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从封神开始的诸天〕〔最强装逼打脸系统〕〔女神的上门狂婿〕〔规则系学霸〕〔一人得道〕〔叶辰盛冰莹〕〔奶爸学园〕〔农家弃女〕〔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陈华〕〔豪门女婿〕〔白卿言萧容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时空之头号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183章 你能撑多久
    米兰,宓宁回国前的最后一个夜。

    “妈咪,可可好兴奋呀!”

    晚餐吃好,一家三口去楼上花房打理花草。

    湛可可开心的在花房里跑,转,似个小精灵。

    宓宁让她跑慢点,手里拿着工具,递给湛廉时。

    他打理,她就在旁边看着,不时给他递工具,不时整理地上清出来的垃圾。

    他的手好看,不仅好看,还可以签件,弹钢琴,下厨,甚至是打理花草。

    她看着他的手,只觉这双手似有魔力,好看的让她看不够。

    湛廉时熟练的挖土,松土,修剪,宓宁嘴角轻扬,拿着喷壶给花卉清洗,再拿过浇水壶浇水。

    两人配合着,无比默契。

    “妈咪,可可今晚要不不睡了,直接等到明早我们上飞机,在飞机上睡。”

    湛可可跑过来,一下扑到湛廉时背上,歪头望着她。

    湛廉时和宓宁都蹲在地上,被小丫头这么一扑,湛廉时身形晃了晃。

    不过很快的,他手落在湛可可背上,护着她。

    宓宁也赶忙护着两人。

    小丫头这一下,她差点以为阿时会往前面倾。

    “不行。”

    宓宁扶着湛廉时的手落在湛可可身上,轻拍她的背,“快下来。”

    湛可可当即爬上去,抱住湛廉时的脖子,小脸贴在湛廉时背上,嘟嘴,“不嘛,可可要爸爸背。”

    说着,两只小腿儿三两下贴在湛廉时腰上,似只八爪鱼,把湛廉时抓的紧紧的。

    宓宁无奈,“可可……”

    湛可可小脑袋侧到一边,不看宓宁,唯有那手,更紧的抱住湛廉时脖子。

    意思很明确,她要湛廉时背。

    宓宁对小丫头没办法,看湛廉时。

    湛廉时手上还拿着松土的小铲子,他侧眸,“抓紧了。”

    “?”

    啥意思?

    小丫头来不及多想,湛廉时起身,那落在小丫头背上的手收回。

    “呀呀呀呀呀!”

    小丫头身子往下掉,她吓的说不出话,只记得叫了。

    宓宁看着湛廉时的手再次落在小丫头身上,托住小丫头,她低头忍不住笑。

    这孩子呀。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湛可可不断拍胸口。

    湛廉时看小丫头,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哪里还有平时的神气。

    “是爸爸背着你打理花草,还是自己去玩,爸爸打理花草?”

    小丫头小脸一下红了,“可可自己去玩……”

    “嗯,乖乖听妈咪话。”

    “……”

    湛可可带着团团去玩了,宓宁和湛廉时继续打理花草。

    家里的花草都是她们打理的,之前去拉斯维加斯,她们就提前打理过,不在的日子也会有钟点工按时来浇水。

    现在她们回国,这些花草也要打理好。

    “说着一晚上不睡,等着明天睡,怕是撑不到十一点。”

    宓宁笑语,看着湛廉时的手,他手上有泥,但这泥在他手上似乎也变得好看。

    “你能撑多久?”

    扶着花枝松土的人转眸看她。

    “嗯?”

    宓宁睫毛轻扇,抬头看湛廉时。

    他在看着她,那黑眸里,墨染深深,花草相伴,她在其间。

    宓宁心微微跳快,脸上似有了热气,“不知道。”

    “怎么不知道?”

    他嗓音磁缓,低沉,看着她的眼眸那般专注。

    宓宁看着他手上的花草,夜色中,花朵含苞,枝叶安静,她脸上逐渐生出笑,“你从不让我熬夜,我都不知道我能撑多久。”

    她抬头,落满笑的双眼对上他。

    湛廉时看着她的笑,这笑里面含着许多东西,那是幸福,甜蜜,爱。

    两人打理好花草,时间已经是快十点。

    四周没有湛可可的声音了,宓宁下去看,才发现小丫头抱着玩具在沙发上睡着了。

    还说撑不过十一点,现在看啊,连十点都撑不过。

    宓宁把小丫头怀里的玩具拿走,湛廉时把她抱起来,上楼。

    呜呜,宓宁兜里的手机振动,湛廉时停下,转眸看她。

    宓宁也没想到她手机会在这个时候响,不过她想到什么,掏出手机,对湛廉时指了指主卧的方向,便转身去了主卧。

    湛廉时看着宓宁走进卧室,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抱着湛可可向前。

    “克莱尔。”

    “宁,不好意思,我现在才给你打电话。”

    歉意的声音传来,宓宁弯唇,“没事,你手机找到了吗?”

    电话响的时候宓宁就猜是克莱尔的电话,因为昨晚克莱尔没有给她打电话。

    “没有,我今天重新买了一个手机,把之前手机里丢失的东西都弄好,这才想起给你打电话。”

    “弄好了就好。”

    “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我手机在包里,要么就是放在餐厅的桌上,可回去找就是没有了。”

    “让餐厅里的人给我看监控也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看监控这个事的确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宓宁明白,“我们家乡有句话,叫破财免灾。”

    “你手机掉了,人没事就好。”

    “呵呵,被你这一说,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克莱尔脑子里划过什么,说:“你明天要走了吧?”

    “嗯。”

    “那你回去要一路顺风,回来也是。”

    “呵呵,会的。”

    两人说了会话,挂了电话。

    宓宁看时间,十点了。

    这一天克莱尔怕是都很忙。

    宓宁把手机放床头柜上,去了湛可可的卧室。

    湛廉时在给湛可可擦洗,宓宁眉眼温暖,“我来。”

    湛廉时手伸过去,却是伸的那只没拿毛巾的手。

    宓宁疑惑。

    湛廉时说:“袖子撸上去。”

    宓宁看他的袖子,之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他袖子挽起来,现在已经滑下来。

    宓宁伸手,给他把袖子折好,挽上去。

    湛廉时继续给湛可可擦,宓宁在旁边看着,不时帮忙。

    行李都收拾好了,家里的一切也都弄的妥当。

    现在把小丫头收拾好,她们也该休息了。

    不过,宓宁没有睡意。

    “阿时,我们回国,会不会影响你的工作。”

    湛廉时把湛可可的卧室门关上,揽着她回主卧。

    “不会。”

    毫不意外的答案,宓宁唇动了动,没再说。

    两人洗漱,湛廉时去隔壁的次卧,但在他走出卧室时,他手机响了。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