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053章 现实的无奈
    “觉得自己不该多管闲事,但我既然看到了就怎么都无法当作不知道,还是说说吧。”

    轻松带笑的声音传来,是那熟悉的爽朗。

    湛廉时没说话,他看着宓宁,满眼都是她。

    他眼中的黑暗也因为宓宁而明亮。

    托尼,“迪恩那孩子很敏感,他没有安全感,表面看着乖巧,但实则内心脆弱,缺乏自信。”

    “这样的孩子,都有一个通病,被迫聪明。”

    “聪明是褒义,但加上‘被迫’两个字,便不见得是好的了。”

    湛廉时转眸,视线落在那坐在地毯上和湛可可玩玩具的人身上。

    他很认真,看湛可可怎么玩,然后他再玩。

    这看着没什么,但只要你专注的看,或者你注意到他,一看就能看出来这孩子的小心谨.jxpx.慎。

    这样的小心谨慎,不是一个几岁孩子该有的。

    “我听可可说,这孩子没有妈咪,爸爸也不经常在家,这样的孩子用四个字来形容最得当。”

    “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是很大的现实问题,不论是你们国内还是国外都有很多研究,我也一直在研究。”

    “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有点成果。”

    “但这成果怎么也比不上我们大家都无法改变的现实问题,婚姻不和谐关系造成的对孩子的影响,因为经济条件而不得不把孩子放下的无奈,可能因为某些琐事就离婚而对孩子造成的伤害,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

    “我们只能从各方面去呼吁,去建议,让父母重视这个问题。”

    “重视儿童的身心健康,尽量把孩子带在身边,给予他们真正的关怀。”

    “尽管这样,还是收效甚微。”

    “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托尼声音逐渐认真,这认真里带着是对现实的无奈。

    现实里有很多问题,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

    有句话叫牵一发而动全身,在留守儿童这个问题上他深有感触,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是留守儿童的家人,他跟人家没有任何关系,他即便善心的想管,人家也只会骂他神经病。

    可他曾亲耳听他的一个长期被抑郁症困扰的患者说,她爸妈一个星期不给她打电话,她就会想跳楼,想自杀。

    这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跟他说的。

    可能对.jsshcxx.于平常人来说,他们很难理解怎么会有人因为一通电话就自杀,但确实就是因为这一点,那孩子会走上绝路。

    这绝路的背后,是没有人能看到的一路疮痍。

    那是长年累月积攒的,每日风霜积压的,在某一天,一点落雪便能把她压垮。

    而那个孩子,家庭条件很好,性格也好,看着和平常人没什么不同。

    可只有那孩子知道,她不一样,她的爸妈因为做生意常年在外,很少有时间陪伴她,她甚至连跟她们通电话的时间都少之又少。

    她知道爸妈忙,她知道爸妈这么做都是为了她更好的生活,可她还是孤单,还是难受。

    最终她抑郁了,zyxta.她看医生,她吃药,她的心却依旧痛苦。

    他作为医生,给这孩子治疗,告诉她家人的真实情况,但他无法改变这孩子的家庭情况,更没有资格去让她的家人放弃生意,不要工作。

    这就是无奈。

    就如那孩子。

    湛廉时看着迪恩,眼里的墨色深深映出迪恩的身影,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深刻。

    “迪恩不会。”

    托尼本来是心情沉重的,听见这句话,他心里的沉重瞬间消失无踪。

    “哈哈,对!有宓宁和可可在迪恩身边,迪恩会越来越好。”

    “就像你和宓宁。”

    人的一生会经历许多事,在这许多事中,不断成长,不断改变,不断救赎。

    宓宁在每晚休息的时间点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漱睡觉,然后回到卧室。

    夜深了,白日里的热闹也不见了。

    宓宁和湛廉时收拾好,两人躺到床上。

    只是平常宓宁很快便会睡,今晚闭上眼睛后宓宁却睡不着。

    她睁开眼睛,看着黑暗。

    爸妈。

    多么陌生的称呼,可她的心却为此颤动。

    “想什么。”

    温热的呼吸喷在宓宁发顶,她顿了下,抬头,“阿时,你还没睡吗?”

    “嗯。”

    黑暗中显得尤其低沉的嗓音落进耳里,宓宁低头,“我睡不着。”

    “……”

    湛廉时没说话,但他抱着宓宁的手臂微收。

    宓宁靠在湛廉时怀里,头枕着他的手臂,随着他手臂收拢,她的额头似乎贴到他脸上。

    她闻到了他身上的沐浴露味,洗发水味,都是她熟悉的,她安心的。

    宓宁闭眼,“阿时,我想知道爸妈为什么不要我,但我又害怕知道。”

    “我无法控制自己。”

    这样的矛盾,这样的犹豫,这样的挣扎,她从没有过。

    “也许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

    宓宁的心猛跳了下,“苦衷……”

    “嗯。”

    “如果他们不要你,一开始,你不会出生。”

    宓宁睁开了眼睛,黑暗中她眼里没有光,可她的心却突然热了。

    是啊,不要她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不要她呢?

    她们既然把她生下来,那就是爱她的,对吗?

    “不要害怕,无论他们怎么看你,在我心里,你都一样。”

    宓宁的嘴角,弯了。

    是啊,害怕什么呢,她现在很幸福,她的幸福不会因为上一代的事而改变。

    这样就好,不是吗?

    宓宁脸埋进湛廉时肩颈,手落在他腰上,抱住他。

    有阿时在,什么事都好像不害怕了。

    夜色寂静,天上星辰独自美丽。

    卧室里,湛廉时听着怀里人的呼吸,他睁开眼睛。

    苦衷。

    国内。

    一架飞机降落在京都机场。

    很快,机场大厅,穿着黑西装,白色衬衫,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两颗,一身不羁的人走出来。

    他戴着墨镜,一手插进兜里,一手拿着手机,嘴角斜勾,坐进早便停在机场外的车里。

    “喂。”

    “噢,这让我神魂颠倒的声音。”

    露骨的话落进刘妗耳里,刘妗闭着的眼睛一瞬睁开。

    “赵——起——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人族镇守使〕〔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