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54章 塔兹米,你越界了
    “而且,几乎是在同一天,太东省也全境竖起了叛旗,连大逆不道的反叛口号都是一样的。再联系之前艾斯德斯将军在朝会上对太东省扩军的强硬态度,很难相信这次反叛不是早有预谋。”

    小皇帝闻言立刻慌了手脚,结结巴巴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这回可不是民间叛军那种小打小闹,作为帝国最得力的干将,「艾斯德斯」一手掌握着北方军团数十万正规军,那可都是镇压过北方异民族的精锐老兵,除了「布德」大将军麾下的西方军团以外,整个帝国没有任何一支力量可以抵挡其南下的缨锋。

    「布德」冷冷的盯着同样汗流浃背的「奥内斯特」,沉声道“臣以为,当前只能紧急调动西方军,由臣带队北上阻敌,同时陛下修书一封质问艾斯德斯,其反叛是否另有内情。若是误会自是最好,若是当真反叛,那就只能由臣来平叛了。”

    “可……西方军还承担着守卫边境的任务,若是被抽调一空,西方帝国趁机入侵该怎么办?”

    “当前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牺牲战略纵深来换时间,臣会尽量赶在边境局势糜烂前结束这场叛乱。”

    小皇帝瘫坐在王座上痛苦的捂着额头。

    他想不通,明明刚才的朝会上还是一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景象,怎么突然局势就到了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呢?

    明明朕将国家治理得那么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反叛,难道朕是个昏君吗?

    “不可!”「奥内斯特」见小皇帝似乎要下令,慌忙大声阻止,“陛下可令布德将军率军前往北方拦截北方军南下,但绝不可修书斥责艾斯德斯将军!只需静观其变就好!”

    “这……这是为何?”小皇帝全身一激灵。

    “以老臣对艾斯德斯将军的了解,如果这件事是南方叛军的阴谋,艾斯德斯将军绝不可能放过幕后主使者,必然会提着对方的人头来向陛下澄清,若是……若是当真反叛,就算修书千封也是无用的。”

    「布德」大将军这次竟是罕见的没有反驳「奥内斯特」的话,尽管两人的出发点不同,可却都在竭尽所能的支撑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千年帝国。

    “陛下。”「布德」大将军深吸一口气,语气中忽然透出了几分托付般的沉重,将头深深的埋下,“无论这次艾斯德斯将军的反叛是真是假,西方军一旦调动,边境必然糜烂,国内的大小反叛势力也会乘势而起,还请陛下尽早做好准备。”

    “准备?布德将军你是说……”

    “是的,如果帝都危急,臣又无法赶来救援,还请陛下动用最强帝具——护国神机·至高王座。”

    ……

    随着太东省打出反叛的大旗,与外界的商业往来一度陷入了停滞。

    毕竟眼下帝国这座大厦虽然老旧不堪,却还没有倒塌的迹象,没有人敢于在这种尚不明朗局势下贸然站队,大多选择了观望态度。

    好在太东省的主要经济来源依托于对日轮国以及周边小国的海上贸易,除了咸鱼滞销以外,帝国的封锁倒是并未对治下民众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

    对于反叛一事,太东省内的贵族们反应是最激烈的。

    作为既得利益者,几乎没有人愿意跟从去做这种要抄家掉脑袋的事,但这些人即便是联合起来也没有能与领主府抗衡的军力,未避免被强迫选择站队,只能携带细软拖家带口的逃往帝都寻求庇护。

    相比惶惶不可终日的贵族,底层民众的反应虽也有些惊慌失措,但不安的背后却又隐隐带着一种希望。

    一个人可以忍受黑暗,那是因为他从未见过光明。

    亲身经历了从一无所有到衣食饱暖,没有人会愿意再回到之前那种饱受帝国盘剥和压榨的困苦中去,尽管承受这反叛的心理压力,民间报名参军的热情却是愈发高涨。

    当然,这其中那超大龄伪萝莉「多特雅」也是功不可没。

    在充足的财力和几乎取之不尽的渔业资源支持下,人体炼金强化进行得极为顺利,几乎每天都有近千名强化士乒成型入队。

    这些强化士乒虽绝大多数仅仅只是刚放下锄头的农民,还没有真正的士乒那样的实战经验,但强悍的身体素质足以拉近与帝国士乒之间的差距,假以时日更是会成为真正的軍中精锐。

    天色依旧晴朗,明媚的阳光却忽然仿佛失去了温度,零星的清雪在领主府的上空缓缓落下。

    罗戒放下手中的书本,从长椅上站起身,移步来到庭院当中。

    一只数十米长的飞行危险种拍打着翅膀在空中徐徐降落,掀起的狂风将庭院内的落叶吹得上下翻飞。

    身材高挑的军装丽人从危险种的背上利落跃下,银蓝色的长发随风飘舞,清冷孤高的模样犹如坠落人间的冰雪女神。

    “塔兹米。”

    “艾斯德斯。”

    “我以为你会逃掉。”

    “我就算能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你的心里,不是么?”

    「艾斯德斯」笑容绽放,没有避开罗戒伸出的手,很自然的与他牵手而行。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没错。”

    “为什么?”

    “是你告诉我的,活着就要肆意人生。我想这么做,所以就这么做了。”

    「艾斯德斯」愣了愣,忽然摘下帽子捧腹大笑,质问的眼神中竟是多了几分欣赏和赞许。

    “我是以将军为目标来培养你的,没想到你的格局居然更大,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呢。”

    “所以呢?要来我这边吗?”

    罗戒向「艾斯德斯」伸出了手,表情诚挚的望着她。

    “我说过,我希望在恋爱中由我来进行主导——塔兹米,你越界了。”

    「艾斯德斯」的眼神瞬间变了,尽管两人近在咫尺,中间却仿佛徐徐升起了一座高耸的冰峰,将二人分隔开来。

    罗戒轻叹了一口气,他早已料到必然会是这个结果。

    如果对方能这么简单被说服,那么她就不是「艾斯德斯」了。

    这个女人的一切决定都不是如普通人那样从利弊出发,仅仅只是在不断的追求着战斗与杀戮带来的刺激。

    相比鸽命之火过后的涅槃重生,一个处处烽烟的腐朽帝国才是她理想中的国度。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