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898章 大白兔本兔
    !

    第898章 大白兔本兔

    作为为战斗而生的种族,猎头兔族人可以接受战死沙场,却无法接受来自敌人的侮辱。

    「蒂尤蕾」下意识的抓紧衣领,高耸的胸口不断起伏着,果露在外的雪白肌肤隐隐泛起羞愤的红晕。

    “切!明明只是一只雌兽,却非要学人类这般惺惺作态……整个大陆谁不知道猎头兔是最银乱不堪的种族,到处劫掠男人带回族中压榨享乐,现在这么多精壮的男人就在你眼前,你居然给我在这里装贞洁烈女?快特么给我脱!”

    大王子「索莎尔」等得不耐烦了,抓过身旁侍卫的强弩,一箭射穿了某只猎头兔战士的脑袋,温热的鲜血喷溅在纯白的雪地上,鲜艳得怵目惊心。

    说话间,他再次转动起绞盘上弦挂箭。

    “等等!不要再杀了!我……我脱!”

    「蒂尤蕾」悲愤的喊叫着,撕裂的嗓音如杜鹃啼血。

    大王子「索莎尔」露出满意的笑容,随手将强弩丢还给身旁的侍卫,在马上直起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专心看戏。

    他不喜欢杀戮,但却喜欢践踏敌人的尊严。

    看着这些已经失去亲人和家园的战败者,连最后的一丝自尊都被剥得干干净净,彻底沦为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那完全崩坏的表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无上的赞美与享受。

    挂着彩色羽毛装饰的兽皮祭祀服沿着被雪白毛皮覆盖的肩头滑落,一具白皙的月同体暴露在刺骨的寒风中。

    卡啦——!

    大王子「索莎尔」的兴致刚要攀上顶点,突然一道厚实的冰墙凭空凝结,刚好将「蒂尤蕾」的身体完全遮挡,仅映射出一道模糊不清的白影。

    “什么人?!”

    大王子「索莎尔」心中一惊,毫不犹豫的翻滚下马背,几名侍卫一拥而上,用厚实的巨盾将其严密的保护在身后。

    身着墨色风衣的烟发青年从天而降,如一片羽毛般轻盈的落在冰墙之上,居高临下向他投来一道冰冷的目光。

    “索莎尔王子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夜魇——请立刻带上你的士兵,滚出我的地盘。”

    谁也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还会有人敢于跳出来挑战帝国的缨锋。

    「德莉拉」先是一愣,待看清那烟发男子的背影,不由激动得掩嘴泪流满面。

    “夜魇大人!”

    罗戒闻声侧过头,向「德莉拉」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德莉拉,帮你的女王把衣服穿好,她这样会让我分心的。”

    「德莉拉」赶忙抹干眼泪上前捡起兽皮衣披在女王「蒂尤蕾」的肩头,后者却仿若浑然不觉,只是面色复杂的仰望着冰墙顶端那挺拔的烟色背影。

    冰墙另一端,大王子「索莎尔」已从最初的惊疑不定中回过神来,见罗戒只有一人,不由得恼羞成怒,拨开面前的盾墙,道:“可笑!北部雪原千年以来都是无主之地,只生活着一些未开化的兽人,什么时候成你的地盘了?”

    罗戒轻蔑的斜暼了「索莎尔」一眼。

    “以前或许不是,但现在是了。”

    大王子「索莎尔」哑然失笑,望向罗戒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自不量力的疯子。

    “你说是就是?得到谁的承认了?”

    “你们帝国占据着这块大陆上最丰饶的土地,又得到谁的承认了?”

    罗戒轻描淡写的抬起手,一杆银灰色的大型枪械凭空而现,烟洞洞的枪口凝聚着能量的闪光。

    “来,我免费教你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口径即正义,射程即真理!”

    话音未落,转化为自动步枪模式的已然喷吐出明亮的火舌,密集的能量弹犹如狂风暴雨般扫过帝国-军那密集的方阵,堪比重机枪的威力直接将铠甲后的人体拦腰打断成两截,漫天迸射着残肢内脏。

    之前在弗雷亚加尔德帝国,罗戒不想在其他玩家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刻意藏拙之下始终未使出全力,如今在这新大陆上便再无顾忌,火力全开之下立刻爆发出了b金级武器那超出当前世界战力天花板近两个大阶位的恐怖杀伤力。

    大王子「索莎尔」看着高大英俊孔武有力,就像小女孩童话故事中白马王子的健身房版,实际却只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样子货。

    连战场都没上过几次的他哪见过这种热兵器战争的残酷场面,当时就被这血腥的杀戮手段给吓疯了,面容扭曲的高喊着“护驾”,也不管士兵的死活,调头催马就往回逃。

    他这次带出来的都是皇室禁卫,可以说是训练有素,即便是主帅当了逃兵,依旧在各级士官的组织下勉强维持着军阵,并试图进行还击。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无论是魔法师发出的风刃或火球,还是士兵射出的强弓硬弩,雨点般打在那贴身的烟色全身铠上,却是连个划痕都留不下。

    的枪管红了,自动保护装置锁死扳机无法再扣动。

    罗戒张开如巨大蝠翼般的飞上半空,换上另一帝具,六种属性的投球被轮番砸下。

    灼热焚烧的烈焰,寒冷刺骨的冰雪,狂风如刀的龙卷,电蛇窜动的雷霆,融金化骨的腐蚀,轰鸣震撼的爆炸,六种比高等魔法还要凶暴的属性攻击在军阵中不要钱般的狂轰滥炸。

    再训练有素的军队也承受不住如此丧心病狂的饱和攻击,帝国-军勉强维持的军阵彻底崩溃了。

    在队伍后方一直未曾出击的重骑兵,扔下步兵调头便跑,为了加快逃离这地狱般的战场,甚至连铠甲和武器都随手丢弃在了地上。

    侥幸存活且还有行动能力的步兵与弓弩手,也是连滚带爬的哭喊着往回跑,不时可见几人为了抢夺死去骑兵留下的战马而刀剑相向。

    那些受伤逃不掉的士兵,只能抱头躲在死去同伴的尸堆里瑟瑟发抖,瞪着惊恐的眼睛祈祷这场噩梦尽快结束,哪怕是以死亡的形式。

    这时已经没有人再去看管那些猎头兔族的俘虏,在「德莉拉」等人的救援下,数百名被俘的猎头兔战士被陆续救出,互相搀扶着回归本队。

    远望着那些狼狈而逃的帝国残兵,罗戒没有继续衔尾追杀,抬手抓住最后一枚从战场上飞回的圆球收入储物空间,收拢披风无声无息的降落地面。

    获救的猎头兔战士分散游走在烟尘弥漫的战场上,从尸堆里挑出那些受伤装死的士兵捆绑驱赶到一起,对于那些实在救不活的,直接一刀送对方去见冥神。

    「德莉拉」欢天喜地的跑上前来想要扑到罗戒怀里,然而那身刚刚屠杀数千人的血腥杀气让她下意识生出了强烈的敬畏感,双膝一软噗通就跪在了罗戒的脚下。

    算了,跪就跪吧,反正这次也不用舔……

    “夜魇大人,感谢您的出手相救,我猎头兔一族将永感您的大恩!”

    “德莉拉,你错了,这位大人要的不是这个。”

    后方传来「蒂尤蕾」那温润清冷的声音,雪白高挑的猎头兔女王缓缓走来,红宝石般晶莹的美眸盯着罗戒的眼睛,默然片刻后,郑重无比的以猎头兔族最高礼节跪伏在地面上,恭顺的亲吻着他的鞋肩。

    “我,猎头兔族女王「蒂尤蕾」,在誓约之神德尔托多的鉴证下订立誓言,从此将携所有部族成员加入夜魇大人麾下,终生侍奉夜魇大人为主,如有违背,灵魂将游荡在冥府承受永世沉沦之苦。”

    “很好。”

    罗戒满意的点点头,抬手一道「圣愈」的光芒笼罩了脚下跪伏的「蒂尤蕾」,雪白肌肤与皮毛表面那些皮肉翻卷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结痂。

    这不仅是一次简单的治疗,更代表了他的一种认可。

    不得不说,这猎兔族女王「蒂尤蕾」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非常聪明,仅凭只言片语就已经猜到了他出手救下猎头兔族的真正目的,并且迅速审时度势的选择了依附。

    难怪在原著中,能以热兵器奴隶之身,将大王子「索莎尔」玩弄于股掌之间,搅动帝国内乱险些亡国。

    这个猎头兔女王有心机,有城府,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不是个作为枕边人的好人选。

    但只要能够以绝对武力压服对方,这只带着两个大白兔的大白兔就是最好用的工具兔。

    各种意义上都是。

    ……

    由于整场战斗发生在部落之外的平原上,猎头兔部落内部并未遭到任何破坏。

    除了奄奄一息的重伤员被送到族长帐篷外,由罗戒施展以进行急救,其他轻伤员皆被安排在大型帐篷内进行包扎与护理。

    帝国-軍的俘虏们也被收缴了铠甲和武器,关押在部落外临时搭建的草棚内集中看管。

    后续收尾工作全部结束后,时间也已然到了傍晚。

    狩猎队长「德莉拉」提着竹篮走进华丽温暖的族长帐篷,将两份完全一样的丰盛饭菜分别摆在了罗戒与女王「蒂尤蕾」的面前。

    「蒂尤蕾」没有动碗,而是将食盘又给推了回去,神情郑重道:“德莉拉,猎头兔部族的王只有一个,那就是夜魇王上……你将这些食物拿回去,给我送一份与其他人一样的普通餐过来。”

    罗戒单手搭着膝盖,斜倚在柔软的兽皮垫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他在《甲铁城》的世界做过城主,又在《斩红》的世界做过几天皇帝,还不至于因为「蒂尤蕾」这用力过猛的侍奉,就像没见过世面的新人那样浑身不自在,非要搞什么平等。

    想要维持统治的稳固,清晰明确的等级尊卑是必须的。

    “德莉拉队长,你吃晚饭了吗?”

    听罗戒提到自己时的称呼,「德莉拉」的眼神不禁一黯,但她很快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那个与她抵死缠绵的迷途旅人,而是连前女王都要奉他为主的部落新王,失落的心态便很快调整过来。

    “多谢王上关心,我这就去吃。”

    罗戒将自己的食盘推到「德莉拉」的面前,道:“既然没吃,就在这里一起吃吧。”

    “那王上你……?”

    罗戒这暖心的举动固然让「德莉拉」心中一软,但自己与前女王「蒂尤蕾」面前都摆着丰盛的食物,而新王面前却空空如也,怎么看都感觉不太合适。

    “上次你给我的那几个野菜团子实在难吃得要死,我这次回来就学聪明了,自己带饭来的。”

    罗戒一边半真半假的说笑着,一边从狗子「小可」的嘴里掏出了五花八门的食材。

    这些都是他离开猎头兔部落后,飞越边境线在帝国境内采购的食物。

    他出来时虽没带多少钱,不过英灵「山鲁佐德」在路上倒是捡了不少沉船财宝,换算成通用金币差不多有几十万枚了。

    更神奇的是,可能是由于一直在浅海航行,最后在整理技能「七海宝藏」的宝库时,居然发现了数量巨大的珍珠。

    罗戒最初本以为这些都是天然珍珠,还惊叹于自己的运气由非转欧,后来在帝国的边境城市贩珠时才无意间听说,一种被称为「海族」两栖亚人种有养殖珍珠的习惯,并且也是他们极为重要的经济来源。

    他这才意识到,敢情是自己无意中扫荡了人家的养殖场……难道说没有挖出来的珍珠,就算是人工养殖,也被算作无主之物么?

    当然,还是不可能还回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还回去的。

    反正大海那么大,就算没了这些珍珠,光靠捕鱼,那些海族人也饿不死,就让这珍珠消失成为他们一族代代传承的千古之谜吧。

    以技能做了几道没有灵魂的美食,罗戒给「蒂尤蕾」和「德莉拉」二人分拨了一些,才边吃边问道:“双方伤亡统计出来了吗?”

    「德莉拉」赶忙回道:“我猎头兔一族阵亡152人,致残64人,因为王上的治疗,没有出现重伤员,轻伤532人,剩下的只是些刮擦之类的皮外伤。”

    “人类那边的尸体因碎得太厉害,统计起来很困难,初步估计阵亡人数2000以上,被我们俘虏的有452人。”

    罗戒点点头,竖起两根手指道:“两件事——第一,审问每一名俘虏的身份,将其中的贵族甄别出来,并派人联络帝国,要他们拿钱来赎人。”

    “第二,以原猎头兔女王「蒂尤蕾」的名义,召集其他猎头兔部落首领,前来我部议事。”

    「蒂尤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雪白的长耳微微一动,惊讶道:“王上,难道您是要……”

    罗戒微微一笑,轻描淡写道。

    “没错,我要终结这部落联盟的松散形式,以后这片雪原上将只会有一个猎头兔部落——不,应该是猎头兔之国。”

    ??今天又是我的节日呢,求个票票呗……彩蛋章实在太难发了,ai算法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一点空子都不让钻,我看看还有什么能发的吧。

    ?

    ????

    (本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