做。”

    「笛口凉子」将那漂亮的眼睛遮挡在头帘的后面,不敢与罗戒的视线对视,头压得低低的,几乎快要埋进胸前的沟壑之间。

    要钱?怕不是要命吧。

    罗戒已然明白了「笛口凉子」的意图。

    果然生为喰种,有些事就无法避免。

    尽管双方的立场永远不可能调和,但罗戒还是打算再给「笛口凉子」一个机会。

    他从钱包里抽出约有十几万円的钞票,塞到「笛口凉子」手中,语气诚恳道:“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这些钱太太你先拿去用吧,不用强迫自己做那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罗戒越是这么说,「笛口凉子」越是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只是紧紧拽着他的衣角默不作声,指尖已然捏得发白。

    许久,她声若蚊蝇的嚅喏道:“至少请给我一个报答您的机会,是我心甘情愿的。”

    罗戒心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走到物理说服这一步了么。

    “那好吧,我们走吧。”

    半个多小时后。

    新宿区某快捷酒店客房内。

    随着浴室的流水声戛然而止,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的「笛口凉子」轻手轻脚的走进卧房,白皙的肌肤上泛着一层红晕,也不知是因为水温还是羞涩。

    罗戒坐在床头,面带欣赏的打量眼前这充满诱惑力的美人出浴图。

    他这时都有点开始佩服「笛口凉子」了,明明是成年喰种中最弱的b级喰种,却能为捕食隐忍到这种地步。

    同时他也愈发的好奇,对方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对他发起捕食。

    罗戒故作有些拘谨的与「笛口凉子」搭话道:“那个说起来,我还没有问过太太您的名字。”

    “京京子。”

    「笛口凉子」虽然紧张得都能听到心跳声,却还知道用假名掩饰自己的身份,显然这次捕食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提前就做出了计划。

    “虽然我知道我说这话的立场可能有点奇怪但我觉得京子太太你不像是那种为钱就甘愿出卖身体的人,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本本分分的生活不好吗?”

    罗戒一语双关的暗示道。

    「笛口凉子」面露黯然,低声道:“先生你是个好人,你说得对,如果我有其他的办法,怎么也不可能选择这条路可我的女儿病了,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又没有其他的本事,唯一可以出卖的只有自己的身体。”

    “京子太太,你”

    罗戒的话还未说完,「笛口凉子」忽然关掉了房间内的所有灯光,视野骤然一片漆黑。

    罗戒本以为「笛口凉子」即将发动捕食,身体绷紧暗暗戒备,却没想到随着浴巾滑落的声音,一具带着沐浴露香气的柔软身体滑入了他的怀中。

    “别说话,吻我”

    这一吻便是天雷勾动了地火。

    窗外不知哪来的鸟儿婉转的啼鸣,在这静逸的夜色中演奏出一曲又一曲动人的乐章。

    夜深人静。

    一直闭眼假寐的「笛口凉子」,强忍着不断传来的疲惫与虚脱感,从床上撑起那具虽不再年轻但依旧美好无限的身体。

    她从未想过以她喰种的体质,居然也能被折腾得险些昏睡过去,若非最后靠着对女儿雏实的执念守住了最后一丝意志的清明,只怕她这人生中的第一次捕食就要以失败告终了。

    而且失败的原因还是那么的难以启齿。

    「笛口凉子」伸出手指轻轻拂过身旁男人熟睡的脸颊,随着两行清泪的滑落,瞬间变作黑底红瞳的赫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决绝之色。

    两对巨大的蝶翼状甲赫在她那光泽平坦的后背肩胛处展开,在昏暗的房间中隐隐反射着若有若无的白色微光。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我知道这样不对,可为了女儿,我只能这么做请原谅我,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让你尽可能在快乐中死去,不会像被我的其他同类捕食时那样充满恐惧与痛苦”

    「笛口凉子」咬了咬嘴唇,闭眼不忍再看,背后那巨大的蝶翼状甲赫猛然挥动,锋利的边缘如同战斧般斩向身前。

    甲赫突然停在了半空。

    「笛口凉子」难以置信的发现,床上的男子不知何时已然睁开了双眼,一把纯白如玉的长刀无声无息的顶住了她的下颚。

    “再多的忏悔,也救赎不了已经犯下的罪恶,我以为你会在最后关头,可你终究还是迈出了这一步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笛口凉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