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星际麒麟〕〔大流寇〕〔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逍遥侯〕〔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710章 黑田坊之死
    望着身旁近在咫尺的恐怖斩痕,「黑田坊」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对方显然是对他手下留情了,而且「秘术流星天下」已经是他最后的杀招,这招既然被破解,再打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黑田坊」正要举手认输,突然间异变陡生,本已停止攻击的「千鬼姬」脱离了「谏山黄泉」的身后,猛扑到「黑田坊」的身上,无数漆黑的发丝将他层层包裹。

    “不好,「千鬼姬」在吞噬我!救”

    「黑田坊」甚至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就被彻底埋没在如蛇群般蠕动的黑色发丝之中。

    “住手!”

    雪女「冰丽」、毛倡妓「纪乃」,以及众多奴良组的成员接连跃入场中。

    对策室一方反应也不慢,罗戒一马当先冲出,横刀挡在「谏山黄泉」的身前,「谏山冥」、「土宫神乐」等人紧随其后,在庭院中央与奴良组众妖展开了武装对峙。

    “都冷静些!”毛倡妓「纪乃」率先站出来,为一触即发的紧张局面及时泼了一盆冷水降温,旋即对对策室众人道:“我们无意与你们对策室为敌,只要谏山小姐将「黑田坊」放回来,这件不愉快的事我们奴良组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诸位依然是我们的座上宾。”

    室长「神宫寺菖蒲」也同样不希望把事情闹大,示意对策室众人收起武器,对「谏山黄泉」命令道:“黄泉,把「黑田坊」还给他们。”

    「谏山黄泉」无奈的摇摇头:“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千鬼姬」自己的行动,而且她现在在拒绝我的命令。”

    “夜魇君,这是怎悠悠读书uufo么回事?”

    「神宫寺菖蒲」看向罗戒,她一早就知道千鬼樱火是罗戒送给「谏山黄泉」的“订婚信物”。

    “呃这把刀的刀灵有点小瑕疵,偶尔会比较叛逆。”

    罗戒耸耸肩,一脸事不关己的无辜表情。

    这明显就是个意外,刀灵虽是刀的一部分,却也是有思想的独立个体,偶有自己行动的情况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更何况,倭国的妖怪系谱特别乱,互相吞噬进化属于常态,「黑田坊」的变化能力与「千鬼姬」很相似,说不定正是因为这一点引发了「千鬼姬」的暴走。

    「神宫寺菖蒲」皱了皱眉,情况显然比她预想中的更棘手。

    “能强制收回「千鬼姬」吗?”

    “我不知道但我想,如果能做到的话,黄泉应该早就做了。”

    奴良组众妖闻言再次骚动起来。

    “既然你们控制不住那刀灵,我们就毁了那把刀!”

    铮!

    雪亮的刀芒贴着地面划过,横向斩开一道十余米长的刀痕,刺骨的寒风卷着淡淡的清雪,瞬间逼退了正要一拥而上的众妖。

    罗戒站在对策室队伍的正前方,手持黑白双刀遥指奴良组众妖,神情冷冽肃杀。

    “那把刀是我送给黄泉的,如果你们觉得有本事能毁了它,不妨试试看看看是我的刀快,还是你们的脖子硬。”

    毛倡妓「纪乃」再次抬手阻止众妖,冷声道:“毁刀只是无奈之举,如果你们有其他办法,我们也不会出此下策而且你们最好清楚一件事,这里是奴良组的地盘,真若是全面开战,你们真觉得能挡得住我们奴良组的百鬼夜行吗?”

    罗戒微微一笑:“奴良组好大的威风,明明是你们破坏规则再先,如今却要用武力来逼我们就范我们既然敢这么几个人来捩眼山,真当我们没有任何后手吗?”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云淡风轻的向毛倡妓「纪乃」晃了晃。

    “听没听说过什么叫「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时代变了啊,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召唤来南无自走炮菩萨,轰平了你们这座捩眼山?”

    “大胆!你们怎敢!”

    奴良组众妖顿时有些慌乱,他们虽无法判断罗戒所言是否属实,可眼下奴良组的大小头领与精锐都集中在此处,若对方真是不顾后果的进行无差别轰炸,奴良组就算能灭了对策室,只怕也要被彻底打残。

    罗戒收起手机笑了笑:“当然,我们也很珍惜生命,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愿意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

    「神宫寺菖蒲」向罗戒悄悄的竖了个大拇指,她没想到这家伙那满嘴跑火车的本事居然能在这里派上用场。

    “你们人类还是那么卑鄙。”毛倡妓「纪乃」咬牙喝退了众妖,“你说我们破坏规矩在先,我倒要问问你我们哪里破坏了规矩?”

    “擂台比斗,刀枪无眼,无论死伤都要各安天命,对吧?”

    “没错。”

    毛倡妓「纪乃」回答得没有任何迟疑,这本就是妖怪比斗的规矩。

    双方若是实力相差悬殊,强的一方还能有余力留手,可若是双方实力相差无几,不全力以赴那就是在找死。

    “但是,「黑田坊」已经输了啊!谏山小姐却趁「黑田坊」不备偷袭他,你该作何解释?别把责任往刀灵身上推,我不相信以谏山小姐的实力控制不住自己的刀灵。”

    毛倡妓「纪乃」的话得到了奴良组众妖的一致支持,后方叫嚣声不绝于耳。

    “输了?谁说「黑田坊」输了?”罗戒一声冷笑,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是裁判判他输了?还是他自己认输了?根据规矩,除了参赛者死亡以外,只有这两种方式才可以认定比赛结束唔,也就是说,现在还在比赛过程中,你们奴良组却冲上来干涉比赛,难道不是破坏自己定下的规矩吗?”

    毛倡妓「纪乃」一时语塞。

    尽管这话有几分狡辩成分,可不得不承认,按照这个说法,对方确实占着个“理”字。

    她不由得面带懊恼的恶狠狠瞪了充当裁判的「纳豆小僧」一眼,若不是这个笨蛋反应太慢,奴良组也不至于被人拿捏住把柄。

    「纳豆小僧」拎着两杆旗子手足无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第四场,对对策室”

    可惜这时亡羊补牢已然晚了,「纳豆小僧」的比赛结果还没有说完,「千鬼姬」周身覆盖的长发中突然弹出无数杆各式兵器。

    刹那间庭院中央变成了一座刀剑林立的钢铁丛林。

    毛倡妓「纪乃」与众妖向后退避出十几米外,失神的站在原地凝望着那片徐徐破碎散落的武器之冢。

    “太晚了,黑田坊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