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秦峥〕〔叶凌天袁雪〕〔羁绊〕〔叶云辰萧妍然〕〔陈苍生苏倾城〕〔叶凌天袁雪〕〔张起萧晴〕〔容堇盛西岩〕〔时乐颜傅君临〕〔咸鱼的科技直播间〕〔电影世界大拯救〕〔作秦始皇的乖女婿〕〔大明最后一个狠人〕〔穿越遮天的赛丽亚〕〔三国之关平当老大〕〔无敌养凤系统〕〔我在古代做储君〕〔丧尸领主系统〕〔霸爱成瘾:穆总的〕〔重生之财源滚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118:老头诚意很足
    不过,无论林浩然怎样想,都想不出任何头绪来。到香江才那么几天,除了朱凌和柴立威,他实在想不出和什么人有结怨。

    朱凌虽然和柴立威认识,但他绝对没那个能力请丧坤出马来对付自己。而那个西装男人,是不是就是那辆跟踪自己的车子上的人呢?他是不是金燕燕请来的呢?但是,金燕燕为什么要跟踪自己呢?难道是因为自己去过钟家?

    林浩然坐在沙发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决定明天让钟天鸿去找酒吧的监控拿过来看看,然后迷迷糊糊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钟天鸿倒是个有心人,为了表示对林浩然的关心,第二天早上早早就到了酒店。

    “林医生,昨天晚上差人没为难你吧。”钟天鸿亲自到了林浩然的房里问候。

    “哈哈,有钟总的在,他们哪敢为难我。这世上,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是有人情的对不对。”林浩然笑道。

    “没为难你就好了,如果有让人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以投诉他们。对了,他们为什么把你抓到警局去,如果没合理的理由,我会找他们的老大给个说法。”钟天鸿愤愤的道。

    儿子就靠这个林浩然了,昨天晚上林浩然说不能为钟良治病可把钟天鸿吓了一跳。

    “没事,他们叫我回去协助也是合理的,应该的。可惜的是另一件事,本来在酒吧看到一个极像金燕燕女人,只是后来打起架来,没注意她什么时候走。”林浩然说。

    “啊!你说的是真的?”钟天鸿大喜。

    “我看是很像,但是不是就是金燕就得想办法确认。”林浩然说,“钟总,你想办法去把那酒吧的监控弄一份来,然后让钟良辨认一下不就知道了。”

    要弄一份酒吧的监控视频,对钟天鸿来说,当然只是一件小事。

    但是这件小事,这次他却无法办妥,因为,监控视频竟然被抹了。

    “林医生,真是太诡异了,监控竟然被人删除了。”一泡茶还没喝完,钟天鸿接到一个电话后对林浩然说。

    “越是这样,越是证明昨晚至过酒吧的人身份有问题,她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林浩然更加确定,那个像金燕的女人就是金燕燕,但是他们为什么出现在那里?偶然还是那西装男引导他们来的?那西装男是不是跟踪自己的人?跟踪自己又所为何事?

    林浩然越来越迷茫。

    “林医生,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钟天鸿满脸担忧。

    “你不是已找人查这个金燕燕了吗?把事情告诉他,让他去处理吧,或者,找警方的人帮忙,看能不能查到删除视频的。”

    钟天鸿现在当然不会找警察,只要有钱,要找一个人有很多办法,而且效率有时候比警方还要高。

    钟天鸿打了几个电话,事情便安排妥当,坐回位置给林浩然添满了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他说道:“林医生,小良的事你费心了,一点点心意,请你收下。”

    林浩然接过支票看了一眼,钟天鸿出手居然是二千万,看来这个老头诚意很足啊。

    他淡淡的说道:“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是只药材难找。”

    “林医生,我钟家在香江虽然算不上顶级有钱人,但实力还是有一点的,这世上,虽然有用钱办不到的事。但是要找药材,相信只要出得起钱,应该难不到我们吧。”钟天鸿自信的说。

    “我昨晚想了一晚,想到两个古方,或许可以解除钟少身上的蛊毒。但是这两个方子的药引非常难找,要寻雪山朱睛冰蟾和罗汉豆做药引方有效。”林浩然昨晚是想一晚没错,但却并不是想药方,这两个方子玄灵老道的承传里就有。

    “雪山朱睛冰蟾?罗汉豆?”钟天鸿重复了一遍。

    钟天鸿知道有赖蛤蟆和罗汉果,雪山看法睛冰蟾和罗汉豆他却听都没听过。

    “雪山朱睛冰蟾,生活在终年冰雪不解的大雪山上,眼赤如朱,身白如雪,冰冷如成年玄冰,所到之处草木皆枯。所以,它一般生活在人迹罕至的雪山上,终生以冰蚕为食,身含剧毒如砒。”

    “而罗汉豆,则是生长在南方的一种植物。《南方草本状》《本草拾遗》有记载:“依树蔓生,如通草藤也,其子紫黑色,一名像豆,其实三年、方熟,角如弓袋,子若鸡卵,其外紫黑色,其壳用贮丹药,经年不坏,取其仁入药,炙用。生海南,解诸药毒”。这两种解毒圣品,只要找到一种,我有九成的把握解去钟少身上的蛊虫。”林浩然解释道。

    “好,我马上派人去找。不过,林医生,除了这两个古方,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先缓和一下他的身子么?如果在找到金燕燕的解蛊方法或这两种药引之前,没有一点让小良看到希望的动作,我怕他的精神和身子都撑不下去。”钟天鸿说的是实话,找这两种药引,并不是一天半天的事,而金燕燕,就算找到她,她也未必会帮钟良解蛊。

    所以,在这之前,如果没有办法延续钟良刚刚燃起的生存希望,他很快就会死 。

    林浩然站起来踱了几步,眉头深锁,这确是个问题,但是可以用什么方法让他感觉到有希望呢?

    “有一个方法可以试试,但我不敢肯定会有作用。我写两个方子,你先去把药材和需要的东西备齐,东西备齐后让人来接我过去煎熬药汤吧。”林浩然刷刷几下,写给两个方子给钟天鸿。

    钟天鸿接过药方扫了一眼,一张内服,上面写地黄,当归,丹参,蝉蜕,苦参,白鲜皮,甘草,黄芩……二十多味普通的中药。而另一张外用的方子上只有地骨皮、浮萍、藕根等几种中药,不过用量极大,每种竟然是几百克。

    “好,我马上去备办。”钟天鸿虽然不懂配伍中药,但单味的中药功效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他不明白,这些祛湿和温补的药配在一起是不是真会有解蛊妙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