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婉〕〔陈建国〕〔这个明星有些咸鱼〕〔诸天演道〕〔我给曹操献仙药〕〔魔王不必被打倒〕〔洪荒之瘟疫漫天〕〔传奇1997〕〔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便联系上了仙〕〔听说娘娘是小作精〕〔超品渔夫〕〔皇上,本宫很会撩〕〔贞观俗人〕〔鬼手医妃:摄政王〕〔重生之都市仙尊〕〔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202:又生变
    夜已深,钟灵已喝的不少,她已半醉,那古怪香味更浓烈。

    百解丸果然是百解,林浩然吃了一粒后,便灵台清明,神清气爽,心底那欲念被压得死死的。

    钟灵越来越疯狂,应该说她越来越需要了,身上紧有的浴巾已滑落,浴巾之下,竟然什么也没有。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前突后翘的,细腰盈握,腹下萋萋芳草覆盖成一个黑色的三角,神秘而诱惑,羊脂白玉般的皮肤像锦缎一般,在灯光下闪耀着特有的光芒。

    水可以灭火,但是当火大到一定程度后,水便如油,可以让火烧的更猛。

    有美如仙,温香软玉在抱,百解丸的药力也难以抑制人的原始欲望,林浩然心底下那股被压制的欲火,呼的一声,在最短的时间里烧成了熊熊烈火。

    扯旗了,那羞人物件,瞬间如旗杆一般竖了起来,坚硬如铁,灼热如烙。

    钟灵软软的偎在他的怀里,衣服的钮扣已被她全部解掉了,油酥小手正在他的身上滑行,一忽儿如灵蛇般钻进了他的裤子里面。

    咝!好暖好软好舒服,灼热的大旗杆被她握住了。

    她的小丁香,从他的胸膛一路上行,终于钻进他的口腔里。

    嗯…哼…唔唔唔……。

    他已崩溃,他的防线已崩溃,全线的。

    大手一抄,把她抱起向大床走去。

    咣当!不小心把小桌上的酒瓶子碰倒在地上。

    清脆的响声让林浩然打了一个激凌,脑子顿时划过一丝清明。

    妈的,在干嘛呢?靠,这个女人不能睡啊。

    拯救一个世界和毁灭一个世界,其实都是在一秒钟内决定的。林浩然把钟灵放在床上,曲指轻轻敲了一下她后枕上的一个穴位,她轻哼一声,竟然睡着了。

    昏睡穴被重击,她昏迷过去了。

    林浩然呼了一口气,帮钟灵盖上被子,去洗了一个冷水浴,彻底恢复了过来。

    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床上的钟灵,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想,在香江,钟灵对自己连热情都算不上,顶多也就是礼貌上的交流,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呢?

    很明显,今晚她一直在主动的引诱,他可以确定,这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救了她而以身相许。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也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个时辰后,钟灵醒过来了。

    她张眼看着天花,想起了昨晚他把自己抱起……,咦,之后做什么了没?伸手摸了一下身子,虽然光着,但感觉,并没做什么。

    她呼的坐了起来,发现林浩然穿着整齐的躺在沙发上。

    他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呢?自己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计划失败了,这个盒子脸不同常人。

    钟灵想了片刻,轻手轻脚的去了浴室。

    淡蓝色紧身牛仔裤,雪白的衬衫,一件小外套,长发扎成了一把马尾,这个形象很清新,一点儿也不像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

    林浩然很喜欢钟灵的这个打扮,清爽而活力逼人。钟灵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他的喜欢,心里有一丝的欣喜。

    “收拾一下吧,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去机场。”林浩然说。

    两人谁也没提昨晚的事,竟然都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世事就这样,当你认为一切都正常的时候,它偏偏就会发生变化。

    两车七人正在赶去机场,林浩然坐在车上闭目养神,钟灵挽着他的手臂一直看着他的脸,不知她在想什么。曾北平坐在副驾上。

    “老板,有人跟踪我们。”曾北平侧身看着后视镜说。

    “跟我们?难道光天化日之下还敢抢劫不成?”林浩然说。

    “可能还真是抢劫的,在这个国家,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段路前后都没人家,是个剪径的好地方。”曾北平说。

    林浩然从后挡风往后看了看,果然两三车子飞驰而来,前面一辆正准备越他们的车。

    “我们可能有麻烦了,你不用管也不用等我们,让司机最快速度赶到机场,自己先回国。”林浩然刚给李纨发完信息,车子就被拦停了,司机真没义气,车子停下,连车都不要就跑了。

    “下车。”三四个王八蛋用枪指着他们。

    这些王八居然有枪,抢劫而已用得着出动枪吗。他不知道,在这个国度,枪跟刀一样普遍,虽然禁了许多年,但依然没什么成效。

    “朋友,要钱尽管那去,没必要动刀动枪吧。”林浩然拉着钟灵下了车。

    钟灵转着眼珠扫了几眼劫匪,她心里在想这些人会不会是龟田派来的。

    “你看我们像打劫的吗?有这么光明正大的打劫的吗?”从最后一辆商务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圆脸圆肚,矮矮墩墩,真像个墩子。

    “哪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什么人?”林浩然有点茫然。

    “找你赌,听说你昨天你赢了十多亿。作为同胞,你应该不会拒绝吧。”中年男人说。

    “哼,你自己不会赌吗?”林浩然愤然。

    “你能帮周钰群赌,为什么不能帮我赌呢?他是宝岛人,我也是宝岛人,我们都是同胞,你不应厚此薄彼啊。”中年男人说。

    “如果我不同意呢?”林浩然盯着中年男人说。

    “不同意?我看你还是同意的好。你和这位小姐这么漂亮这么帅,如果放到矿区去,一定会成为矿区之花,矿区少爷。你知道吗,矿区的人饥饿得很,不管男女他们都很有兴趣的。他们没什么花样,但长期的饥饿压抑,疯起来,就是一条牛也受不了。”中年男人说这么恶毒的事,他的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

    “如你所说,大家都是同胞,你何必为难我们呢?赌石虽然刺激,但随时会死人的。”林浩然说。

    “所以我找你啊,你的运气好呀。走吧,我不贪,你只要帮我赢五亿,我就恭送你回去。我也不亏代你,我出本钱,你出人力,我给两成人,够大方了吧。”中年男人说。

    “如果输了呢?”林浩然说。

    “输了你们就去矿区服务吧。”中年男人转身回到车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