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721章 中毒的手指
    “这这不可能!”

    「阿萩」满脸的难以置信,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个本该早已成被蛛丝包裹成为她孩子们储备粮的人类女人,怎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如果说这个女人之前给她的感觉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篝火,那此刻就是翻滚沸腾的岩浆,随时都会爆发喷涌,将她整个人愤怒的吞噬殆尽。

    「阿萩」没来由的一阵惊惧,两对刀足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那椭圆形腹囊的尾端接连喷出一束束白色的黏液,在空中张开数面巨大的多边形蛛网,末端紧紧粘合着洞壁山岩,在两人间隔开如栅栏般的层层屏障。

    “孩儿们!给我杀了这个人!”

    下方的幽深的地洞中传来如风吹树叶般沙沙的响动,不计其数的蜘蛛从岩石的缝隙内不断涌出,虽不如那些牛犊般的妖物那样巨大,可数量却是之前的百倍,如黑色潮水般密集攀爬的场景,足以令任何人都感到头皮发麻。

    “如果你是其他的妖怪,或许还能侥幸逃过一命要怨恨就怨恨你是一只络新妇吧!”

    一道雷光从「源赖光」的右手掌心延伸,刹那化作一柄有着蜘蛛型八脚刀镡的古朴武士刀。

    「名刀蜘蛛切」!

    此刀乃「源赖光」所拥有的两把名刀之一,原名「膝丸」,后因斩杀了葛城山的大妖怪「土蜘蛛」,而改名为「蜘蛛切」,作为彰显战绩的武勋予以收藏。

    其知名程度仅次于斩杀了「酒吞童子」的「童子切安纲」。

    在英灵技能的加持下,这把作为宝具投影出来的「蜘蛛切」,平日里并不会主动显现,可一旦遇到蜘蛛类型的目标,就会被「源赖光」所召唤,并对目标产生规则性压制。x

    规则性压制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属性,那是一种无视等级的绝对压制,哪怕实力再强,在规则性压制面前唯一的生路就只有逃跑,根本没有逆风翻盘的可能。

    「源赖光」长腿微曲,长刀持于腰间,右手指尖轻轻搭住那丝线缠绕的刀柄。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蜘蛛切」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刀,归鞘,快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视野范围内那数以万计的蜘蛛黑潮突然定格,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紧接着,攀附在洞壁上的蜘蛛群开始接二连三的下落,数量越来越多,如同天空中下起黑色的暴雨。

    这些蜘蛛的外壳没有丁点伤口,生机却早已尽数断绝。

    “你你是个怪物!”络新妇「阿萩」惊恐的不断后退,一张清纯的少女面孔惨白如纸,“不我不想死,求求你不要杀我”

    「源赖光」长发飘舞,轻描淡写的挥动着雷光闪烁的「蜘蛛切」,吹毛断发般的斩开那本该如钢铁般强韧的蛛丝,一步一个脚印的向「阿萩」走近。x

    “其实原本我还打算收你当个坐骑,可惜你触碰了底线”

    “是因为我吃了你的男伴”

    “不!是因为你用你那肮脏的蛛穴玷污了本该由我与御主大人进行的加深母子羁绊的神圣仪式!”

    急速攀升的杀意令「阿萩」毫不迟疑的转身便逃,然而一道紫色的霹雳却后发先至从她身后一掠而过。

    死亡的恐惧永远的凝结在清纯的少女面孔上,一道暗红色的血线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尾尖。

    数秒后随着一声收刀入鞘的清鸣,轰然向两侧分开,血肉内脏在幽暗的洞肆意流淌,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

    另一侧的蛛网上,新的头颅已经在罗戒的脖颈上再次长出。

    与此同时,相应的击杀提示也出现在了刚刚恢复的视觉投影中。

    你击杀了「络新妇阿萩」。

    你获得了20万积分。

    你获得了「络新妇的丝囊」。

    络新妇的丝囊

    类型:素材

    品质:b紫

    简介:络新妇的吐丝器官,存有大量未成形丝液,出产蛛丝轻薄坚韧,是制作内甲、布甲、手套一类轻巧防具的上等材料,弱火,耐穿刺攻击。

    耳畔有脚步声接近,罗戒抬起头,只见「源赖光」来到了他的面前。

    没有了「鬼毋狂化」技能的加持,那周身围绕的耀眼雷光已然熄灭,乌黑的长发垂至脚踝,那美艳的面庞在洞顶投射的微光下竟给人一种莫名的圣洁感。

    “对不起御主大人你受苦了!”

    「源赖光」一把抱住罗戒的脑袋紧紧压在胸前,悲愤的眼泪如开闸的水坝般奔涌而下。

    “唔其实还好。”

    因为被束缚的视角关系,罗戒只能看到络新妇那人类外形的上半身,所以人外的感觉还真不是很强烈,甚至可以说体会还有点另类。

    就是最后对方变成蜘蛛头啃脑袋那一幕有点掉san值。

    “对了,缝夫人母子没事吧”罗戒没收到任务失败的提示,估计应该是没受到什么伤害。

    “缝夫人落地时撞到了头,昏过去了,被我塞到了一个岩洞里,洞口还用大石挡着,很安全倒是御主大人你”

    「源赖光」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自我脑补出的画面里,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不,不用安慰我,是我发现得太晚了,居然要御主大人凭白受到这种侮辱御主大人,不用强撑着,想哭就扑在赖光妈妈怀里哭吧。”

    “那啥姑且不论我有没有受那么严重的心理创伤,你先将我从蛛网上放下来啊!”罗戒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甚至意识都开始有些模糊了。

    “抱歉,我这就把您放下来咦为什么您的手指那么肿,是络新妇的毒素还没有解除吗”

    「源赖光」忽然察觉到了罗戒身体的某处异长。

    “哎等等,你要干嘛”

    “当然是把毒素吸出来请放心,妈妈会很温柔的。”

    “等等一下!听我说,我没有中毒,而且那个也不是手指!”

    跪在地上的「源赖光」抬起头,温柔的笑容背后隐隐有漆黑的鬼面若隐若现。

    “不,这就是手指。”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