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生钱系统〕〔透视神医女婿〕〔修仙琐录〕〔林阳苏颜〕〔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医品仙尊〕〔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长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昭周〕〔玄天龙尊〕〔妖女乱国〕〔宋成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13章 克制
    夜色来,星辰满,凤泉镇热闹起来。

    宓宁和湛廉时带着湛可可走在这热闹的小镇,感受着夜色的清凉,淳朴的小镇风情。

    本来跟湛可可说好了,玩具做好前不出来,但在家里呆了一天,到晚上了,外面的太阳变成月光,湛可可呆不住了。

    宓宁本就对她的保证不当真,她太了解小丫头,所以吃了饭一家人就出来了。

    凤泉镇热闹依旧,不过不同于昨晚,锦凤族的人没出现,大家都自在的逛着。

    湛可可想放风筝,但这晚上怎么放?

    所以湛廉时给她买了氢气球,小丫头拿着,快快乐乐的在青石板路上一蹦一跳。

    “咦?今晚是十五吗?这月亮好圆啊!”

    从宓宁身旁走过的人说。

    宓宁抬头看天,天上一轮皎洁圆月,清雅的光温柔洒落。

    “是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赶巧了!”

    “我听说前面在放河灯,走,我们也去!”

    宓宁转身,看那结伴往前的两个年轻女孩子。

    放河灯,许愿吗?

    “妈咪,河灯是什么呀?”

    湛可可也听见了,她看那和她们往相反的方向走的人,有些想去。

    宓宁收回视线,说:“就是像花一样的灯,妈咪带你去看。”

    她也想去看看。

    “嗯!”

    两人转身,跟着前面的人走。

    湛廉时走在宓宁身旁,视线落在前方。

    灯火尽头,各色花灯绽放,如一朵朵娇艳花儿,争相开放。

    “买花灯了,许愿了,凤凰河的神仙听见喽~”

    花灯前的老板们争相吆喝,无一例外,都是这句话。

    宓宁和湛可可远远的就听见了这句话,小丫头兴奋了,拉着宓宁往前面跑,“妈咪,快走,快走!”

    慢走已经无法满足她的好奇了,她得跑快点。

    宓宁被湛可可拉着,没办法,跟着她。

    不过,被小丫头拉着,她往身旁看,看见那硕长的身影始终在她身侧。

    她对他伸手,笑容满面的看着他。

    湛廉时看着万家灯火下的容颜,看着灯光染尽的话,他握住她的手。

    几人到了花灯街,那一条街卖的都是花灯,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湛可可开心的直叫宓宁和湛可可。

    两人站在她身旁,牵着她,看这些花灯。

    不过,湛可可太小了,她看花灯只能扬起小脑袋来,很吃力。

    突然,小身子腾空,湛可可被湛廉时抱在了怀里。

    湛可可愣了下,随之抱住湛廉时的脖子,咯咯的笑。

    宓宁站在湛廉时身旁,看着小丫头的笑脸,她也笑了起来。

    湛可可选了兔子花灯,小猫花灯,对比花她更喜欢动物。

    宓宁选了一个兰草,一个梅花。

    这些花灯各色形状,不是真的花,真的动物,而是用竹篾编成,然后贴上纸,各种颜色。

    镇上的老手艺都是以前传下来的,手艺很好,一个个花灯编的栩栩如生。

    花灯中间是一点小蜡烛,只要点燃,蜡烛就会亮起来。

    “可可要许两个愿望,一个愿望自己许,一个愿望帮迪恩弟弟许。”

    湛可可举起手里的两个花灯,开心的说。

    宓宁看她,迪恩,这小丫头,她都以为她忘记了。

    湛廉时拿钱包付钱,宓宁说:“我来。”

    他抱着可可,不方便。

    湛廉时看宓宁,他要伸进裤兜的手停住。

    她没有带钱。

    然而……

    宓宁手伸进他裤兜,把钱包拿出来,打开,“老板,多少钱?”

    “那兔子和猫的要贵点,十五块一个,花的要便宜点,十块一个,一共五十。”

    “好。”

    宓宁抽出一百递给老板,老板看了下真假找了她五十。

    宓宁把钱包放回湛廉时的裤兜,拿过那两个花灯,“我们去河边。”

    她没有注意到湛廉时的目光,从刚刚她的手伸进他裤兜开始,他眼神变化了。

    湛可可说:“妈咪,我们跟着她们走!”

    小丫头也没注意到湛廉时的变化,她指着前面一个个拿着花灯走的人,小腿儿蹬起来。

    宓宁看过去,笑着说:“好。”

    她往前走,湛可可跟着往前。

    可是,她被湛廉时抱着,湛廉时不走,她就走不了。

    小丫头终于发现湛廉时的不对了。

    “爸爸?”

    小丫头看湛廉时,大眼眨巴。

    湛廉时没看她,他看走在前面的人。

    宓宁听见了湛可可的声音,她转身,一瞬看进那漩涡似的双眼里。

    宓宁的心一跳,下意识的不敢看湛廉时。

    但很快的,她走过去,看着湛廉时,“阿时?”

    他好像不大对。

    湛廉时哪里是好像不大对,他是很不对。

    那柔软的手伸进他裤兜,薄薄的布料传来她的温度,触碰。

    心底那紧绷的东西突然就颤动了。

    这样的触碰,要命。

    湛廉时没有回答宓宁,唯有那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她,里面的暗夜在变得浓郁,要把宓宁吞噬。

    宓宁有些害怕这样的眼神,但湛廉时的异样让她更为担心。

    她又叫了一声,“阿时?”

    宓宁眉头皱了起来,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湛可可也感觉到湛廉时的不对,现在看宓宁这样,她也紧张了,“爸爸。”

    母女俩叫他,湛廉时颤动的那根弦被一股极强的力量压下,他眼里漩涡一样的黑归于平静。

    “去河边。”

    湛廉时转过视线,抱着湛可可往前。

    宓宁站在那,看往前走的人,她有些怔。

    阿时似乎没事了,但她觉得,又似乎不是。

    湛廉时停下脚步,看站在后面的人。

    他眼神已经恢复到平常,但细看,里面压着深深的克制。

    “过来。”

    嗓音微哑,是不同于平常的声音。

    宓宁走过去,走到湛廉时身侧。

    湛可可看宓宁,又看湛廉时,觉得不大对。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