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719章 女郎蜘蛛络新妇
    拨开稀疏的藤蔓,一股地洞特有的阴冷空气扑面而来。

    “这条山洞有不少岔路,待会你们跟紧我,万一在里面迷路了就麻烦了。”

    「阿萩」好心的提醒了一句,提着灯笼弯腰钻进了山洞。

    这座山洞不知如何形成,入口很小,但越是深入,内部的空间也逐渐宽阔。

    烛光微弱,不仅无法驱散洞内的黑暗,摇曳的灯影愈发凭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嘭——!

    一颗乳白色的光球升上半空,悬浮在众人的头顶释放着明亮柔和的光芒,瞬间驱散了洞内那近乎无边的黑暗。

    突如其来的光亮令前方的「阿萩」下意识的伸手遮起双眼。

    “这……这是什么?”

    “一种小法术,唯一的作用就是照明。”

    有沧龙之骸骨吊坠的「超声成像」技能,罗戒在绝对黑暗中也可以视物,只是人类的视觉习惯还是很难接受没有色彩的轮廓式影像。

    在圣光的照明下,「源赖光」与「缝夫人」终于看清了洞内的景象,不由得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狭长幽深的地下洞窟中,随处可见一堆堆森白色的尸骨,绝大多数是动物,也有少量的人类。

    由于时间久远,不少骨骸都已经坍塌得看不出原本的形状,上面结满了灰白色的蛛网,不计其数的蜘蛛在骨架的缝隙间来回爬行,密密麻麻的复眼足以令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崩溃。

    “那个……我说过这里有妖怪的,对吧。”

    「阿萩」摩挲着挑灯笼的木杆,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妖怪?我看「阿萩」姑娘你才是那个妖怪吧?”

    罗戒抬手示意「源赖光」保护好「缝夫人」,黑白双剑在掌间凭空显现,卷着清雪的烈风令洞内的温度愈发的阴寒冷冽。

    「阿萩」面色惊恐的后退了几步,强作镇定道“客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好心带你们去村子,你为何要污蔑我是妖怪?”

    “夜魇大人,您是不是误会了?我看「阿萩」姑娘不像是坏人……”「缝夫人」不明所以,在旁好心为其解围。

    罗戒不为所动,依旧用举刀指向眼神闪烁的蓝发少女,冷冷道“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对这座山洞这么熟悉?躲避危险是人的本能,没有任何一个普通的少女,会反复进出这样一座堆积着大量尸骨的山洞,除非——这些尸骨就是你造成的!”

    轰隆隆——!

    罗戒的话音刚落,整个山洞仿佛地震般猛烈的震颤起来,大量碎石从洞顶如雨点般砸落。

    紧接着,脚下的大地突然崩裂坍塌,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坑洞,「源赖光」与「缝夫人」随着土石落入坑底,瞬间消失不见。

    “赖光!”

    罗戒在大地崩塌的第一时间就稳住身形,旋即扔出一颗圣光光球,身形追随着光亮向下急速俯冲。

    光球刹那便追上坠落中的「源赖光」与「缝夫人」,随即越过撞击在洞底,不计其数牛犊大小的蜘蛛一拥而上,将那光亮湮灭在身下。

    最后看到的可怕景象令罗戒不由一惊,正欲飞驰救援,身体却突然撞在了一张纤细却又坚韧异常的大网上。

    糟糕!

    罗戒下意识去挥剑,却发现整个身体都被牢牢的粘在了这张巨大的蛛网上动弹不得。

    蓝发少女「阿萩」如同无视重力般倒吊在洞窟的顶部,腋下接连长出了两只白皙的手臂,腰部以下也生出了巨大的腹囊,两对刀锋般的骨质利爪深深的插入岩石的缝隙内。

    “不愧是退魔师,直觉还真是敏锐呢,我本以为我的伪装已经很完美,却没想到还是被你发觉了。”

    「阿萩」一跃落在网上,尖锐的刀脚踏着纤细的蛛丝,如优雅的芭蕾舞者,步履轻盈的飞快爬到了罗戒的近前。

    “络新妇?”

    络新妇也叫女郎蜘蛛,是倭国极为有名的一种妖怪,传闻这种妖怪会在山野中诱惑过往的行人或迷途的游客,榨取男子的精华令自身受孕,再吃掉对方来补充产卵所需的营养。

    若是在人类聚居的城市或是村落,罗戒提早就能发现这少女「阿萩」身上的淡淡妖气,然而山林间聚集的妖气实在太浓,甚至妖魔秘杀者「源赖光」都没能察觉到「阿萩」的真实身份竟是一只蜘蛛精。

    “络新妇?嗯,人类确实是这样称呼我的……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应该也很清楚。”

    「阿萩」饶有兴致的托起罗戒的下巴,另外三只手如同品评货物般的捏着他强壮坚实的臂膀与胸膛。

    “络新妇的丝是妖界最坚固的线,只有「毛倡妓」的头发可以与之相比,就算你是退魔师也是挣脱不开的。与其无谓的浪费体力,倒不如放弃挣扎,好好享受人生中的最后时刻……”

    罗戒叹了口气“没文化真可怕,你们就不懂得什么叫可持续发展吗?”

    “可笑,我是妖怪,为什么要读你们人类的书?”「阿萩」那如邻家少女般清纯的脸上露出讥讽的嘲笑,舌尖喷吐出丝线,将罗戒的四肢、脖颈与腰间又加固了几圈,“你读了那么多的书,到头来还不是要被我这个妖怪吃掉?”

    “所以你们络新妇才会被人类喊打喊杀……如果换一个思路,你们只劫掠种子,事后把男人放回去,以捕猎野兽为孕育后代提供营养,在人类的认知里就绝不是如今这畏之如虎的恶妖模样,这点你们应该多像你们的同类狐妖学习。”

    罗戒的话仿佛勾起了「阿萩」某个久远的回忆,脸上的媚笑骤然化作厉色,面容狰狞道“造成这种结果的还不是你们人类!妖怪在交合中很容易妖力失控,露出部分原型特征,狐妖她们露出耳朵尾巴,你们人类可以接受,而我们蜘蛛妖露出爪子与腹囊,你们人类却大叫着妖怪惊恐的逃走……什么甜言蜜语,什么海誓山盟,都在我们蜘蛛妖的原型面前撕扯得稀烂!”

    “呃……”罗戒发觉自己好像无意中触到了这位蜘蛛妹子的痛处,不无遗憾道“只能说你是遇人不淑……如果换做是魔物娘吧的那群老哥,你现在这个样子都能让他们樯橹灰飞烟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