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捡漏王〕〔退亲后,我嫁给了〕〔我的相公很腹黑〕〔王的女人谁敢动〕〔入骨宠婚:误惹天〕〔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绝世战神〕〔近战狂兵〕〔代号修罗〕〔三国之曹家逆子〕〔1胎2宝:总裁爹地〕〔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妃常难驯:魔帝要〕〔元后传〕〔医妃倾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15章 信仰
    河边有风,细纱一样在每个人脸上拂过。

    白天的热意褪去,留下的是阵阵清凉。

    宓宁和湛廉时往河岸走,她始终在他身侧,安安静静的。

    湛可可被湛廉时抱着,也没有下来。

    气氛有些怪,小丫头没有察觉。

    因为她现在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上的兔子猫儿灯上,她没看两人,没注意到宓宁脸上没了笑。

    宓宁看着前方,眼里是前方的人群,灯火,可她的心不在这些景物里。

    她在感受着身旁人的气息,在等待着那只手臂落在她腰上。

    他惯常的喜欢揽着她,时不时的就会把她揽在身侧。

    可现在没有。

    一直没有。

    平常没注意的事,现在注意了,才发现很不一样。

    “晚上回去给迪恩弟弟打电话,我要告诉他我帮他许愿了,让他猜我给他许了什么愿,迪恩弟弟一定猜不到!”

    湛可可手里拿着灯,上下左右的看,自言自语。

    没多久,几人来到河岸。

    河岸有不少人,大家手上都拿着一个竹竿,把点亮的花灯小心翼翼的放到竹竿最前端的篓子里,然后把竹竿放到河面。

    一盏盏花灯就这般在河面飘荡,流向远方。

    湛可可看见了,当即挣扎着下来。

    湛廉时放她下来,小丫头立刻往前面跑,宓宁赶忙跟上。

    这孩子,一下地就不行了。

    “妈咪,我们也要这个!”

    湛可可跑到卖竹竿的地摊前,指着地上的竹竿对宓宁说。

    宓宁担心她跑到河岸外,没想到是这个。

    这孩子,真是一眼就看明白了。

    宓宁牵住小丫头的手,问卖竹竿的老板,“老板,这多少钱一根?”

    老板说:“买的话二十一根,租的话五块一根。”

    租?

    宓宁没想到,但很快的,她明白了。

    这么多人买花灯许愿,一个花灯一个竹竿,放了花灯便没用了。

    租自然划算。

    宓宁说:“我们……”

    “买一根。”

    湛廉时拿出一张二十给老板,老板当即接过,把一根竹竿给湛廉时,“您拿好。”

    今晚放花灯的几乎都是租,没有人买。

    湛廉时恐怕是头一个。

    宓宁看湛廉时,他接过竹竿,就和平常一样,那眼眸,面容没有一点变化。

    湛可可跳起来拍手,“放花灯喽,许愿喽~”

    小丫头往外面跑,宓宁赶忙牵紧她,几人来到河岸石栏前。

    “哇!好多灯呀,好漂亮呀!”

    湛可可看见了河面上的灯,一盏盏,跟小灯泡似得,在河面漂洋流动。

    已经有不少人放了花灯,还有人在放,河岸两边都站满了人,从这边到那边,满满的人。

    “爸爸,快,我们也放灯!”

    湛可可抓着湛廉时的裤子,蹦跳个不停。

    湛廉时拿过她递过来的猫儿灯,放竹篓里,湛可可说:“猫咪是迪恩弟弟,可可先帮迪恩弟弟许愿。”

    湛廉时拿出火柴,点燃猫儿灯里的蜡烛。

    湛可可立刻双手合十,闭眼,小嘴紧闭。

    许愿是不能说出愿望的,愿望说出来了就不灵了。

    她一直记得呢。

    宓宁看着湛可可认真虔诚的模样,她眼里有了笑。

    “好了!”

    湛可可睁开眼睛,看着猫儿里的蜡烛,“爸爸,放河里,放河里。”

    湛廉时拿起竹竿,稳稳的把猫儿灯放河里。

    湛可可看着,眼睛都不眨了,似乎呼吸都屏住了。

    当看见猫儿灯平稳落在河面,随着灯吹走,湛可可一下跳起来,“噢耶!”

    她比了个剪刀手,然后举起手里的兔子灯,背对着石栏外的凤凰河,“爸爸,可可要拍照!”

    湛廉时拿出手机,小丫头立刻摆pose。

    咔擦,举着兔子灯,笑的露出老虎牙的小丫头,和着夜色下坠了花灯的凤凰河定格在照片里。

    “妈咪,我们一起拍!”

    湛可可看湛廉时收回手机,赶忙拉过宓宁。

    宓宁被小丫头拉的猝不及防,她下意识看湛廉时,湛廉时已经拿起手机,看着镜头。

    他在看着镜头里的她,看着这双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眼睛,按下快门。

    宓宁听见了快门声,她回神,“我……”

    “爸爸,我看看!”

    小丫头跑过去,要看湛廉时刚拍的照片。

    湛廉时把手机收了,拿起竹竿,“放花灯。”

    湛可可看自己手上的兔子灯,想起来她还没放完,小丫头赶忙说:“放兔兔!”

    把花灯递给湛廉时。

    湛廉时如刚刚一般,放进竹篓里,点亮烛火。

    小丫头许愿。

    宓宁在旁边看着父女俩,尤其是湛廉时,他刚刚似乎心情好了。

    宓宁嘴角弯了。

    湛可可的花灯放好,那便是宓宁的了。

    湛可可在旁边跳,“妈咪快,许愿许愿!”

    宓宁笑着,把手上的兰花放竹篓里,一只手伸过来,从她手里拿过花灯,放进去。

    宓宁看着这修长的手,她刚刚碰到他的指尖,有些烫。

    湛廉时拿起火柴,点亮烛心,一束光在兰花里绽开。

    宓宁看着这抹光,双手合十,闭眼。

    她没有什么愿望,只有一个,她希望她们一家人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湛廉时看着宓宁,她虔诚又认真,光照着她的脸,是细细绽开的笑。

    幸福,美好。

    宓宁睁开眼睛,“好了。”

    湛廉时拿起竹竿,平稳的放到河面。

    竹篓沉下去,唯留下那盏兰草在河面,随风飘走。

    宓宁看着,心微热。

    她不信神,但她信信仰。

    她有一个信仰,便是这般生活。

    “噢耶!噢耶!”

    “可可帮迪恩弟弟许了愿,可可自己许了愿,妈咪也许了愿,就剩下爸爸。”

    “爸爸也要许愿!”

    宓宁看湛廉时,她从没有见阿时许过愿。

    湛廉时收了竹竿,“不用。”

    宓宁听见这个回答,不意外。

    她想象不到阿时许愿的样子。

    她不会逼他,他喜欢就好。

    “为什么?”

    湛可可不懂了,她看着湛廉时,“爸爸,你没有愿望吗?”

    “可可和妈咪都有呢。”

    湛廉时看着她,“你们的愿望就是爸爸的愿望。”

    “啊,爸爸……”

    湛可可一下捂住小嘴,瞪大眼看湛廉时,难道爸爸知道她和妈咪许什么愿望了吗?

    宓宁笑,牵住湛可可的手,“好了,我们在这外面玩会便回去了。”

    四周的人在散了,说明时间不早了。

    湛可可立刻看四周,她找好玩的。

    宓宁看湛廉时,他拿过竹竿给刚刚卖给她们的人。

    她们已经用不到了。

    “妈咪,可可想在这看花灯。”

    湛可可看了一圈觉得还是河里的花灯好看,各种各样,多好看呀。

    宓宁收回视线,看河面上的灯,天上繁星满月,地上河水花灯,这样的景色,确实美。

    宓宁拿起手机,“妈咪给你拍照。”

    湛可可眼睛一亮,当即点头,“嗯!”

    湛廉时走过来,视线落在宓宁和湛可可身上,一人摆pose,一人拍照,万家灯火下,这样的一幕,极美。

    湛廉时拿起手机。

    呜呜,手机刚落在掌心,一个来电进来。

    湛廉时看着来电名字,转身,“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