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1028章 蝴蝶乱舞,死亡之花
    www..,最快更新时空之头号玩家 !

    多次确认幻术对「2b」无效后,「胧」索性放弃了幻术,纯以体术与「2b」进行战斗。

    毕竟是曾与「井河阿莎姬」齐名的天才忍者,体术虽不是她的专精项目,然而却依旧要强过很多的体术型忍者。

    尤其是在成为了吸血鬼之王「爱德温·布拉克」的眷属后,「胧」的身体机能直接突破了人类的桎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高等魔族,原本就已顶尖的实力更是得到了质的飞跃。

    即便是「井河阿莎姬」亲至,在不开启那不讲理的「隼之术」的前提下,与「胧」的速度最多也就是五五开。

    「2b」虽不是以速度见长的机巧人偶,但探知能力却极强,总是能赶在攻击落下的前一刻做出及时的反应,再加上「空遁」忍术的神出鬼没,时不时就能抽冷子砍中一刀,竟是隐隐占据了主动。

    嗤啦——!

    黑色的斩马刀再次在「胧」娇嫩的肌肤上斩开一条尺长的豁口,「胧」捂住险些流出的肠子飞身急退,再抬手光泽的小腹已又是完好如初。

    “要投降吗?”

    「2b」双手倒拖着狭长的斩马刀,难得开口说出一句话。

    “投降?开什么玩笑,黑暗竞技场从来都没有投降的选项……得承认,你比我预想中的更难缠,尤其是幻术无效这一点,让我第一次这么狼狈。”

    说话间,「胧」从修长的脖颈扯下悬挂的吊坠,提过额头垂于眼前。

    “说实话,我不是不喜欢主人赐予我的力量,只是不喜欢把自己的身体搞得破破烂烂的——忍法·逆向刻印!”

    无数繁杂的青紫色花纹爬满「胧」的全身,灵动的双眼呈现出诡异的纯黑色,肉眼可见的黑色魔气从她的体内不断弥漫扩散。

    骤然间,「胧」那妖艳性感的身体化作出膛的子弹,几乎是瞬间与「2b」贴近,后者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锋利的三刃钩爪划过前胸。

    撕拉——!

    整齐开裂的黑色战斗服下皮肤翻卷,露出内部银白色的合金护板。

    “机器人?难怪我的幻术对你无效,但是——到此为止了!”

    一击得手的「胧」如野兽般低伏,钩爪在地面拖出六道纤细的抓痕,强行抵消了自身的惯性,身体再次化作一道肉眼难以捕捉的红色残影,双爪在空中斩出一片雪亮的网格状光幕。

    「2b」连续瞬闪,窈窕的身影在擂台的各角落时隐时现,然而每一次都会被「胧」未卜先知般的提前捕捉。

    当然,那并非是真正的预知,仅仅只是「胧」的速度已然超过了「2b」的反应速度。

    「2b」几次试图拉开距离,却被早已察觉到其意图的「胧」以贴身输出打断,一对钢爪上下范围,割裂的气劲在场地内划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爪痕,「2b」体表的破损愈发严重,甚至半边面孔都已经露出了下方狰狞的金属骨骼。

    “敌人实力出现不明原因提升,申请进行超频输出。”

    毫无感情的电子提示音响过,「2b」的眼罩下亮起一道渗人的鲜红闪光。

    海量的精神力通过虚空的魔力通道抽调进「龙族心脉」打造的魔术回路,整个机体在充足的动力下开始超负荷运转。

    轰——!

    原本马上就要贯穿额头的钩爪,被一只露出内部合金骨骼的机械臂紧扣,紧接着一记凶猛的重拳轰击在「胧」那布满暗紫色花纹的平坦小腹上。

    肉眼可见的环形气劲在「胧」的后背随着破损的衣衫一同爆开,混合着内脏碎块的血雾从「胧」的口中狂喷出数米开外,身形如出膛的炮弹般一路倒飞,狠狠的撞在防御结界的光罩上,爆开一圈人形的血痕。

    未等「胧」的身体坠落,「2b」突然一闪出现在了光幕的上方,手中狭长的斩马刀旋起一道黑光,径直从「胧」的肩头切入,喷溅着血污一路掠过肋下,透体而出的气劲斩过地板,在坚硬的混凝土上留下一道数尺长的漆黑沟壑。

    “该死的机器人……别得意得太早!”

    「胧」那妖艳的面容因疼痛剧烈扭曲着,喷洒的血液化作一条条如有生命般的红色触手,飞射扣紧,将已经断为两截的身体再次连接起来。

    地面散落的血液凭空浮起,如受到吸引般聚集于她的双手,短暂蓄势后突然挥出数十米长的血色爪痕。

    ——「残裂爪」!

    血爪的速度快到仅能看见三道贯穿了大半个擂台的红色血光,然而「2b」的身形却是先一步闪现在了「胧」的身后,黑色斩马刀旋起呼啸的疾风,如同飞旋的绞肉机叶片般自上而下霎那间连斩数十刀。

    “桀桀——没用的!除了阳光和圣水,没有人能伤害主人赐予我的不死之身!”

    「胧」的血液触手再次如海葵般蠕动着从各处伤口射出,将所有的肢体碎块准确无误的重新连接,随即身形如体操选手般灵活翻转,纵身飞跃至「2b」的正上方,灯光遮罩的阴影中,一双黑色的影之大手拔地而起,如巨兽之口般猛然合拢。

    「2b」的身形再次一闪脱离,再次现身竟是一化为十,四面八方将「胧」围绕其中。

    ——「逸刀流·蝴蝶乱舞」!

    十个窈窕的身影再次分裂,短短的数秒内连续闪过上百道残像,以毫秒为单位的影像在视网膜中不断重叠,最终只能看到一片星星点点的闪亮刀光,仿佛花丛中飞舞的绚烂蝴蝶。

    那花,便是由鲜血绽放的死亡之花。

    身体连中数百刀的「胧」已经变成了一滩根本看不出形状的肉泥,无数红色的触须蠕动交织,在细碎的布条中努力拼凑着原本的形态。

    “没有用的……就算今天你杀我一千次,一万次,我都会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而你,只要我能打中你一次,就可以让你变成一堆破烂的废铁!”

    蠕动的血肉中,一颗缺损了半边的骷髅头发出瘆人的狞笑。

    如屠宰场般的血腥场面已经超出了场内观众的承受极限,呕吐声此起彼伏,不少年老体弱者当场昏厥被工作人员抬出进行急救。

    “蝴蝶乱舞?这是凛子姐的独创奥义!”「水城雪风」满是怀疑的视线在罗戒与「秋山凛子」两人的脸上来回游走,“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叫声「姐夫」,我就告诉你。”罗戒笑眯眯的看着「水城雪风」。

    “去死!”

    「水城雪风」恶狠狠的瞪了罗戒一眼,向「秋山凛子」投去询问的神情,却难以置信的发现「秋山凛子」竟是红着脸没有辩驳。

    「秋山达郎」虽也诧异不已,但眼下更重要的还是擂台上的战局。

    “夜魇君,现在怎么办?「胧」有着血族的不死之身,你的那台机械魔偶根本没办法杀死她……”

    就在此时,几名工作人员抬来了烧烤炉和装有食材的保鲜箱。

    罗戒不由笑了,挥手间引燃了炉中的木炭。

    “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先吃点东西。”

    烤炉中的木炭劈啪作响,燃起的火焰并非常见的橙黄色,而是如太阳般耀眼的金色。

    与此同时,台上的「2b」再次动了。

    狭长的斩马刀挥动间,一簇金色的火焰凭空而生,如同坠落的流星般拖着蒸腾的金色光尾一斩而下!

    ——「逸刀流·祸水引」!

    “这是……不——!”

    由所产生的「太阳之火」,天生就有燃烧邪恶的特效,弥漫的黑色魔气如同最好的阻燃剂,顷刻间将蠕动的血肉燃成了一颗巨大的金色火团。

    尚未完全复原的「胧」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叫声在充满了对死亡的惊恐,但仅仅数秒后便化作了细碎的黑灰,随着升腾的热空气扬撒于半空中。

    “呃,胜利者——尤尔哈2号b型!”

    防御结界关闭,未等工作人员入场打扫,狗子「小可」就已一溜小跑的冲进场地,轻车熟路的从灰堆里扒出了一对钩爪和一枚吊坠。

    罗戒对于狗子的顾家行为颇为赞许,伸手揉了揉那圆滚滚的狗头以示奖励。

    钩爪只是一件c蓝级的奇门兵器,附加技能是加深伤口,减缓伤口愈合速度。

    不过另外的吊坠却是一件好东西。

    类型:护符

    品质:c(金)

    等级:lv.1

    简介:配合特定咒文可对失去抵抗目标进行强制奴役,成功率视双方精神力差距而定。亦可作为护符贴身携带,可有效抵抗低于自身精神力强度以下的幻术攻击,如使用幻术目标的精神力低于自身精神力的60%,则强制反弹对方的幻术。

    这应该就是「胧」那标志性的催眠忍术道具,可惜暂时还没有对应的咒文,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催眠效果。

    不过罗戒倒也并不在意,相比那只能用来言周教的催眠奴役,他更看重的还是这附带的幻术抵抗效果,这才是当前他最急需修补的防御短板。

    ……

    竞技场上方的包厢内。

    望着擂台上那一小堆燃尽的黑灰,「英格丽特」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的剑柄。

    她虽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个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女人,可双方终究都是为同一个主人服务的,就这样亲眼看着曾经的同伴在擂台上被烧成飞灰,心中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唏嘘。

    “主人,那魔傀使用的火焰,是来自擂台下叫夜魇的那个人……这种事,该算是犯规么?”

    「爱德温·布拉克」面带笑容,手下的死亡显然没有让他悲伤或是愤怒,反而因出人意料的结果而倍感有趣。

    “为什么要判犯规?那魔傀只是借了场外的一点火焰,本质上与召唤术没什么区别。”

    这样一说,「英格丽特」倒也觉得有些道理,不由得点点头。

    “那「胧」她……”

    “没什么,只是一个高等眷属罢了,死就死了,只要我想,随时可以再造出更多。”

    说话间,「爱德温·布拉克」转身来到「英格丽特」的身前,抬手勾起她那有着一颗美人痣的小巧下巴,银色的眼眸中充满了审视。

    “倒是你,英格丽特,下一场你的对手十有八九是那个有着妖狐血统的东方少女,你有信心赢下这一场吗?”

    「英格丽特」抚胸而立,表情郑重道:“请主人放心,下一场属下必定全力以赴,只是……”

    “说。”

    “主人,您应该察觉得到,那妖狐少女的实力远不如我,为何不让我亲自出战,而是大费周章的制造一个分身?”

    「英格丽特」百思不得其解,哪怕是她亲自操控,分身能发挥出的实力也不会超过本体的八成,这样做相当于变相降低了己方的胜率。

    虽说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失败的可能。

    “英格丽特,你和「胧」不一样,她可以被任何人替代,但你不能。”

    「爱德温·布拉克」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英格丽特」的肩膀,没有再去看那几乎要溢出水来的忠实部下——我是说双眼,端着酒杯再次来到面相斗技场的落地窗前。

    “我的这位同族似乎有些古怪,他隐藏了太多我看不透的东西……说实话,这场「五芒祭」对我而言不过是在无聊的生命中找点乐子,即便输掉也并不算输,可如果因此失去你,那才是真的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