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医品仙尊〕〔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008章 在行,你疯了!
    ,,,!

    韩在行坐到沙发上,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人。

    西装外套脱了,穿着衬衫西裤的人坐在那,他双腿交叠,身体自然而然的靠在沙发上,一如几年前。

    湛廉时没有变,以前他是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

    可细看,湛廉时似乎又变了。

    变得陌生,变得不是自己所认识,所了解的那个人。

    韩在行看着湛廉时,他的目光是直接的,冰冷的,刺入湛廉时眼中。

    这一刻,不,自两年前开始,这个人便不再是他的舅舅。

    他是他的敌人。

    他想要消灭的敌人。

    湛廉时看着韩在行,外面的夜色有多沉静,这一刻湛廉时的眼睛就有多沉静。

    他坐在那,不出声,不动作,他的存在便占据了这里的一切。

    似乎,他是这里的主宰。

    “胜券在握了吧。”

    韩在行出声,声音异常的沉着。

    湛廉时没说话,他看着韩在行的眼眸,没有动。

    “你以为这样,她就属于你。”

    “湛廉时,她不属于你,当你抛弃她的那一刻起,你们便彻底结束了。”

    韩在行眼里的冷意结冰,寒霜如雾,不断从他眼里漫出。

    这是恨,是愤怒,是长久积压下难以释放的杀气。

    一年多,整整一年多的时间,能忍到现在,已然是韩在行的极限。

    “怎么?不说话?”

    “哦,我忘了,你把她藏的很好,我找不到她。”

    “可是,湛廉时……”

    “她死了。”

    韩在行脸色瞬变,他整个人僵在那,眼睛死死盯着湛廉时,眼里的东西,在开裂,在崩塌。

    “你说什么。”

    “忘了她。”

    韩在行眼中裂开的东西眨眼恢复,有如铜墙铁壁,坚不可摧。

    “忘了?成全你?”

    “让你继续伤害她?”

    “湛廉时,你无耻。”

    韩在行手紧握成拳,筋脉,骨节都跟着凸起。

    他眼睛变红,眼里的愤怒,恨,让他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似乎,下一秒他便会断。

    湛廉时坐在那,他身形如刚刚,一点都没有动过。

    他看着韩在行,“她已死,你们再无可能。”

    “砰——!”

    “啊!”

    “在行!”

    湛乐跑进来,一把抱住韩在行,湛文舒也扶住湛廉时,看红了眼,失去理智的韩在行。

    “你先走。”

    湛文舒对身子微弯,擦嘴角的湛廉时说。

    湛廉时看手上的血,灯光下,这血红的发亮。

    他转身,拿过西装外套,离开别墅。

    可他刚转身,韩在行便一把推开湛乐,去抓湛廉时。

    湛文舒赶忙挡在韩在行面前,“在行,你疯了!”

    韩在行推开湛文舒,犹如推湛乐,毫无顾忌。

    眼看着湛文舒便要倒下,湛廉时手臂一展,扶住她,与此同时,他抓住那朝他抓来的手。

    韩在行被这只手控制,动弹不得,他目眦欲裂,另一只手朝湛廉时打去。

    湛廉时身形微动,把湛文舒挡在后面,他抓住韩在行的另一只手,韩在行手极快转动,手肘朝湛廉时身上顶去。

    湛廉时侧身,躲过这一下,手快速动作,韩在行的手被扭到身后。

    但是,韩在行手在扭过的那一刻,身子跟着扭转,手肘再次朝湛廉时攻击。

    而这次,他的腿也跟着动作。

    湛乐被韩在行推到了沙发上,她头很晕,有几秒的懵。

    但很快,湛乐看见打在一起的两人,她赶忙站起来,“在行,住手!”

    湛乐要阻止,湛文舒过来,拦住她,“不要过去。”

    湛文舒看着两人,眉心紧皱。

    这两人看着似在打架,但明显一个攻击,一个阻止。

    所以现在,她们不能去。

    “姑姑,我要阻止他们。”

    湛乐焦急不已,她眼里,脸上,尽是心疼。

    这两人怎么能打起来呢。

    他们不能打。

    湛乐要挣脱湛文舒,去抓韩在行,湛文舒赶紧抱紧她,“乐乐,在行不理智,难道你也不理智吗?”

    她们两个去,只会受伤。

    “可是姑姑……”

    “让他们打一架!”

    她算是看出来,在行这一天的平静,已经忍到了极限。

    他需要发泄,需要释放。

    如果不这样,他可能会做出更极端的事。

    湛乐眼泪流下来。

    她想阻止,她不想看见湛廉时和韩在行这样。

    不想。

    可是,就如湛文舒所说,让他们打一架,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两人现在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

    哐铛——!

    啪——!

    茶几上的东西落下,茶杯碎成片,韩在行也被湛廉时压在沙发上。

    韩在行动弹不得,但他的手,抓着湛廉时的手,那上面的筋脉,一根根狰狞的攀沿。

    从他手臂上,似要攀岩到湛廉时手臂上,把湛廉时拉进地狱。

    他看着湛廉时,身子扭动,可他动弹不得。

    湛廉时控制住了他。

    “在行!”

    湛乐跑过去,抱住韩在行,“廉时,你先离开,姐姐求你,你先离开。”

    湛乐满脸泪水的看着湛廉时,眼里都是哀求。

    湛文舒也过来,“廉时,你先回去。”

    湛廉时没有动,他看着韩在行,眼眸里的漆黑,深的可怕。

    “有什么冲我来。”

    湛廉时松开韩在行,转身离开。

    他的背影,冷漠,孤寒,带着一身强大之气。

    湛文舒松了口气,她转身,看躺在沙发上的韩在行,“在行,你先好好冷静。”

    “有什么,等你冷静了,我们坐下来说。”

    说完,湛文舒看离开的湛廉时,追上去。

    同时,她拿出手机,打电话。

    今晚,不好弄。

    “嘟……”

    电话通,很快,手机里的声音传来。

    湛文舒说:“大哥……”

    “在行!”

    突然的惊声,从身后传来。

    湛文舒停下脚步,转身看湛乐。

    刚刚那一声,是湛乐的。

    可这一转身,湛文舒不动了,她看着那站在沙发前的人,看着那白皙的指节拿着茶杯碎片。

    那锋利的碎片戳穿了韩在行的皮肤,红色的血从他掌心留下。

    嘀嗒——嘀嗒——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