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万古帝婿〕〔黑石密码〕〔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29章 巨龙面前,老虎与猪没有区别
    海青城,弗洛梅尔子爵府。

    众乡绅豪商此刻齐聚一堂,满脸焦急的等待着本地最德高望重的老牌贵族「格瑞斯·弗洛梅尔」子爵为他们主事。

    “子爵大人!你得替大家想想办法啊!这位新来的代理领主简直就是个没人管教的熊孩子——博查特一家三十三口啊,说杀就杀了!尸体还在庭院里按身高排列得整整齐齐,明摆着这是在跟咱们大家伙儿叫板示威呢!咱们要是就这么捏着鼻子认了,以后这位代理领主说不定还会再搞出点什么花样来,到时候谁的日子都别想好过!”

    几名脑满肠肥的商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坐在主位上的干瘦老者只是静静聆听,不时皱上一下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待所有人将话说完,干瘦老者才捏了捏太阳穴,慢悠悠道“现在这位代理领主大人做的,不都是当初你们做过的吗?怎么,只允许你们做,人家就做不得?”

    众商人一时语塞,这种谋夺他人产业的龌龊事,他们这些年确实没少干。

    之前曾经在宴会上有过发言的乡老再次出来打圆场,叹了口气道“现在还提过去的那些事做什么?至少有句话他们没有说错,如果再任由这位代理领主大人不讲规矩的胡闹下去,博查特一家恐怕就是我们以后的下场。”

    “那你们想要我怎么样?我又能怎么样?”干瘦老者冷笑一声,“若是搁在以前,先帝还在的时候,像这种嚣张跋扈的家伙,老夫还能参上一本,可现在……再说,你们不会不知道这位代理领主背后的人是谁吧?如果你们觉得谁顶得住,那这个奏折你们来写,老夫愿意和你们联名上奏,但这次别指望老夫站在前面给你们挡枪!就算你们说我怂也好,老夫这次是真的挡不住!”

    “可……难道就这么算了?难道不管以后他还想要什么,我们都得乖乖的交出去?”众商人满脸的不甘心。

    干瘦老者仰天长叹,语气中透着明显的无力感“没错,他想要什么,你们就得给他什么,哪怕是他要你们的妻子和女儿,你们也得陪着笑脸站在门口给他把门……”

    “那也太屈辱了吧?咱们海青城的人,难道就任由这么一个外来的小子骑在咱们头上拉屎撒尿?我就不信这个世上没有讲理的地方!”一名年轻的商人义愤填膺道。

    “讲理?你特么跟我说讲理?”干瘦老者哈哈大笑,苍凉的笑声在房间内回荡,“如果这个帝国还有能讲理的地方?,我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要被拉到中央广场上绞死!当初多少人跪在你们面前求放过时,你们与他们讲理了吗?抢走他们的一辈子的积蓄,当面一遍又一遍的睡他们的妻女时,你们不也觉得很爽吗?”

    “怎么?现在撞上搞不动的硬茬子了,就来哭哭啼啼的装弱者?居然还要找讲理的地方?能说出这话?我都替你们觉得丢人!呸!丢人!恶心!”

    “这是个混乱的世道!你们既然享受了这个世道的红利,就要遵守这个世道的规则——弱肉强食!”

    “现在人家比你们强?你们要么拿出玉石俱焚的勇气把他给搞掉,要么就乖乖的洗净躺平把这位代领主大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说不定还能捡点人家不要的残羹剩饭吃……路我已经给你们指了,要怎么选是你们的事,少在这里给我做败犬的狂吠!”

    众人脸色灰败?颓然坐在座位上久久不语?房间内的气氛死一般的压抑。

    曾几何时?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无数次的赞美这个混乱黑暗的世道,可当如今他们沦为了弱者?却忽然意识到他们居然也需要曾经嗤之以鼻的规则与律法来保护他们。

    见众人士气低落?干瘦老者叹了一口气?温声安抚道“大家也不要那么悲观。这位代理领主盯上了海青城的渔获交易?与博查特家族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博查特一家拎不清轻重,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咎由自取……而且这位年轻的代理领主也很有分寸?一上来就挑了在朝中没有什么根基的博查特家族下手,显然还是顾忌着我们这些人的力量。”

    “海青城的渔业就是个烂摊子,少海湾里面那七条特级危险种不除?也就能在近海捞点小鱼,赚不了几个钱?他想要就都给他!至于海上贸易……帝国每年往来与周边国家的商船不下万条,就算让出十船的货物,他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弗洛梅尔子爵的话,算是让在场众人找到些许宽慰,反正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吧。

    ……

    对于海青城各方的反应,罗戒无暇顾及,或者说也不屑于理会。

    他目前手上的实力,固然无法撼动叶茂根深的帝国,也无法对抗蓬勃发展的鸽命军,但对付一群乡下土财主,那绝对是想摆成什么姿势打就摆成什么姿势打。

    眼下的他还有着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击杀少海湾中那七条特级危险种「白海龙」。

    一艘仿佛是下脚料拼凑的单桅帆船行驶在少海湾当中,单薄的船身在广阔的洋面上如同漂浮于池塘的一枚落叶,孤寂且渺小。

    罗戒悠然的倚在在甲板的躺椅上吹着腥咸的海风,翻看着手中精装版的《危险种图鉴》。

    在他的旁边,是警惕关注着海面动向的「妙子」和全身绷紧仿佛随时准备弃船逃跑的「切尔茜」。

    “夜魇大人,你的心咋那么大捏?你说你要出海杀那七只特级危险种,可你至少也挑一艘结实点的船啊?还有这船是谁起的破名字——「垂死海鸥号」,听着都不吉利!”

    听着船身在海浪的拍击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切尔茜」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她真担心一个大浪过来,这艘不知从哪淘换来的破船就会当场解体。

    “你放心,这艘船破是破了一点,但绝对结实。”罗戒合上手中的厚部头,好笑的看了一眼仿佛要上刑场般的「切尔茜」,“再说,「妙子」都没害怕,你这个随时能变鸟变鱼逃走的家伙,干嘛那么紧张啊?”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