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豪门女婿〕〔白卿言萧容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时空之头号玩家〕〔九死丹神诀〕〔叶辰萧初然〕〔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019章 我想你
    ,,,!

    宓宁睁开眼睛。

    这个时候,除了阿时,没有人能给她打电话。

    但阿时才和她视频没多久,是谁?

    宓宁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屏幕上跳动着她熟悉的名字。

    宓宁愣住了。

    “阿时?”

    宓宁接了电话,不确定的声音从手机这边传到手机那边。

    “还没睡。”

    低磁的嗓音传来,在这安静的夜色里,撩动着人的心。

    宓宁心跳微快,睫毛轻扇,点点笑意从眼里晕染,“还没,你呢?”

    宓宁坐起来,靠在床头,听手机里的声音。?“在想你。”

    唇角柔软的上扬,宓宁低头,手落在被子上,轻轻握住。

    “这几天是不是很忙。”

    “嗯。”

    “何助理说你这两天很忙,暂时不要给你打电话,我就没打,今天你打电话来,是不是忙完了。”

    “忙完了。”

    “那我们明天……”

    “我在拉斯维加斯等你们。”

    宓宁心中微顿,一个想法在脑子里浮现。

    去拉斯维加斯固然是有事,但去那么久,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带她们去那边玩吧。

    自她醒来,只要有时间,一家人都是要出去的。

    不论是在近处,还是远处,他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这次,他也一样。

    “累吗?”

    这么为家人想着,布置着,还要工作,他的脑子,有停歇过吗?

    “不累。”

    毫不意外的答案,宓宁的心,微疼。

    怎么会不累,只是他从来都不说罢了。

    “阿时……”

    夹杂着思念,心疼,无数情绪的声音落进湛廉时耳里,饱含千言万语。

    那些未说出口的,皆溶于这两个字中。

    湛廉时指节微动,“何孝义和你们一起,什么都不用管,他会安排好。”

    “好。”

    “从学校回来后,用了晚餐再走。”

    “好。”

    “到了后,我会来接你们。”

    “好。”

    “……”

    湛廉时没出声了,手机里的声音安静下来。

    宓宁也没再出声。

    一切静寂。

    似乎,深夜一下子包裹了两人。

    宓宁在片包裹中,她清晰的听见手机里的呼吸。

    就在她耳畔,好似,他现在就在她身边。

    宓宁微微握紧手机,轻声,“阿时,我想你。”

    想你……

    想你……

    想你……

    湛廉时坐在椅子里,听着这句话,眼中的夜色,蒙上了一层纱。

    这层纱,在他眼中飘荡,盖住了他眼中所有的冷漠,所有的冰寒。

    ……

    第二天,湛可可精神满满的起床,和宓宁去学校。

    小丫头今天特别开心,一点都不焦躁,一大早就带着满满的笑,跟天上的太阳一样,热烈的很。

    宓宁心情也很好,嘴角的笑,一直挂着。

    “宁,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梅丽莎最后一个来办公室。

    今天她精神气好多了,因为还有几个小时就放假了!

    一想到这,梅丽莎就有力气。

    宓宁听见梅丽莎的话,转头看她,“嗯?”

    “我看你好像很开心,是有什么喜事吗?”

    不等宓宁说,梅丽莎便紧着说:“有喜事可不要不说,我可是最喜欢喜事的了。”

    说着,对宓宁眨眼,“我要沾喜气~”

    宓宁见她这恢复到之前八卦的模样,忍俊不禁,“今天就放假了,梅丽莎,你不开心吗?”

    “开心!非常开心!”

    “但如果现在就告诉我放假,我会开心的立马飞起!”

    “呵呵,我也是。”

    “啊……”

    “宁,你今天很怪哦~”

    梅丽莎看着宓宁脸上的笑,走过来,神秘兮兮的仔细打量宓宁。

    那模样,跟探案一样。

    宓宁好笑,摇头,整理桌上的课本。

    最后一天,要把工作做好。

    梅丽莎不说话,她摸着下巴,仔细看宓宁。

    虽说都是笑,但笑还是有层次的。

    以往宓宁笑都是礼貌,温和,自然的淡笑,但今天,绝对是开心的笑。

    宓宁收拾好,抬头,一下撞进梅丽莎直勾勾的眼睛里。

    这一眼,似乎把宓宁给看透,宓宁眼睛下意识躲了下。

    她的脸,细微的红了。

    “哎呀!脸红了脸红了!”

    梅丽莎指着宓宁逐渐红了的脸,看奥罗拉和蒂娜,满脸的激动,新奇。

    奥罗拉和蒂娜看过来,宓宁顿时低头,别耳发,不好意思的出声,“梅丽莎……”

    “宁,快说快说,有什么好事?”

    梅丽莎凑到宓宁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宓宁,执着的很。

    宓宁被梅丽莎这被好奇心挤满的蓝眼睛看着,无奈,“没有,就是……我有几天没见到我先生了,今天放假后,我带着孩子去先生下。”

    “心里,心里有些开心。”

    以前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甚至不会想要说。

    可这一刻,宓宁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

    并且,说完后,她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是她吗?

    似乎不是。

    但是,这就是她。

    “啊!原来是想老公了呀,宁,你跟你先生感情真好。”

    说着,梅丽莎用肩挤了下宓宁,对她使眼色,“小别胜新婚,这一去,可要玩的开心哦~”

    宓宁秒懂梅丽莎的意思,低头,又别了下耳发,露出那红的滴血的耳珠,“回来给你们带礼物。”

    “哎呀!”

    “这个我喜欢!”

    “宁,我等着你!”

    “……”

    梅丽莎兴奋起来,奥罗拉看她和宓宁这模样,也笑了。

    蒂娜脸上清冷的神色,也难得的和缓。

    下午三点,校长讲完话,彩带喷出,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呼,学校放假。

    宓宁牵着湛可可,迪恩出学校,这个时候,校门外有很多人,宓宁带着两个孩子,慢慢的走在后面。

    迪恩很低落,湛可可很开心,两个孩子,一边晴天,一边阴天。

    宓宁停下来,出声,“迪恩。”

    湛可可停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嘴,看宓宁。

    小丫头见宓宁看着迪恩,她也看向迪恩。

    这个时候,小丫头终于想起,放假意味着她和迪恩弟弟短暂的分别。

    湛可可立刻抱住迪恩,“迪恩弟弟,你放心,我们只是短暂的分别,不是长远的。”

    “我们很快就能见面的。”

    说着,小丫头轻拍迪恩的背,像大姐姐一样。

    宓宁弯唇,握住迪恩柔软的小手,“迪恩,我们还会再见的,短暂的分别不是永久的分别。”

    迪恩看着宓宁,看着这张柔和的脸,他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出声。

    迪恩跟着马尔克离开了,宓宁看着,直至车子消失,她才看向何孝义,“我们走吧。”

    “好的,太太。”

    “走喽,回家喽,去爸爸那喽~”

    车里,坐在车后座的迪恩看着后面,看着那两道身影从视线里消失,他眼里的落寞,一层层覆盖。

    马尔克看迪恩,再看后面的人,收回视线,“少爷,您和宁老师很快就会见面。”

    “很快?”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