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王妃,王爷又来求〕〔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狂少归来〕〔梅府有女初成妃〕〔禁区猎人〕〔上门狂婿〕〔重生1991〕〔王铁柱苏小汐〕〔黄金召唤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归来〕〔超品渔夫〕〔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渡劫之王〕〔蚀骨宠婚:早安,〕〔嫡女贵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177章 湛廉时的害怕
    车子在十几分钟后到达zn地下停车场,宓宁带着湛可可下车。

    “妈咪,我们耽搁了这么久,饭菜都凉了吧。”

    “不会,保温桶可以保温几个小时,我们从家里到这里还不到一个小时。”

    虽然中间耽搁了不少时间,但确实不到一个小时。

    “嗯!没关系,如果凉了我们可以加热。”

    “是的。”

    母女俩说着进电梯。

    zn总裁室,湛廉时坐在大班椅里,眼眸看着电脑里的人。

    一大一小,大手牵小手,脸上都是笑。

    何孝义走进来,“湛总,太太和小姐到了。”

    电梯里的两人看向电梯门,电梯门开了,两人从里面走出来。

    画面一转,她们从走廊上走来。

    离他越来越近。

    “嗯。”

    何孝义颔首,离开总裁室。

    湛廉时落在桌上半握的手一点点松开。

    “妈咪,我们小声点,一定不能让爸爸提前知道。”

    快要转过拐角时,小丫头悄咪咪的说。

    这孩子,总是这么鬼灵精,“好。”

    “妈咪,可可走前面,你走后面,可可先去前面瞧瞧。”

    “好。”

    宓宁笑,看着小丫头兀自往前面走,那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的模样,她忍不住扬唇。

    何孝义从总裁室里出来,他没有往电梯的方向去,而是往相反的方向去。

    湛可可转过拐角便看见从总裁室出来的何孝义,她赶忙缩回去,藏在拐角,对宓宁竖起食指,紧张兮兮。

    宓宁停下,看小丫头,再看拐角。

    从这里看她看不到拐角前方的情况,但看小丫头这模样,一定是看见了。

    她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

    是阿时吗?

    湛可可等了会,偷偷的伸出一个小脑袋往何孝义那看。

    何孝义已经转身走向前方,似乎并没有看见她。

    湛可可看着何孝义,直至他走过前方尽头的拐角,她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好险好险。”

    湛可可拍胸口,很是庆幸。

    宓宁看她这模样,小声说:“怎么了?”

    湛可可眼睛睁大,说:“妈咪,刚刚可可看见何叔叔从爸爸的办公室里出来,何叔叔都差点看到可可了。”

    何助理?

    宓宁怔了下,随之心中微紧。

    这个时候不早了,阿时还没有忙完,很忙吧。

    “妈咪,何叔叔已经走了,可可过去,现在就给爸爸惊喜!”

    湛可可说着,便火箭似得冲出去,飞奔向湛廉时的总裁室。

    咔嚓。

    门打开,宓宁看过去。

    身上衬衫西裤,手腕搭着西装外套,一身疏寞的人从里面走出。

    “唔!”

    湛可可撞在湛廉时腿上。

    宓宁回神,快步过去,“可可。”

    湛可可撞到湛廉时,湛廉时纹丝不动,她倒是因为惯性小身子往后退。

    不过就在她要一屁股蹲儿坐在地上的时候,一只手抓住她,湛可可站稳。

    宓宁看见湛可可站稳当了,松了口气。

    “爸爸,你忙完啦?”

    湛可可顾不得脑子眩晕,双脚一站稳便仰头看她面前如高山的人。

    “怎么来了?”

    湛廉时看湛可可,黑眸里是如常的清夜,那般的沉静。

    “哈哈,爸爸没想到吧,可可和妈咪悄悄来了,就是要给爸爸一个大大的surprise!”

    湛可可说着,两只手比划,可兴奋了。

    “惊喜?”

    湛廉时看着湛可可,转眸,视线落在宓宁身上。

    宓宁提着保温桶过来,她看着他,灯光下她的眼里尽是光点。

    “是啊!爸爸突然看到可可和妈咪,难道不惊喜吗?”

    湛可可眼睛瞪大,很是没想到的模样。

    她们突然出现,爸爸真的就不觉得惊喜,开心吗?

    湛廉时看小丫头,“惊喜。”

    湛可可嘟嘴,“可爸爸的样子一点都没有看见惊喜的开心。”

    宓宁低头抿唇笑。

    阿时的开心,向来不表露出来。

    “嗯。”

    还嗯!

    湛可可急了!

    “爸爸,可可和妈咪可是悄悄来见你,都没有让你知道,爸爸就真的不开心吗?”

    “可可好伤心的!”

    湛可可说着,睫毛扑闪,似乎有眼泪出来。

    湛廉时看湛可可眼睛,两秒后,出声,“哭过了?”

    湛可可的睫毛还是湿润的,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湛可可当即抱住湛廉时,吸了吸鼻子,说:“是呀!”

    “可可和妈咪为了来给爸爸惊喜,都差点跟车车撞上了。”

    湛廉时眸子一瞬眯拢,“有没有受伤?”

    他视线落在宓宁脸上,那眸子里的夜色瞬间风起云涌。

    宓宁感觉到四周的气息变化,也明显看出来他的担心。

    “没有,就是我开车的时候有点开小差,差点追尾,但没有事,你……”

    宓宁的手被握住,湛廉时的视线落在她脸上,身上,一寸不漏。

    车祸。

    这真是让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湛可可小脸埋在湛廉时腿上,她并没有注意到湛廉时的变化,也没有看见湛廉时的动作。

    因为她想起了之前的害怕,现在全在湛廉时面前表露出来。

    “爸爸,可可都吓到了,哭了好久。”

    湛廉时紧握宓宁的手,听着湛可可的话,他手上力道变大,宓宁只觉疼从手腕上传来。

    她看湛廉时,他没有说话,但他脸上的神色在告诉她,他在害怕。

    害怕她出事。

    “阿时,我们没事。”

    宓宁轻声,提着保温桶的手落在他手上,握住他。

    这一刻,他的手冰凉。

    湛廉时看着宓宁的手,白皙如初,光滑细腻,有温暖从她手上传来,压住他的紧绷。

    战栗。

    “回家。”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