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大侠〕〔不让江山〕〔开局就能无限释放〕〔漫威之动漫抽取〕〔那个男人超幸运〕〔重生日不落当海盗〕〔开局99级易筋经〕〔日常系美剧〕〔文明与守护〕〔我的梦幻年代〕〔热血庸医〕〔跨界新人生〕〔天幕之下〕〔我在东京真没除灵〕〔回到村里开直播〕〔我的祖国我的生活〕〔林晓雅〕〔韩馨儿〕〔神猫伏魔〕〔将军不容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10:你们得罪人了
    刘美诗清楚于玲玲是怎样的一个人,人虽不坏,但狐假虎威太严重,总是喜欢在天盛名下一些企业下刷存在感。万一这个胸大没脑的表妹把林浩然得罪了就麻烦了,且不说他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这层关系,自己婆婆的行为表明,她很看重这个高人,若被她得罪开了,婆婆能放过她?

    于玲玲没想到表姐会让她跟林浩然道歉的,还十分凌励的说,如果对方不原谅她,不准她以后说和她有关系。

    于玲玲的想死的心都有,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乡巴佬竟然是表姐家如此重视的人。她之所以能过的这么滋润,完全是因为有一个表姐缘故,如果没了表姐这一层关系,她简直没法再在这个城市活下去。

    “林先生,对不起。”于玲玲挂掉表姐的电话后垂头丧气的说。

    “问清楚了?我这卡不是偷来的?。”林浩然淡淡的说。

    “不…不…不是,是我嘴臭,是我乱喷粪了,请林先生不要生气,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于玲玲连忙说,她很后悔,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这种卡比金子还贵重,去哪儿偷得到?

    “走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心情。”于玲玲惴惴不安又小心翼翼样子,林浩然没有一丝打别人脸的快感,反而有说不出的厌恶。现在的人越来越浮躁了,越来越秃废、拜金、没信仰,这一切让他感到十分的彷徨和厌恶。他很怀念小时候的社会风气,那时候人们纯真的多。

    站在一边的经理看着灰溜溜的于玲玲,他暗自庆幸没和于玲玲一样开罪这位林先生,否则,自己的这碗饭真的算是吃到头了。

    “两位贵客,不好意思啊,刚才真是怠慢了,这里人多口杂,两位请移步到包厢吧,那里位置更好,看海的角度更宽。”经理说道。

    这乡巴佬一样的年轻人是老板的贵客,经理用心的伺候,心想今天差点错过一个结识大人物的机会,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嗯,也好。”林浩然站起来道,“丁香姐走吧,你的事儿,在这里也不是那么方便说。”

    二人随经理进了观海楼最好的一个包厢,果然跟外面大厅那个最好的位置还要好,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可惜的现在是晚上,除了看到星星点点的船灯,却不能领略大海的壮阔。

    现在他们是贵宾,上菜的速度就不一样了,他们才到包厢坐下,菜就如流水一般上来了。而且经理也真有心了,居然加了两个观海楼最出名的菜。丁香知道这两个菜不是有钱就能吃到的,都是要提前一天预定才能吃的,她甚为惊喜。

    这一年来,丁香的心情并不好,但是,她发现自从今晚遇到这个看上去并不很帅,但却很耐看的盒子脸林浩然后,她的心情竟然越来越好了,这一顿竟然吃的比平时多很多。

    她现在的心情就挺不错,酒足饭饱后,她一瞬不瞬的盯着林浩然看。

    “丁香姐,你这样……让我有点儿……受不了啊。”林浩然说。

    “你果然是我找的高人,没想到林大师还是罗家的贵宾啊。”丁香感叹道。

    “罗家很厉害?”他当然知道天盛集团在本市是什么份量。

    “港城最大的服务性质的第一大企业,天盛集团旗下有很多大酒店、旅游公司、品牌名店、运输服务等等,衣食往行样样有。”丁香说道。

    “哦,看来有了这卡片,没有一毛钱都可以在本市生活啊。”林浩然笑了笑说。

    “嗯,可以这样说。要是有朝一日,我的公司也能做成天盛这样就好了。”丁香满脸的向往。

    “放心,你的公司以后只会比天盛大,不会比他小。它只是本省的名企,而你的公司会成为全国的,甚至是全世界的名企。”林浩然这可不是信口开河安慰她,这可是从她的面相上看出来的。

    他发现,丁香的财帛宫丰润饱满而光亮,天庭饱满圆润而宽阔,耳廊厚肥而珠圆,太仓福德位亦丰厚圆润,一切都是富贵之命,她的面相,唯一不好的是,夫妻不能白首,有早年丧夫之嫌。不过,她是双夫之相,第二个男人,或可与之相守终生。

    让他不解的是,这么好的一盘面相,为什么现在的疾厄宫灰败暗涩,百病缠身之象啊,而官禄位也黑气如云,怕是近段时间要吃官司了。

    “你说的是真的?哄我开心的吧,我现在可是焦头烂额,处处碰壁,倒霉得很。林大师,你帮帮我吧,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怕自己受不了会自杀。”丁香抓住他的手说。

    “首先,我不是什么大师,真的,我只是一个医生。我刚才所以能说出你的一些事儿,是因为我懂的一点点相术。所以,你不要再叫我大师了,我不是都叫你姐了么,你还叫我大师?”林浩然笑道。

    “那我……,但是……。”丁香不知如何是好。

    “别但是了,说说你的事儿吧,虽然我可以看出你有事儿,但是不知具体的事儿,却是无从帮起啊。你详细说说吧,从他过世说起。”林浩然也很想帮她,但具体怎样帮,他现在却是一筹莫展。

    “我是做化妆品代理的,生意还算可以,公司的业务除了辐射本省之外,还渐渐开始辐射其它省市。我们一直者顺风顺水,运气非常好。但是,这一切到他发生意外之后就变了……。”丁香讲述了这一年多来的各种倒霉事儿。

    “我估计,你们得罪人了。”林浩然一边听她的述说,一边暗中起了一卦,卦象显示她命中小人活跃啊。

    “得罪人?不可能,我们夫妻两从来不与人结怨,一直做人都是循规蹈矩谨小慎微的,怎么可能得罪人呢?”丁香说。

    “有些人,你得罪了都不知道的。比如你的竞争对手,虽然不认识,你也地不知不觉中得罪,因为人家把你们视为利益的侵占者。我算了一下,得罪的人应在东北方向。想想看,这个方向是不是有强有力的对手?”事实上,林浩然只算出她命中有小人加害,大约是在东北方向,至于是不是有人动什么手脚,是不是竞争对手动的手脚,他只是推理而已。

    “啊!!你是说,我老公的交通事故可能是……。但是,我这一年来的霉运又怎么说?”丁香惊叫,丈夫的交通意外她虽然觉得突然,但却一直没想过是人为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