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星际麒麟〕〔大流寇〕〔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逍遥侯〕〔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85章 就这?
    www..,最快更新时空之头号玩家 !

    “见鬼!敌人有火炮!快还击!别让他们冲进来!”

    轰——!轰——!

    城堡两侧的塔楼顶端升起火光与硝烟,两颗拳头大小的铁球划着长长的抛物线砸在地面上,毫无规律的弹跳着,虽未砸到任何人,却也把附近的众玩家下出了一身冷汗。

    这种老式前装滑膛炮看着是老古董,实则威力一点都不小,若是被正面命中,就算是三阶玩家恐怕都要丢掉大半条命。

    “火力压制!狙击手清除这两个炮台!”

    一台钢铁灰色的后背喷射着淡蓝色的等离子火光,超越刚从地上爬起的「多肉植物」的咸鱼机甲,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手中枪口的音爆轰鸣不断,合金穿甲弹打得城头碎石乱飞,塔楼的箭垛轰然倒塌半边。

    塔楼后方的火炮再无遮挡,立刻遭到了队伍中几名狙击手的定点清除,炮手被大口径子弹拦腰打成两截,木质炮架也被打成了零件,数千斤的铜炮砸在地上,徐徐滚动从倒塌的塔楼边缘坠落城下。

    两门威胁最大的火炮被清除,城头上如飞蝗般的箭雨已经对玩家构不成任何致命伤害,轻重甲职业甚至可以毫无顾忌的顶着铺天盖地的流矢前进,偶有防具单薄的精神向职业者被射中四肢等非要害,也会被后方的牧师职业者迅速治愈。

    “冲进城门!”

    铮——!

    一道寒光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根重箭贯穿了前排一名近战玩家的脑袋,牧师的治愈之光也没能抢救回这名倒霉蛋,当场暴毙身亡。

    “小心!可能是城中的白银骑士!”

    又是一支冷箭飞来,「今晚还打老虎」飞身撞开了旁边的一名二阶玩家,举起左臂的合金盾牌挡住了这一箭。

    “在那里!”

    动力机甲的红外线夜视仪开启,全息投影中立刻标注出了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红色的人影。

    「今晚还打老虎」举枪便射,那道红色人影从城墙上跌落,但却没有对应的击杀提示,显然对方很可能只是负伤逃走。

    城墙上零星的反抗并没有对大部队造成任何阻碍,玩家与艾尔姆村联军此刻已然纵马冲进了被击碎的城门。

    笔直的道路另一端,数十名全身披挂的重甲骑士手端长枪,沉默不语的向着迎面而来的联军发起了冲锋,隆隆的马蹄声震撼着大地。

    玩家们混乱的开着火,但这些绝大多数只有级的枪械或弓弩,打在这些同等级的重甲骑兵身上如同瘙痒,叮叮当当擦出一片火花,却丝毫无法阻止对方奔驰的脚步。

    也只有「今晚还打老虎」等三阶玩家打出的远程攻击,才能击穿对方那厚重的装甲,但却很难直接击杀,很多重骑兵甚至出现身中几枪依旧坚挺不倒的情况。

    “该死的!是战阵效果!”一名有着特殊技能的法系职业者看出了端倪,大声提示道。

    战阵效果是战争类幻境的一种特殊规则——当单一兵种或多兵种集结成阵时,其中的士兵会额外获得对应的属性值与特效。

    比如眼前的重骑兵,战阵效果就是「防御上升」与「阵形凿穿」。

    而且列阵的人数越多,战阵的效果就越强。

    对付战阵最好的办法就是同样以战阵迎击,可惜本次的玩家中没有可以加持战阵的「将军」职业者,即便是有,没有经过长时间磨合训练的艾尔姆村村民能发挥出几分战阵的威能,恐怕也是个未知数。

    那么剩下的办法就只有大力出奇迹了。

    “上重火力!再扣扣索索的,刚才那个被爆头的倒霉蛋就是你们的下场!”

    「今晚还打老虎」那带着电流声的大喇叭响彻城堡上空,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与此同时,一架军绿色的被他从储物空间中给提了出来,扛在肩头打开护盖就是一次四连发的全弹发射。

    这个大块头在玩家群体中被戏称“州长快乐炮”,造型夸张,威力也同样丧心病狂。

    四发火箭榴弹喷射的长长的火尾撞上迎面而来的重甲骑兵,前排几骑连人带马被当场炸碎,附近的重骑兵也被爆炸的冲击力掀了个人仰马翻。

    其他玩家也不敢再藏私,各种手雷rpg等重火力拼命的招呼过去,飞驰而来的重骑兵顷刻被爆炸的火光与硝烟吞没。

    一般的战斗打到这个程度,守城一方基本已是兵败如山倒。

    但这座城堡内的卫兵大多是「芬道夫」侯爵的亲兵,与主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他们,战斗意志极为顽强,在最强的重骑兵队全灭后,依旧据守着各处要道与玩家艾尔姆村联军展开激烈的巷战。

    当然,在绝对的实力差面前,守军的抵抗只能是徒劳的,联军攻入城堡内部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

    与此同时,领主城堡内部。

    枪炮声隆隆不绝于耳,佣人们纷纷躲回房间瑟瑟发抖,华丽的城堡内仿若空无一人,随处可见慌乱中碰倒的家具与装饰品。

    一身黑衣的罗戒从窗口跃入狭长的走廊,环顾四周后微微蹙眉。

    “连个问路的都没有……算了,小可。”

    他蹲下身将「莉露露」的那条白色发带放在了「小可」的鼻子下方,玩偶般的狗子用力嗅了嗅,迈开四条小短腿飞快向走廊的一端奔去。

    一连跑过了三个房间,在一处似乎是宴会厅的华丽大厅内,「小可」忽然警觉的停下脚步,身体压低摆出攻击姿态,对着楼梯上方的二楼平台狂吠不已。

    “英吉萨他们真是废物,还好意思自称白银骑士,连一群武装农民都挡不住,居然还放了一只老鼠进来。”

    脚步声从上方响起,一名全身笼罩在兜帽魔法袍中的魔法师出现在二楼的围栏后。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帝国一等魔法官「盖尔·斯塔福德」,你能走到这里也就到此为止了。”

    话音落下,大厅的地板亮起魔法阵特有的微光,裹挟着青蓝色魔法元素的风刃呼啸飞旋,华贵的餐桌餐具被瞬间整齐的切割成无数边缘整齐的碎块。

    “不要想逃走,这是上位魔法「风暴囚笼」,即便是我也需要大量魔法材料才能布置,就算是黄金骑士也无法突破。这些风刃会逐渐向内收缩,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切下来,没有人能够承受这种万刃加身的痛苦,往往会选择自我了断……不知道你能撑多久呢?”

    听着上方那魔法师自信满满的发言,罗戒笑了,径直走向肆虐的狂风之中,任由青蓝色的巨大风刃轰击在他的身上。

    然而,这些可以轻易切开巨盾重铠的风刃,却始终无法击穿那层贴身的黑色轻甲,一道道如泥牛入海般消散于无形。

    一步,两步,三步……

    罗戒闲庭信步的走出风刃范围,抬头向上方脸色剧变的魔法师露出了一个充满了嘲讽意味的笑容。

    “就这?”

    当初在《斩红》世界,为了训练这件「鞠川静香」所化的的各项抗性,罗戒可是被各种帝具狂轰滥炸过的,别说是这最多紫级的风魔法,当初就是「妙子」拿着b金级的,到后来也就是打个刮痧伤害。

    这自称一等魔法官的家伙见势不妙,毫不犹豫的纵身撞破玻璃窗,手中魔杖挥舞,狂风鼓动着宽大的魔法袍,急速飞行而逃。

    “你以为只有你会飞吗?”

    罗戒身形闪动,如灵猫般轻盈的跃出窗口,甚至没有召出,仅凭的飞行能力就轻易追上了那仓惶而逃的魔法师。

    “啊?你……怎么……”

    罗戒微微一笑,一记战斧式劈腿砸在魔法师的后腰上。

    ——!

    this-is-sparta!

    这魔法师要是不飞,罗戒还真想不起自己的技能栏里还有这么损的一招。

    目标处于坠落状态时,封禁一切飞行与滞空能力,并视坠落高度获得一定倍数的威力加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啪!”

    很好,遗言简单好记,罗戒觉得自己可以一字不差的转达给他的主子。

    ……

    领主府,卧室。

    窗外的枪炮声没有丝毫停歇,反而越来越近,派出的白银骑士与魔法官也始终没有回来复命,一切的不寻常让「芬道夫」侯爵愈发的焦躁不安。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在进攻城堡?”

    「芬道夫」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的领地北面沿海,东面是无尽森林,西面南面分别是帝国的另外两个领,根本不与任何敌国势力接壤,而境内的山贼也那个能力攻打重兵把守的城堡。

    “一群废物!笨蛋!就算无法击退这些来犯者,至少也回来几个保护我突围啊!”

    「芬道夫」咒骂着在房间内踱来踱去,视线落在床上呈大字型捆绑的金发精灵美少女身上。

    搁在以往,他恐怕早就迫不及待的提枪上马,冲杀个几分钟狠狠舒爽一下,然而今晚,他却实在无法提起兴致。

    咔嚓。

    房门的锁簧发出开启的响动,「芬道夫」不由心中一惊,以与之肥胖身形不相符的灵活,连滚带爬的冲到衣柜旁,翻出由城中工匠为他专门打造的象牙镀金燧发枪,对着出现在门口的人影抬手就是一枪。

    砰!

    房间内弥漫起呛人的硝烟。

    “你大概是我遇到过的最弱的boss了,弱得我都不太想杀你了。”

    罗戒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一颗变形的铅弹掉落在地上。

    “啊?你……是什么人?不要过来啊!不然我就——啊!”

    「芬道夫」侯爵满脸是汗的举着一把小匕首退到大床旁,正要劫持那昏迷的「莉露露」作为人质,忽然感觉自己背后好像撞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回过头,一只满是利齿的血盆巨口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

    掉落的匕首插入柔软的羊毛地毯,恢复了原本大小的狗子摸着肚皮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这种垃圾角色也有击杀宝箱拿?

    罗戒面色古怪的看着视觉投影中刷新出的提示,对于宝箱里面能开出的东西已经不抱什么希望。

    不过,这条狗子毁尸灭迹倒是一把好手,难怪《斩红》原著中,小女警「赛琉」每次都拿敌人的尸体喂狗,当真是低碳环保。

    罗戒捡起插在地板上的匕首,正打算隔断捆绑「莉露露」手脚的绳索,床上的金发大凶精灵妹子突然睁开双眼,天蓝色的瞳孔中浮现出两枚发光的银色神纹。

    哦?神谕来了么?

    “这个世界即将被钢铁的军团毁灭,年轻的勇者啊……唔?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借「莉露露」身躯降临的某神明一脸懵逼——为什么自己会穿着性感睡衣被绑在床上?

    难道是自己降临的打开方式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