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凰不为徒〕〔超级兵王混都市〕〔绝品神医混都市〕〔绝代神主〕〔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96章 难道我们是食人兔
    !

    第896章 难道我们是食人兔

    罗戒不是这个大陆的土著民,习惯了为任务不择手段的他,从来都不在意那种只会作茧自缚的所谓“强者尊严”。

    他现在的目的是要打入猎头兔部落内部,至于以什么身份混进去,其实并不重要。

    烟色巨剑喷射着橙黄色的热风再次升空,罗戒站在其上向下方的栗发猎头兔少女「德莉拉」伸出手。

    “来吧,带我去你的部落,等快到的时候,我们再下来步行。”

    既然是要装作被掳掠的样子,自然不能表现得太扎眼,该演的戏还得演。

    「德莉拉」恋恋不舍的回头盯着那两具魔兽的尸体,犹豫了一下恳求道:“尊敬的法师阁下,能容许我把那只斑纹剑齿虎带回去吗?我知道携带多余的重量会消耗您宝贵的魔力,但我的族人真的很需要食物……”

    罗戒恍然的拍拍脑门,他光想着去猎头兔部落,倒是把「德莉拉」狩猎的目的给忘了。

    “你先上来吧,这两只魔兽我会处理。”

    紧接着,猎头兔少女「德莉拉」便看到了令她目瞪口呆的一幕——那只一直蹲在巨剑上长得好像玩具的狗子,突然跳下地面一溜小跑的跑到魔兽尸体旁,猛的把嘴张大到十几倍程度,硬是把那两具魔兽尸体塞进了自己小小的肚皮。

    好吧,虽然不科学,但是很魔法。

    “这是……传说中的空间装备么?”

    猎头兔少女的语气愈发恭谨,她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位随手救下她的魔法师大人,实力可能远超她的想象。

    难怪对方不愿接受她作为家奴的请求,她的实力确实还不够格,搞不好连那条宠物狗都打不过。

    “喂,德莉拉,上来了!我们要走了。”

    罗戒完全不知这猎头兔少女为什么突然会走神,张开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少女才瞬间惊醒,慌忙跳上悬浮在地面上方的烟色巨剑。

    猎头兔族长久以来一直生活在大陆北方的苦寒地带,对寒冷的抵御能力非常强。

    但地表的寒冷和高空的寒冷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刚一起飞,坐在罗戒后方的「德莉拉」就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牙齿不受控制的互相碰撞发出咔咔的响声。

    罗戒意识到自己有些考虑不周了,稍稍侧过身体,向身后已经冻僵的「德莉拉」道:“来,坐到前面来。”

    「德莉拉」不知为何,但依旧还是听话的起身坐到了前面,罗戒随手展开宽大的将猎头兔少女一同包裹起来。

    “啊,法师阁下……谢谢您。”

    感受着逐渐恢复的体温,「德莉拉」带着一点小心思的试探着往后坐了坐,确认罗戒并没有表现出厌恶或排斥,索性大胆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温暖的小空间里,猎头兔少女身上隐隐散发着不同于人类的独特雌性味道,熏得罗戒有些心猿意马。

    好在两人虽然坐得近,但终究还隔着毛皮衣和铠甲,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触感。

    不然软座变硬座,硬座变插座,那特么就相当尴尬了。

    “法师阁下,恕我直言,我感觉您与我见过的其他人类有些不同。”「德莉拉」忽然开口说道。

    “哦?哪里不同呢?”罗戒有些好奇。

    “在帝国的人类的眼中,亚人种族也是分等级的……像精灵、暗精灵这种基本与人类没有任何差别的亚人,享受着与人类相等的地位与尊重;其次是只比人类多了一对翅膀的翼人族;再之后才是我们这些生有茂密毛发的猎头兔族、猫人族、狼人族、哈比族等;最低贱的是那些很难看出人形的种族,比如蜥蜴人、蛙人、半人马、鱼人。”

    “即便我们猎头兔不是最低等的亚人,可也被绝大多数人类视作雌兽,哪怕是做出卖身体的工作,也只能在烟街接待那些没有钱光顾高级昌馆的底层贫民,还时常被客人当作动物般肆意折磨打骂。”

    “而在您的眼中,我看不到丝毫对我这身毛皮的厌恶,反而在我靠近您的身体时,听到您的呼吸似乎变得粗重了一点……抱歉,我不是有意在窥探您的内心,只是我们猎头兔族的听力一向很好。”

    《gate奇幻叩队》的原著中,亚人种族的丰富程度堪比《魔物娘的医生》世界,但对于这些亚人种族的遭遇却着笔甚少,主线完全只在人类世界这边晃悠。

    但从某些片段,依旧可以分析出,亚人在这半块大陆上的处境远不如对面的弗雷亚加尔德帝国的同胞。

    第二季开篇,猎头兔族女王被帝国大王子在寝宫乱棍殴打,某贵族曾当面指责“您的兴趣实在难以让人恭维,堂堂皇族竟让雌兽侍寝”。

    另外也是在同一集,王都烟街的叩队情报点,生活在那里的底层昌妇,几乎全部都是亚人种,而占据大陆人数最多的种族——人类,沦落在此的女子确是寥寥无几。

    再结合「德莉拉」刚刚所言,显然这里的人类对于亚人种存在着非常严重的歧视,动画中表现出的多种族和谐相处仅仅只是在叩队控制的「阿尔努斯山丘」区域才会看到的特例。

    罗戒没有去回答「德莉拉」的疑问,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揽着手边那纤细紧致的腰肢陷入了沉思。

    这个信息……貌似有搞头啊。

    安静旖旎的气氛中,一片充满了异族风情的建筑群落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

    罗戒迅速下降高度,落地后将收回储物空间,掰开狗子「小可」的嘴在里面掏了掏,将那两具魔兽的尸体拽了出来。

    「德莉拉」也砍来木头做了一具简易雪橇,拖着两具魔兽尸体往前走了一段路,直到留下足够的脚印痕迹,才向空中释放了一枚特制的烟花信号。

    “看到信号,我的族人很快就会来接应我。”「德莉拉」从腰包里拽出了一根绳索,面露歉意道:“法师阁下,可能要委屈您一下了。”

    罗戒不在意的笑笑,主动伸出手让「德莉拉」捆绑。

    做戏就要做全套,哪有掳来的禸棒……不,是肉票,不被五花大绑起来的?

    “对了,德莉拉。”

    “嗯?什么事?法师阁下?”「德莉拉」很小心的捆绑着罗戒的双手,仿佛生怕弄疼他似的。

    “等会儿你的族人来了,你对我的称呼要改一下了——我叫夜魇。”

    「德莉拉」愣了愣,眼中闪过一抹小小的惊喜。

    “好的,夜魇阁下。”

    不多时,躺在两具魔兽尸体上装作被俘的罗戒,远远便看到一支猎头兔小队正骑着某种类似兔子的长耳四足兽向这边火速赶来。

    整支小队由六人组成,全部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子。

    这在人类的军队中是非常罕见的,纵观整个《gate奇幻叩队》,也只有帝国公主那支玩闹似的「蔷薇骑士团」是这种全女性编制。

    而在母系社会的猎头兔部落中,女性外出征战狩猎,反而是天经地义的事。

    “德莉拉队长,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德莉拉队长,你居然还狩猎到了地行鲶鱼?听说这种魔兽很狡猾的……这么大一只,看来我们今晚能好好吃一顿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以为每天都能有这种收获吗?冬天还很长,我们必须节约一点,谁知道明天一觉醒来会不会又大雪封山?”

    “我……我就是想想还不行吗?”一只身材娇小的猎头兔少女本想仔细看看猎物的模样,忽然发现了趴在斑纹剑齿虎尸体上的罗戒,惊呼道:“德莉拉队长,这……这也是你打的猎物吗?可……我们猎头兔不吃人啊!”

    其他几名年龄较大的猎头兔女子笑得前仰后合,揉着那名呆萌少女的长耳,语气意味深长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该吃人了。”

    那娇小的猎头兔少女显然还是无法跟上老湿姬们的车速,一脸懵懂的看向「德莉拉」:“德莉拉队长,姐姐们说得都是真的吗?难道我们其实是食人兔?那个……人禸好吃吗?”

    几名兔湿姬的笑声更大了,其中一名抹着笑出的眼泪,拍着呆萌小兔几的肩膀道:“你别问德莉拉队长了,她估计今天也是第一次吃……嗯,如果你好奇的话,可以求她分你一点尝尝。”

    “好了,别欺负小孩子了。”「德莉拉」强行打断了几名族人的调笑,生怕罗戒会对猎头兔族留下什么不好印象,“这两只魔兽,你们送去屠宰场,剑齿虎的毛皮硝制好了留给我,我有用……另外这个人类的事,你们帮我向族长大人报备一下,我先把他带回我的帐篷了。”

    安排完毕,「德莉拉」将罗戒从雪橇上扛下来,横放在一只兔型骑兽的后背上,抖动缰绳向部落方向飞驰而去。

    后方隐隐传来那小萌兔不甘心的叫喊。

    “德莉拉姐姐,记得给我留一口啊!你可别都吃光了!”

    ……

    正如「德莉拉」所言,在确认了罗戒的“种人”身份后,其他的猎头兔族人并没有刁难于他,甚至都没有进行必要的搜身,便将二人放行进入了部落内部。

    猎头兔属于游猎民族,为保证某一区域的生态不会遭到毁灭性破坏,每隔几年就会进行一次部落迁徙,因此她们并不建造固定房屋,住所多以帐篷为主,以方便随时拆除带走。

    猎头兔的帐篷多以亲手狩猎的兽皮缝制,从帐篷的材质直接可以看出所住之人的勇武,同时也是猎头兔族身份地位的象征。

    「德莉拉」将罗戒扛入自己所居住的帐篷,进门后赶忙一刀割断了绳索,跪地请罪道:“抱歉,夜魇大人,请原谅我族人之前的无礼之言,我愿代她们接受您的惩罚。”

    罗戒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腕,无所谓的笑了笑:“我没觉得有什么冒犯啊?而且刚才那个小兔几还挺可爱的。”

    「德莉拉」见罗戒确实没有恼怒,才不由松了一口气:“她是我们狩猎队最小的成员,平时接触外界比较少,还有点缺乏常识……”

    罗戒点点头,打量着这座兽皮帐篷内颇为原生态的简陋摆设,忽然问道:“德莉拉,你一个人住吗?怎么没有见到你的家人?”

    “家人?”「德莉拉」愣了愣,摇头道:“我没有家人,或者说部族内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家人。”

    “你是孤儿?”

    「德莉拉」笑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人您是从无尽森林对面的那块大陆来的吧?这个大陆的人不可能问出这种问题。”

    罗戒耸耸肩,算是默认了她的猜测。

    “我们猎头兔族一般没有固定的配偶,孩子出生后就会由专门负责育婴的成员抱走,放在一起集体抚养,所以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族中每一个抚育过我们的人都可以算是我们的母亲。”

    罗戒确实听说过母系社会有这样的习俗,虽说在现代人看来这样的社会结构可能会导致亲情缺失,但在公平性和稳定性上,却是要超过以家庭为最小单位的社会结构的,更能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保证足够数量的人口繁衍。

    ??求个票票……今天没有彩蛋章。

    ?

    ????

    (本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