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978章 姓桂?难道不是姓橘吗?
    www..,最快更新时空之头号玩家 !

    「桂言叶」从小习武,虽武艺平平,却也能清楚的察觉到父亲此刻的杀意并非只是单纯的恐吓,不由得大惊失色。

    “父亲!我与夜魇学长是真心相爱的,请……请您不要为难他!”

    “住口!”桂父怒目圆睁,一声厉喝仿若平地炸雷,“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男人谈事的时候,女人不要插嘴!你给我记住,你是桂家的长女,肩负的是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你没有任性的权利!”

    「桂言叶」脸色苍白,身体紧伏于地面,不住的大声道歉。

    “伯父,虽然小心也很可爱,但对我来说,言叶就是言叶,不是可以随便用什么人就替代的。”

    说话间,罗戒的手中燃起一簇明亮炙热的火焰,赤红色的在火光中凭空显现。

    桂父眼前一亮,点头道:“能在我的灵压下还谈笑自如,夜魇君果然不是普通的灵能者,不知是哪家培养出的优秀子弟?”

    “怕是让伯父失望了,我这三脚猫的本事全是自己瞎练的。”

    桂父无所谓的笑笑,只当是罗戒不愿透露师承,倒也并不在意,反正只要动起手来,对方的流派必然无法隐藏。

    两人提刀来到庭院,隐藏在各处的符纸亮起灵光,化作一道无形无色的护罩,将整个庭院完全封闭。

    “这是我拜托朋友做的防御结界,在咒符的灵力未消失前,就算是导弹轰炸也不会打破这层护罩,同时声音也无法传出,夜魇君可尽情施为不用顾忌。”

    说着,桂父脱下外套只穿着长裤,露出与其文气面容不相称的精壮身躯,单手握住腰间的太刀,向罗戒施以剑客之礼。

    “神梦想一刀流,桂修一。”

    卧槽?!

    罗戒的眼角猛的一跳,果然又特么有奇怪的东西乱入进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是姓“桂”?不该是姓“橘”吗?

    “夜魇君,小心了!”

    与话音一同到来的,是一道如海水般波澜壮阔的华美刀光,如同瞬间展开的湛蓝折扇,覆盖了大半的庭院。

    ——「秘剑·胧刀」!

    居合斩以快速著称,由桂父使出的这式斩击的速度之快,更是远超出了罗戒的预计。

    ——「炎之呼吸·贰之型·炎天升腾」!

    火光冲天!

    罗戒硬碰硬的一刀挑破那道如流水般柔韧绵长的刀光,借着招式的冲力飞跃而起,正要抢回先手时,眼前却突然失去了桂父的踪迹。

    与此同时,他的在左右后三个方向同时响起了警报。

    三个不知是实体还是残像的桂父闪现罗戒的四周,三道轨迹不同的刀光瞬间封死了他所有的避闪退路。

    不是以一化三,而是速度快到无法分辨出先后!

    ——「秘剑·残霞」!

    罗戒面沉似水,身形如陀螺般旋转,飞旋的剑气裹挟着狂暴的火焰,在半空中化作一颗如同太阳般的炙热火球,将三道剑光吞没焚尽。

    ——「星爆·月轮」!

    桂父的嘴角微挑,身型拖动太刀在空中灵巧的舞动,细长的刀刃准确无误的切入「星爆·月轮」的剑气缝隙,如划过水面的飞燕般无声无息的斩向罗戒的胸口。

    ——「秘剑·燕返」!

    眼见罗戒已避无可避,桂父的刀却突然停在了他胸前不到一尺的地方。

    因为一把黑色的长刀正悬浮在他的身后,锋利的刀尖已然抵住了他的后心。

    “你居然会龙国的御剑之法……是我输了呢。”

    桂父坦然的笑了笑,重新恢复了之前那和蔼可亲的大叔模样。

    “夜魇君……”

    话刚出口,桂父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如纸,大颗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溢出湿透了全身,拄着刀柄吃力的喘着粗气。

    “父亲!医生都说不让您再动武了!”

    「桂言叶」急忙跑上前来,递上早已准备好的药片与温水。

    桂父吃过药后,难看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许多,向罗戒歉意的笑了笑,示意他进屋说话。

    两人重新坐回了茶室,「桂言叶」为桂父找来一条大浴巾披在身上,担忧的陪在他的身边。

    “伯父,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桂父摆摆手,尚未完全恢复血色的脸看上去有些憔悴。

    “我桂家传承的「神梦想一刀流」,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居合剑术,但刚极易折,修行这种剑术对身体的损伤也是极大的。”

    “肺属金,肝属木,肾属水,心属火,脾属土……我的灵力属性为水,长时间使用「神梦想一刀流」已经严重损伤了我的肾气,这也是我在有了「言叶」和「心」以外,再没有任何子嗣的原因。”

    喝了一口热茶,桂父闭目稍作休息,随后再次开口道。

    “夜魇君,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礼……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吗?”

    罗戒略作思索,试探道:“因为桂家是除魔世家?”

    “没错,桂家曾经是极为有名的除魔家族,但那也只是以前,现在整个桂家也只剩下我一个拥有灵力的人,可以说没落得不能再没落了。”

    “父亲,您完全可以不必再去驱魔除妖,我们过普通人的日子不是也很好吗?”「桂言叶」忍不住插话劝阻道。

    桂父这次没有再去呵斥她,而是宠溺的抚摸着「桂言叶」的长发。

    “言叶,你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你不懂的……一日为除魔师,世世代代就必须都是除魔师,否则那些曾经结下过仇怨的恶灵与妖怪就会找上门,许多除魔师家族最终都是这样惨死断绝了血脉。”

    「桂言叶」点点头,她虽不懂得什么除魔什么灵力,但父亲话里的逻辑她还是听得懂的,同时也第一次知道了父亲那温和笑容的背后背负了怎样沉重的压力。

    “言叶,请不要怪我狠心,为了可以保护妈妈和妹妹,我必须为你寻找一个拥有强大灵力的丈夫。”

    “所以,夜魇学长……合格了,是么?”「桂言叶」喜极而泣。

    然而,桂父的一句话给她激动的心情泼上了一盆冷水。

    “的确,夜魇君通过了测试,但他并不是通过测试的唯一候选人。”

    「桂言叶」脸色苍白,难以置信道:“父亲,难道……你竟然……”

    桂父坦然的点头承认:“我说过,你可以恨我,但我必须在我挥不动刀之前,将你们母女三人托付给一个我能信任的人……只能说,夜魇君的出现是个意外。”

    “父亲看中的另外那个人是谁?”

    “黑衣机关下属秘密培训机构,五车学院,秋山达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