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医品仙尊〕〔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11章 崩溃了
    “老板娘,麻烦你带我去见你的朋友。”

    林越气喘吁吁的来到老板娘的摊位前,她脸上冒汗,大热的天,本该是晒的红扑扑的脸却青白青白的。

    老板娘在卖东西,看见她,惊讶了,“小姑娘,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林越脸色一看就不正常,和昨天相比,似两个人。

    林越抓住老板娘的手,着急的说:“我没事,老板娘,麻烦你带我去见你的朋友。”

    “尽快!”

    林越在旅店里想了很久,她决定去见老板娘说的她那些朋友。

    她要知道这买走上锦布的人是谁。

    不知道怎么的,她有种感觉。

    很强烈的感觉,这上锦布和林姐有关。

    所以,她要去。

    一定要!

    老板娘知道林越急,因为林越给她打了电话,问她在哪,便挂了电话。

    现在她着急的出现在这,还这幅模样,老板娘有些担心。

    尤其现在抓着她的手滚烫。

    “小姑娘,你这是发烧了啊!”

    老板娘摸林越的手,温度早就高于平常了。

    “我没发烧,老板娘,我求你,带我去,这件事现在对我很重要。”

    老板娘见林越这急的不行的样子,她打电话让家里人来给她看一下摊位,便带着林越去了。

    林越说:“您放心,今天您的损失我一定会补偿给您的!”

    “没事,我也是看你这孩子执着,不然我也不会多管闲事。”

    两人往前面走,说着,脚步不停。

    老板娘看林越脸色,“小姑娘,你还是去买点药吧,我看你这样身体吃不消的。”

    这夏天容易得热感冒,这人一得感冒就麻烦了。

    林越摇头,“没事,我们走快点,快点。”

    林越抓着老板娘的手,一点不放。

    似乎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能,她怕她一放就没了。

    不过十分钟,两人来到一个摊位前,“老杨,我来了。”

    在来之前,老板娘给她熟识的朋友打了电话。

    每个人都打了。

    “诶,什么事啊,这么急?”

    叫老杨的是个中年女人,她摊位前刚走了一个客人,她在收拾刚刚客人看了没买的东西。

    看见老板娘,她满面笑容,很愉悦。

    似乎今天生意不错。

    老板娘说:“我有个事……”

    “请问昨晚在您手上买走上锦布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长什么样,年纪多大?”

    不等老板娘说完林越便打断了她,眼睛紧盯着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看着林越,“这是……”

    她指着林越,看老板娘,满脸疑惑。

    老板娘说:“她是大城市里来的设计师,要上锦布。”

    “她听说昨晚有人把凤泉镇的上锦布都收走了,很着急,就想来问问,这收走上锦布的人谁。”

    “哎哟,我还说什么事,原来是这件事啊。”

    “对!您还记得跟您收走上锦布人的脸吗?”

    林越紧声,心提到嗓子眼。

    中年女人呵呵的笑,“昨晚我要收摊的时候,一个男人来了我的摊位,问我有没有上锦布,我是做小生意的,卖的就是这些生活零碎。”

    “但我有上锦布,我是想着用上锦布做衣裳。”

    “上锦布做的衣裳好,穿着舒服。”

    “那人问我上锦布,我也是很惊讶,因为我没卖上锦布,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知道我有上锦布的。”

    中年女人说起昨晚,就跟话匣子打开,把昨晚的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嘴巴一点都没停。

    “那人说跟我买,我原本是不想卖的,但那人出价高啊,直接一匹一万块。”

    “我的妈呀,我做生意这么多年,还从没有见过谁出手这么大方,一匹布就一万块,我都惊呆了。”

    “这做衣裳嘛,什么布不行?我一匹布换一万,值当的很!”

    “昨晚我就卖了。”

    “还好我存的多,有五匹,那人给了我整整五万块。”

    中年女人说着,手掌伸出,五个指头分开,表示那是整整的五万块。

    她说着眼里放光。

    林越听的却是心砰砰直跳。

    一匹一万,这价格真不低,她昨晚从老板娘那买的一匹上锦布老板娘也就只收她一千,她给了两千。

    这布再好也需要加工,从最开始的布匹到后面的成衣,一道道工序下来,一件衣服怎么着价格也要翻许多倍。

    而上锦布光这纯布就上万一匹,那等做出成衣来,不卖个十几万,几十万一件,一点都说不过去。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买这布的人,她大概知道是谁了。

    她想,除了那个人,没有谁能这么出手这么阔绰。

    “我啊,在这小镇上呆了大半辈子,还从没有一下子见这么多钱,我到现在都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中年女人还在说着,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林越的变化。

    而老板娘听中年女人这么说,她惊呆了,“一万一匹,你没记错吧?这一匹布哪里能值这么多钱?那人是傻的吧?”

    中年女人当即说:“怎么可能记错?”

    “那五万块可是现钱,我是点了又点,不会错!”

    “而且,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昨晚那收走上锦布的人,只要是一匹一匹的,都是给的一万块。”

    “你知道的,有的用上锦布做小玩意,小东西,囤的不少,她们昨晚可是赚翻了。”

    中年女人说的是唾沫横飞,坚定不移。

    老板娘惊的说不出话。

    大家都是小镇上普普通通的人,做点小本生意,什么时候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的钱?

    光是听听就被吓到了。

    现在有人一下子出这么多钱买这布,她难以相信。

    “我们都大概算了算,昨晚那人应该花了上百万。”

    “可能还更多。”

    中年女人说的是连连摇头,眼里满是艳羡,“有钱人,真的太有钱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多钱哦。”

    “怕是只有重新投胎喽。”

    中年女人感叹,林越脑子一阵阵的晕。

    她抓紧摊位,稳住脑子的晕眩,努力让自己镇定。

    “您……您有那人的电话吗?”

    中年女人皱眉,“这倒没有,那人直接找上门来的,问我们要了布,给了钱就走。”

    “利落的很。”

    说着,中年女人想到什么,说:“我看那人不是一般人,一看就不是我们这的人。”

    林越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把湛廉时的照片给中年女人看,“您看看,是这个人吗?”

    中年女人立马摇头,“不是。”

    “昨晚那个人没这人俊,我记得呢。”

    林越点头,毫不意外。

    不是湛廉时亲自来买,那也是湛廉时的人。

    湛廉时的人她自然不知道长什么样。

    林越脑子有些乱了,像一团麻一样,乱糟糟的。

    老板娘看林越,见她脸色比刚刚还要差,扶住她,“小姑娘,你没事吧?”

    林越摇头,嘴唇蠕动,却说不出话来。

    湛廉时哪里知道什么上锦布,他不是专门做时装的,他不会知道的。

    只有林姐。

    可林姐知道,湛廉时又怎么会知道?

    她记得,林姐是不喜欢湛廉时的。

    她不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告诉给湛廉时。

    可现在,湛廉时知道了。

    为什么?

    林姐和湛廉时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还是,她想的是错的?

    中年女人终于发现林越不对劲了,她看老板娘,小声说:“这姑娘怎么了?”

    老板娘对她摇头,让她暂时不要说话。

    中年女人回想老板娘刚刚说的话,再看林越,大概知道什么了,不再说。

    设计师要好布,结果被人抢先一步,而且价格还高的很。

    这怕是要为难了。

    “小姑娘,我带你去买点药吧。”

    林越摇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在哪个地方呆呆,好好安静会。

    老板娘看天上毒辣的太阳,再看林越这失魂落魄的模样,把她扶到阴凉处。

    林越很快蹲下,手捂住头,脸低下去。

    她有些崩溃了。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