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王妃〕〔从容年月〕〔山庄雨疏风骤〕〔抗战韩疯子〕〔农门药香:拣个郎〕〔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成了反派祖宗〕〔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艾青〕〔曾荣〕〔皂吏世家〕〔乡村小神医〕〔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万古第一杀神〕〔九星霸体诀〕〔盖世战神〕〔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靳封尘江瑟瑟小说〕〔神武天帝〕〔团宠大佬一心只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255:视频
    林浩然也有钱,他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她是个风流情种。所以,刘美诗觉得这是她的机会,她对自己的身体很自信。

    不过,自信是一回事,再自信也要有机会接近才行。

    她没太多的计谋,准备直接找林浩然谈谈。

    林浩然从来没想过,刘美诗会打电话给他的,更没相过她会请自己吃饭,单独的。

    刘美诗本来就漂亮,而生育过的她更是别有一番韵味。

    今天她特意打扮了一番,穿得十分的诱惑,虽然没露多少,但经过特别的装扮,几个重点地方却是令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小罗太,有什么事儿呢,只要我能做的,保证极尽全力。”寒暄过后林浩然说。

    她坐的很近,几乎挨着坐,她身上有谈香,林浩然不知道是香水还是体香。

    这香味很怪,他闻了有点心荡神摇,感觉包厢里有点热。

    “先谢谢林医生了,先吃饭吧,饭菜都上来了。”她倒了酒,把一杯递到他手上说,“你是我的恩人,这顿饭本该早请你的,但是……,一直各种原因拖到今天。”她像是很抱歉的样子,泰首低晗,俏脸如花,风情万种。

    林浩然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不明白,自己也不是没见过美女,没经历过女人,但是为什么今晚会如此容易反应呢?

    “林医生,我先敬你一杯吧。”刘美诗举杯和他手中的杯碰了一下,然后仰头喝干了杯中酒。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她的脸更红了,也更娇俏了,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他深吸一口气,压了压躁动的情绪把杯中酒喝了。

    刘美诗并不懂劝酒,但是林浩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喝了那么多酒。

    酒喝的越多,他越觉得躁热,酒喝的越多,他就越觉得刘美诗漂亮,漂亮得不可方物,他看了一眼身体就有反应。

    她越坐越近,她坐到了他的怀里,他不知道是自己拉她过来的,还是她自己坐过来的。

    体香如麝,舌香如兰,他发现,她的小丁香竟然在自己的嘴里,他想要说什么,但身体却希望贴得更近。

    他醉了,很醉,但是被人扶进了电递,被人送到了楼上的房间,被人脱了衣服他还是知道的。

    他还感觉,自己在开车,在划船。车很晃,般也很摇。但是,却很舒服。

    划船是力气活,但他没想到开车也是。他很累,累得不想动,双手一软,身子倒了下来,车不晃了,船不摇了。他觉得自己睡在软绵绵的垫子上,很暖很滑。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房里自然是一片狼藉了。

    看了看身己身无寸缕的身体,还有地上的纸,床单已干的污秽,他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是和谁发生的呢?

    林美诗?记起来了,昨晚和林美诗吃饭,然后自己喝多了,然后在包厢里就要脱她的衣服。

    后来,好像她扶自己进了电梯,然后……。

    他有点断片,但是又隐约记得昨晚她在自己身下曲意奉迎,婉转呻吟诵的情竟。

    想起来了,昨天和自己一夜风流的竟是刘美诗,她可是罗承天的儿媳妇啊。

    虽然他已记起,昨晚是她主动的,或许昨晚本来就是她的一个计划,对,应该是她的计划,她身上的香水有问题题,酒也有问题。只不过,她用的药很轻微,份量很少,所以自己当时竟然没发觉。

    但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林浩然很是气恼,这女人平时斯斯文文规规矩矩的,没想到地是一个心机婊。

    他知道既然她苦心孤诣的导演了这一出戏,肯定是有所求的,如果她要求的不是很过分,不是碰触底线的事,帮她也就是了。

    刘美诗其实还没走,就在隔壁房里。

    她这会儿正躺在以床上,脸红心跳的欣赏昨晚和林浩然盘肠大战视频。本来,她拍下视频是为了在林浩然不配合自己时威胁他的。但是,现在她改变了主意,她不光要让他办事,她还想要他的人,长期的。

    因为,他真的是器大活好,她真的很舒服特别满意满足。

    刘美诗不知道的是,另外还有一人在看视频,内容主角自然是她及林浩然了。

    晚上,林浩然收到刘美诗的信息。

    “林医生,你不打算为昨晚的事解释一下么?”

    “找个地方,我们聊聊。”林浩然回信息,先听听她想干嘛吧。

    刘美诗回了一个地址,竟然约他在一个小区里见面,这女人想干嘛呢?

    林浩然扫了一眼房子,布置得很素雅,似乎并不是长期有人在这里居住,难道这是她专门买来约男人的地方?

    他看了看她,穿得很整齐,很端庄,真的很难想象她竟干出昨晚的那些事。

    “说吧,你想怎样。”林浩然说。

    “我要未来,要钱,要男人。”刘美诗说。

    “你有丈夫,有家,有孩子,这些不是你的未来吗?”林浩然突然明白了她想干什么。

    “那只是一具还有呼吸的尸体,他不是丈夫,更不是男人。孩子?或许是枷锁,而未来,就是一个人孤独的面对漫长的余生。”刘美诗说的很慢,很冷漠,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一样。

    林浩然可以理解她的心境,没有希望醒过来的植物人丈夫,他确实不是丈夫,更不是男人。一个正常的女人,需要的是肯定不是这些。

    至于爱,在心理和生理需要的时候,是完全可以忽略的缥缈因素。

    “你想让他变成真正的尸体?你想让我说服罗太让他进行那个岛国鬼子的狗屁基因疗法?对不起,我做不到,那等同间接谋杀。”林浩然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

    “你果然聪明,不用我说就知道我要什么,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刘美诗说。

    “那个所谓的狗屁疗法,其实就是合法的找到试验人体,你真的那么残忍?把他当小白鼠一样送给别人做试验品?。”林浩然说。

    “让我守着一具不腐尸过日子就不残忍吗?”刘美诗盯着他说。

    “或许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其实罗太一直让我想办法……。”办法他知道有,但是他现在还没办法实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