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七等分的未来〕〔青萍〕〔九星之主〕〔Mr学神他真香了〕〔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野猪传〕〔娱乐超级奶爸〕〔江辰唐楚楚〕〔三国之蜀汉中兴〕〔龙王医婿〕〔诡三国〕〔收集末日〕〔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秦城苏婉〕〔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196章 凤泉镇
    一早,车子停在别墅外。

    宓宁带着湛可可上车,湛廉时提着一个小旅行包去后备箱。

    司机赶忙下车,打开后备箱,接过湛廉时手中的小旅行包放进去。

    旅行包里没什么东西,几乎都是湛可可的。

    “我们去的地方一定很好玩,我好期待!”

    湛可可蹦蹦跳跳的,精神倍儿足。

    宓宁给她系好安全带,说:“去了新的地方不要乱跑,乖乖听爸爸妈咪的话,知道吗?”

    “知道,妈咪放心吧,可可一定不会乱跑的!”

    湛可可拍着小胸口,满口保证。

    宓宁笑笑不说话。

    这孩子,答应的好好的,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可不是真的听话。

    湛廉时上车,坐宓宁旁边,司机发动车子,很快,别墅在倒视镜里消失。

    宓宁看窗外的景物,因着夏天亮的早,外面现在已经铺满了阳光,一片绿油油。

    她们住的地方不是城中,而是乡镇,乡镇的空气好,相较于大城市也不那么热。

    风景也是最好。

    宓宁喜欢看风景,从来到这后,她就觉得这里的风景好,天气也好,是她喜欢的地方。

    宓宁嘴角浅浅上扬,婉约的笑在她眉眼间弥漫。

    湛廉时握着宓宁的手,眼眸看着她一根根纤细白皙的手指。

    好的生活能给人好的状态,不好的生活能把一个人摧残的支离破碎。

    无疑,宓宁现在的生活很好,光是看这嫩的如婴儿的肌肤就能看出来她现在过的多好。

    湛廉时看着宓宁的指尖,她的指甲不是扁圆,而是鹅暖石形状,因为带孩子,她不留指甲,也不做美甲。

    所以一双手指的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就如她这个人。

    她手上没戴首饰,除了一个婚戒,她手上多余的饰品没有。

    湛廉时看她的手腕,那里也是干干净净的。

    “怎么没戴。”

    他出声,嗓音里带着他独有的低沉磁性。

    “嗯?”

    这突然的一句让宓宁转过头来,她疑惑的看他,“什么?”

    湛廉时指腹落在宓宁手腕,摩擦,“不喜欢?”

    他抬眸看她,那深邃的眼睛似一眼看进她的心。

    宓宁知道湛廉时说什么了,她无奈,“喜欢,你买的我都喜欢,就是我有时候要做事,不太方便,我就没戴。”

    他说的是首饰,前天晚上她们去玩,他又给她买了,那时就戴上了。

    但家里总是有事的,还有个孩子,戴着手链不方便。

    湛廉时握着她的手收拢,“以后我来做。”

    言下之意就是,她什么都不用做,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宓宁噗呲一声笑了,他还真是,仅是为了让她戴手链就不让她做事情,那他不得累惨?

    “我以后戴上。”

    “嗯。”

    湛廉时视线再次落在她手腕,这样细白的手腕,不戴首饰,可惜了。

    湛可可没听见后面的话,因为外面的风景,她对新地方的憧憬让她一直处在兴奋中。

    歌儿唱着,小身子扭着,别提多开心了。

    三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凤泉镇。

    “哇!这里好不一样呀!”

    湛可可跳下车,看着四周的古建筑,惊奇的不得了。

    宓宁牵着她的手,也看这个镇。

    她看到了这个镇的标识,凤泉镇。

    凤泉镇……

    宓宁脑子里极快的划过什么,她眉头微皱。

    这个名字,她好像听过。

    湛廉时视线落在前方如城门一般的大门上,那中间的位置。

    那里刻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凤泉镇。

    “哇!那是什么?!”

    湛可可一下跳起来,指着对面插在竹篮上的糖人。

    宓宁随着小丫头的视线看去,嘴角微扬,“是糖人,想吃吗?”

    湛可可眼睛一瞬睁大,“妈咪,可以吃吗?”

    那糖人是各种动物,人,花草,对于小丫头来说,不是吃,是玩。

    “可以,那是糖,就是不能吃多,会牙疼。”

    “哇!糖!那竟然是糖!”

    “可可要吃,可可要吃!”

    湛可可蹦跳起来,恨不得立刻就插上翅膀飞过去。

    显然,她只听见了宓宁前面的话,后面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宓宁牵着湛可可过去,湛廉时走在湛可可的另一边,牵着她的手。

    这孩子,一个不注意就跑走了。

    湛廉时牵着,要稳得住她些。

    “我要糖!”

    几人一到摊面前,湛可可便脆生生的说。

    卖糖人的老板是个老爷爷,看着六七十岁,手上拿着糖勺,熟练的在大理石板上勾勒出栩栩如生的人物。

    他听见湛可可的话,呵呵笑,“要糖啊,有,小娃娃,你要什么样的?”

    老爷爷把勾勒出的糖人给旁边的人,笑呵呵的看湛可可。

    他脸上是岁月留下的痕迹,这一笑,这些痕迹都挤在一堆,又慈祥又温和。

    湛可可看见老爷爷把刚刚勾好的糖给别人了,她睫毛眨巴,又看篮子上插着的糖人,再看旁边的锅,蔗糖,她感觉到什么,说:“可以有可可,爸爸,妈咪这样的糖吗?”

    湛可可眼睛亮亮的看着老爷爷,满眼期待。

    宓宁还想跟小丫头解释这些东西,没想到她自己说出来了。

    这孩子,不是一般的聪明。

    老爷爷看湛可可旁边的湛廉时,宓宁,这一家三口,大手牵小手,老爷爷脸上露出笑,点头,“可以。”

    “嗯!谢谢老爷爷!”

    湛可可声音比刚刚更大了,眼睛也更亮了。

    竟然可以,她太开心了!

    宓宁看小丫头,这样的开心,这样的欢喜,她也愉悦。

    老爷爷并没有用多长时间,三个小糖人便出现在大理石板上。

    不过,本来是一个糖人一个竹签,但湛可可要的这个是三个糖人一个竹签。

    这三个糖人就如现在湛廉时,宓宁牵着湛可可,没有分开。

    “给,小娃娃。”

    老爷爷把竹签给湛可可,湛可可兴奋的跳起来,“哇哇哇!真的做好了,真的做好了!”

    她拍手,开心的手舞足蹈。

    湛廉时把钱付了,宓宁对老人家说了声谢谢便牵着湛可可离开。

    “妈咪,好神奇呀,老爷爷真的把爸爸,妈咪,可可做出来了,可可真的好惊叹!”

    还用上惊叹的词了,看来小丫头汉语一百分不是白来的。

    “吃吧。”

    “嗯!”

    湛可可张嘴便要咬,可当嘴张开,糖人身上满满的甜味盈满嘴里,小丫头不动了。

    宓宁见她不动,出声,“怎么了?”

    湛可可小眉头皱起,纠结,“妈咪,可可舍不得吃。”

    宓宁一怔,随之笑容绽开。

    她还以为是出什么事了,原来是舍不得。

    湛廉时看湛可可宝贝的模样,说:“吃了再买。”

    “可以吗?”

    湛可可嗖的抬头,眼睛发亮的看着湛廉时。

    湛廉时看前方,“不想吃,可以不买。”

    湛可可立刻嗷呜一声,咬了一大块糖人进嘴里,“可可要吃,可可吃完了再买!”

    这急不可待的模样,让宓宁的笑停不下来。

    几人逛着小镇,看到新奇的东西,都停下来看,或者看到好吃的,停下来吃。

    湛廉时一点都没有阻止湛可可和宓宁,更没有说什么不能垃圾食品的话。

    宓宁和湛可可想要什么,他便给什么。

    这么逛了一个小时,湛可可吃的心满意足,宓宁肚子也是吃的满饱。

    她觉得她们不用吃午饭了。

    不过,随着时间过去,天气越来越热,她们得找地方休息下。

    “阿时,外面太热了,我们得找个地方休息下。”

    宓宁坐在一个百年小吃店里,看外面的天,又看时间,十一点多了,外面很热。

    宓宁看湛可可,店里打着空调,但小丫头还是吃的额头冒汗。

    她拿湿巾给小丫头擦汗。

    湛廉时没吃多少,他旁边是一碗吃的差不多的米线,面前是一杯当地特有的山茶,味道是平时高档茶叶没有的,是很淳朴的味道。

    湛廉时看湛可可,小丫头吃的最多,现在面前摆着各种小吃的空碗。

    “待会回家。”

    “嗯?”

    宓宁看湛廉时。

    回家?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