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天龙尊〕〔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锦衣玉令〕〔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重回1990〕〔武神纪元〕〔叶辰盛冰莹〕〔透视邪医混花都〕〔我不是野人〕〔超级豪婿〕〔道士不好惹(又名:〕〔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婚浅情深txt 第1224章 不是,不是的
    她眼睛瞪大,胸口剧烈跳动。

    咚咚咚的,像敲鼓一样敲个不停。

    湛廉时。

    她看见了湛廉时。

    记忆如开闸的洪水,涌进林越脑子。

    她转头看四周,立刻坐起来。

    林姐,湛廉时,还有那个孩子。

    她不是做梦,她……

    林越身体僵住,她看四周的目光落在洗手间门上。

    门关着,没关拢,露出一条缝,里面有轻细的声音传来。

    那是……林姐。

    林越手撑在床上,这一刻,她无法动作了。

    宓宁挂了电话,她站在洗手间里,看暗下去的屏幕,她在笑着,到现在,她脸上的笑都没有褪。

    也不是没有分开过,阿时出差,她们会好几天都见不到。

    这样的日子,她深有体会。

    但今夜,似乎不是她体会,是阿时体会了。

    他有些不开心,却又不说。

    她觉得,有些愉悦。

    宓宁拿下手机,走出去。

    她脸上的笑在她打开门那一刻都是愉悦的。

    但这样的笑在看见坐在床上看着她的林越后消失。

    “你醒了?”

    林帘怔了两秒,走过来。

    “好些了吗?”

    她摸林越的额头,放下心来。

    “烧退了,应该是没事了。”

    宓宁看输液袋,已经是最后一袋,快要输完。

    这液输的有点慢。

    林越没有说话,她看着宓宁,从宓宁打开洗手间门,出现在她视线里那一刻,她就无法从她身上离开了。

    是那张脸,是那样温柔的笑,是那双清澈有光的眼睛。

    是她。

    是林姐。

    可是,不是。

    不是的。

    林姐看她的眼神,不该是现在这样的陌生,她的笑,她的神色,不该是这样的温和,没有任何的悲伤。

    她不是林姐。

    她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林姐。

    她的林姐怎么会和湛廉时在一起,还会有一个孩子。

    林越摇头,她撑着床的手蜷起,整个人隐隐颤抖起来。

    不是,不是,她心里有个声音在说。

    是林姐,她是!

    林越眼里涌出泪,视线里的人模糊。

    突然间,她不敢看眼前的人,不敢面对。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林越捂住脸,哭了起来。

    宓宁是有话想说的,但看着林越脸上的神色变化,她没说。

    她等着眼前的女孩子情绪恢复。

    病房里静下来,只有林越的哭声在病房里弥漫。

    宓宁看着输液袋里的水,当里面的水差不多完了,她按按钮。

    没多久护士进来。

    林越没有听见声音,她现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出来。

    “别哭了,护士来给你取针。”

    宓宁柔声说。

    林越止住哭声,她抬头,泪眼朦胧的看宓宁。

    宓宁拿过纸巾给她把眼泪擦了,护士也给她把针取了。

    在这个过程里,林越一直看着宓宁,怔怔的。

    “她没发烧了,今晚休息下,明早再量个体温,如果没问题的话,可以离开医院了。”

    “好的,谢谢。”

    护士离开病房,宓宁坐下来,看着林越,“你身上没带手机,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你的家人,只能等你醒来。”

    她说着,拿起手机看时间,“现在十二点快二十,你记得你家人的电话吗?给你家人打电话报个平安。”

    宓宁把手机递给林越。

    林越没有动,她依旧看着宓宁。

    她眼泪刚被宓宁擦干了,视线里的人也清晰。

    但她像失了语,无法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宓宁见林越这模样,叹气,“我不知道你遇见了什么事,但我觉得,现在没有什么事比家人更重要的了。”

    “你的家人,现在一定很担心你。”

    她有家,她很清楚如果阿时和可可出什么事,她一定会很着急,甚至崩溃。

    所以,她能理解同是家人的心情。

    “快给他们回个电话,让他们放心。”

    宓宁把手机又递过去些。

    林越睫毛动了下,终于说话了。

    “我家在国外,我在国内工作,我现在来凤泉镇是出差。”

    宓宁怔住。

    这样的回答,她倒是没想到。

    “那你,你一个人来出差?”

    宓宁看着林越,还是不放心。

    “嗯,我一个人。”

    宓宁无奈的笑了,“难怪你不着急。”

    她收回手机,笑着看林越,“那你好好平复下心情,我给我先生打个电话。”

    她说了的,等这女孩子醒,她便给他打电话。

    她猜,阿时现在还没睡。

    宓宁想着,嘴角便弯了起来,她起身,拿着手机出去。

    林越一把拉住她,“不要走!”

    宓宁转身,“怎么了?”

    林越在看着她,但很明显,林越神色很不对。

    “不舒服吗?”

    宓宁摸林越的额头,林越没有躲,她任宓宁动作,视线一点都没离开宓宁的脸。

    没发烧,温度正常了。

    宓宁看林越眼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这双眼睛里,含着千言万语。

    林越嘴巴张开,好一会,说:“你,你结婚了?”

    这是林越能想到的最合适的话。

    宓宁笑了,她的笑在林越看来就如春天一下夏花烂漫。

    “是的,我结婚了,我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你应该看见了。”

    “她叫可可,是她先发现你的。”

    女儿,可可……

    她是林姐吗?

    不是。

    可为什么,她觉得她是?

    “你,你叫什么名字?”

    林越抓紧宓宁的手,眼里的认知在晃动。

    她是吗?

    她希望眼前的人,可又希望不是。

    宓宁对上林越的眼睛,声音轻缓,“我叫宓宁。”

    伏宁?

    伏?

    林越眼睛微微睁大,不仅是对这个名字的陌生,还有这个姓的奇怪。

    宓宁看林越这神色,便知道她想错了。

    她耐心说:“洛神宓妃,宝盖头下是必,作姓氏读fu,二声,组词读宓。”

    “宓宁,安宁。”

    她这个姓比较特别,很多人都会认错。

    林越看着眼前的人,她心里那个声音开始弱了。

    不是林姐。

    她不是。

    她的林姐是和姐夫结婚了的,她不可能再嫁给湛廉时,还有一个女儿,还这么大。

    对,是这样。

    她认错了。

    林越低头,那抓着宓宁的手逐渐松开。

    宓宁看林越神色,倒也没再说,拿着手机出去。

    她要给阿时打电话。

    湛廉时站在车外,地上已是满满的烟蒂。

    他拿起一支烟,便要点燃,兜里的手机振动了。

    他停下动作,眼眸垂下,看着裤兜,空气里有几秒的静默。

    忽的,一阵风吹来,烟味消弭,送来四周的草木味。

    湛廉时拿下烟,拿出手机。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不科学御兽〕〔夜少强势锁婚〕〔逆天邪神〕〔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万界圆梦师〕〔傅慎言沈姝〕〔权倾天下医妃要休〕〔人族镇守使〕〔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都市风云乔梁〕〔剑临诸天叶玄全本〕〔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