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修仙兵王在都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妖圣祖〕〔顾少的宠妻〕〔超品渔夫〕〔万相之王〕〔凤凰醉:邪君盛宠〕〔第九特区〕〔元卿凌宇文皓〕〔护国龙帅叶无道〕〔战婿为尊叶无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060章 她的故事
    一道小身影跑过来,扑进宓宁怀里。

    “宁老师,迪恩不想走,不想走……”

    迪恩抓紧宓宁的裙子,脸埋在她腿上,身子不断的颤抖。

    他在压抑,但他压不住。

    宓宁的心一下疼了。

    “不哭,迪恩,老师在这。”

    宓宁抱住迪恩,把这充满了不安,难受的小身子抱进怀里。

    她听不得孩子哭,尤其是本身便让人心疼的孩子。

    迪恩家庭条件好,但这并不能让他幸福。

    他有爸爸,没有妈咪,他的爸jxpx.爸时常不在家,他得不到他想要的温暖。

    在宓宁眼里,迪恩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宓宁抱紧这颤抖的小身子,手轻拍他的背,不断安慰。

    “不哭,老师在这,老师在这……”

    书房。

    “赵起伟找了林娇娇,晚上带着林娇娇去了金色夜晚,秦汉在金色夜晚为他接风洗尘。”

    “刘小姐和韩先生都知道赵起伟回来,刘小姐对赵起伟避而远之,韩先生派人跟着赵起伟。”

    手机里的声音传来,湛廉时站在明静的窗前,看着外面的景物,他眼眸里是波澜不惊。

    “看着林娇娇。”

    “是。”

    付乘的声音稍有停顿,说:“还有一件事。”

    湛廉时没.zyxta.说话。

    付乘,“老爷子没在查林小姐了。”

    “……”

    手机里声音静了。

    付乘听着这片静,没再出声。

    “嗯。”

    宓宁在卧室里抱着迪恩安慰了很久,迪恩依旧止不住哭。

    似乎这孩子要把这么久压抑的眼泪一次掉完。

    宓宁被迪恩哭的没办法,只能抱着他,一下下的不间断的轻拍着迪恩。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成长环境,她一想便觉得难受,更何况是身处其中的人。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孩子。

    迪恩哭了很久,哭声终于稍稍止住,宓宁低头看迪恩。

    小家伙哭的满脸湿润,一双大海的眼睛如下了一场大雨,一片雾色。

    他在她怀里抽噎,一下下,抽的宓宁心疼。

    “迪恩,你知道吗?老师很想安慰你,但老师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大哭过后是全身的泄力,就好似你绷足了劲一瞬卸下来,你会觉得很疲软。

    迪恩现在便是这样。

    他软软的靠在宓宁怀里,小手紧紧的抓着宓宁的裙子,不放,不松。

    听见宓宁的声音,他抬头。

    泪水落尽,眼前一片模糊,视线里的人也是模糊。

    镜花水月,应该就是现在看到的这样吧。

    “你知道老师为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吗?”

    宓宁看着这泪水满目的眼睛,声音依旧温柔,只是这温柔里带着无奈,心疼。

    “……”

    迪恩没有说话,他就看着宓宁,一双眼睛盈满水光,眨也不眨。

    宓宁看这个让人无比心疼的孩子,手落在迪恩脸上,轻柔的给他把眼泪擦掉,说:“迪恩没有妈咪,迪恩想要妈咪,迪恩有爸爸,可爸爸无法陪伴在迪恩身边。”

    “迪恩想要可可一样的有爸爸妈咪的温暖。”

    “可是,迪恩不是可可,迪恩的妈咪不是可可的妈咪,迪恩的爸爸不是可可的爸爸,迪恩得不到和可可一样的东西。”

    “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

    “对于已成的事实,我们能做的除了接受,没有任何办法。”

    “迪恩,你懂老师的意思吗?”

    “……”

    迪恩没有回答,但他的眼泪流了下来,湿了宓宁的手。

    滚烫,冰凉。

    宓宁叹气,“迪恩,老师跟你说老师的故事,你要听吗?”

    宓宁温柔的注视着这个孩子,似乎注视着他,好似注视着曾经的自己。

    那个她已然忘记的自己。

    “要……”

    “好,老师说给迪恩听。”

    宓宁嘴角染笑,张唇,声音细细流出。

    “老师两年前发生过意外,把以前的事都忘记了。”

    “老师不知道以前是什么,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就像你们刚出生一样,老师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是孩子,那个时候老师也是孩子。”

    “可是,老师不是孩子,老师是大人,老师曾经有遇到过很多事,好的,坏的,老师都因为那场意外忘记了。”

    宓宁温柔的说着,她的眼神变得淡然,宁静。

    似乎她在说别人的故事,不是自己的故事。

    “一开始,老师不知道老师是大人,到后面,面对着这个世界,老师才逐渐明白自己是大人。”

    “老师想知道自己曾经发生过什么,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很多很多。”

    “可老师一想就头疼,心里也跟针扎一样,疼的老师喘不过气来。”

    宓宁手落在心脏的位置,那里有温度,在有力的跳动。

    随着她说话,那里似泛起隐隐的疼。

    可这样的疼,已经不会让她变色。

    因为她现在很幸福。

    宓宁嘴角浅笑漫开,她手离开心脏的位置,落在迪恩身上,抱着迪恩,低头看他,眼神温柔如月,“老师一开始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到后面才知道,是老师自己不想想起来。”

    迪恩小嘴微动,他似乎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唯有一双带着泪花的眼睛看着她,眨也不眨。

    宓宁见迪恩这模样,笑了,“是不是会有很多问题。”

    “为什么老师不想想起来,为什么老师愿意忘记,为什么老师可以不在乎以前。”

    “嗯……”

    他想知道,没有原因,就是想知道。

    “好,老师告诉你。”

    宓宁眼神逐渐变化,变得认真,变得清澄。

    “曾经是昨天,昨天已过去,时间在走,我不能一直停留。”

    “我想jsshcxx.要幸福的活着,无论明天天晴或下雨,我都会坦然面对。”

    湛廉时站在门外,他看着卧室里背对着他的人,心在被一把刀划刻。

    刻上他刚刚听见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那落下的是,随刻而流的血。

    滴答,滴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人族镇守使〕〔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