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霸爱,天才小〕〔超级修真弃少〕〔你是我戒不掉的甜〕〔俗世仙山〕〔霍格沃茨的邪神〕〔精灵之性格大师〕〔从斗罗开始建群〕〔每天签到一个新物〕〔废婿岳风〕〔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祖宗在上〕〔都市战龙〕〔江婉〕〔天渊路〕〔永恒圣王〕〔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电影世界大拯救〕〔我养的暴君又黑化〕〔后汉长歌〕〔至道学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27:不信你摸摸
    丁香邵东阳簇拥着林浩然莫文玲出了派出所,留下满脸迷茫的陈松明,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市府办会有为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下班了还折腾这事。

    林浩然在上车前终于看到满脸焦急的跟在后面的洪辉,十分抱歉的说:“哎呀,我还没谢洪队长呢,刚才真的谢谢您了。”

    “林先生不用谢我,我什么也没做,虽然想做你的担保人让他们放了你,但人家却不买我的账,哈哈。”洪辉为人虽然大度,但是刚才小六他们太嚣张,这事儿他决定会去找领导好好汇报。

    “洪队,今晚太晚了,我给你留个电话,如果你信得过我的医术,有空可以帮你开个方子。不过,我还没领证的哦。”林浩然自然知道洪辉对他“依依不舍”是为什么。

    洪辉这个人不错,可以结识一下。

    “那好,谢谢林医生了。”两交换了通信方式便各自离去。

    “麻烦俩位老总了,折腾了大半晚,都饿了吧,我请两位去吃喝酒谢谢两位的救命之恩吧。”上车后林浩然说。

    邵东阳看了看标,竟已是十点多,他摇了摇头说:“其实我什么也没做,主要是丁总,救兵可是她搬的。而且,今晚太晚了,我得回去交人,哈哈。”他听着陈松明接的电话,他知道真正的救兵可不是自己找的那个街道主任。

    “那好,那我们再联系。”林浩然笑了笑说。

    “建才大厦的事,还请林先生费心。”下车的时候邵东阳说。

    “一定,一定。”一面之缘,人家为自己的事奔波了一晚,投挑报建才大厦的事,林浩然觉得自己是不能袖手了。

    “浩然,你不打算介绍一下这位小美人吗?”重新启动车子后丁香说,她叫浩然竟已叫的十分顺口,关键是她这会儿的语气…有点耐人寻味。

    “哦,我还真忘了了。她叫莫文玲,我同学的妹妹。刚才被王武义那王八蛋欺负,我碰巧看到了,便和打了起来。”他又是对莫文玲说,“这是丁总,我的房东。”

    “丁总,林浩然,今晚谢谢你们了。”莫文玲确是很庆幸,今天若不是遇到林浩然还不知会发生些什么。

    “不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嘛。你住哪,我送你过去。”丁香说。

    “可以送我去港城大学吗,我住学校宿舍。”莫文玲说。

    把莫文玲到了学校,丁香舒了一口气,心里莫名的欢愉了很多。

    “你这个同学的妹妹挺漂亮的嘛,房客。”丁香对林浩然刚才说她是房东十分的不满意。

    “漂亮吗?我没注意,她在我的记忆中,还是那种没心没肺天真烂漫的丫头片子。唉,转眼他哥就去了几年了,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她哥出殡那天。刚才在酒店,若不是他认出我来,我都不记得她了。”林浩然慨叹日月如梳。

    “你同学没交待你好好照顾他妹妹?”丁香捉狭道。

    “呵呵,你的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啊。我和她哥虽然是好朋友,但是,人家家里还有父母亲人好不好,干嘛要托我照顾呢?”林浩然苦笑说。

    “好吧。”丁香也觉得自己今天有点怪,开了一段回又说,“你是肚子饿了还是想去喝酒?”

    “去酒吧其实是最没意思的事,若非为了应酬又或者为了消愁,我从来不踏入那种地方。”林浩然其实也不喜欢应酬,而消愁倒是常有。

    “那好,回去下面给你吃。”丁香说完俏脸突然飞红,无意间她竟说了一句双关句子,侧头瞄了一眼林浩然,他脸色如常,幸好并没在意。

    丁香说煮面给他吃,他以为她真的懂做饭,却原来只是用开水泡即食面。他摇了摇头,打开冰箱看了看,想不到居然有不少食物存货。

    “行了,你去看电视吧,我自己弄点儿吃。”林浩然说。

    “你会做?”丁香才不信他会做东西吃。

    “华厦八大菜系,我最少可以做其中三大菜系几十款家常小菜。”林浩然不以为然,乡镇出身的孩子,哪个不会做饭?

    “真的啊,那…那你做两菜,咱喝一杯,庆祝…庆祝你没被屈打成招吧。”丁香说。

    “大半夜的……。”林浩然不是懒,只是觉得,这个时间大吃大喝的,对身体不好。

    “哎呀还早嘛,快快。”丁香把他推进了厨房。

    林浩然可不是吹牛的,没一会儿,便做好了三个下酒的小炒。三个菜一碟炒面端到桌上时,丁香刚好洗完澡出来。

    “哗,就好了啊,看上去挺不错啊。”她用手抓了一块鸡丁放进嘴里嚼了两下,眼睛睁得大大的,太好吃了,竟然比酒店做还要好。

    “这么大个人怎么像小孩一样呢,筷子。”林浩然给她递过一双筷子。

    “等等,我去拿酒。”丁香跑的飞快,林浩然突然发现,她穿的睡衣似乎有点薄,灯光之下,玲珑浮凸若隐若现。

    “来,我们干一杯。”丁香倒了两杯酒。

    “好,谢谢房东收留。”林浩然和她碰了一下,仰头把酒干了。

    “拜托,这是红酒,不是啤酒好不好,有这样喝的吗?”丁香说。

    “管它什么酒,我最讨厌的就是喝点酒还要那么规矩,累不累,喝着舒坦就成了啊。”林浩然不以为然,拿起酒瓶把两人的杯子都倒满。

    “来,你试试不要学洋鬼子喝酒好不好?随心所欲的喝酒才惬意,懂不懂。”林浩然举起杯。

    “好,不讲规矩,只求舒坦,来。干。”丁香发现,把所谓的规矩和情调放开了喝,竟然另有意境,不由得大喜。

    两人推杯换盏,没一会儿,便把三瓶红酒清空了。

    “哈哈,想不到一个大男人,酒量居然比我还差。”不知为什么,林浩然可以喝一斤多白酒不醉,但红酒一斤多却可以把他放倒。

    “哈哈,你才醉了,看看,脸蛋红得像抹了胭脂一样,心跳得像敲鼓一样,气喘得隔夜火炉都吹得着。”林浩然抚着她脸说。

    “乱讲,我没醉。谁说我的心跳像打鼓,你摸摸,不信你摸摸看。”丁午把林浩然的手拉到胸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