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262:找你们老板
    林浩然还没醒,手术已进行了四个小时了还没完,他伤的太重了。左大腿骨断了,左手臂骨也断了,肋骨断四五根,肺府,肝脏,肾脏……,各脏府有不同程度损伤,情况不容乐观。

    院长有点懵了,他从来没见过一单交通事故会惊动那么多大人物的。仅警察各部就来了好几个官阶不低的人,苏美珊更是像疯了一样在医院各科室抓“壮丁”,当听到主刀的医生说不能确定林浩然什么时候才能醒,她差点动枪了。

    到医院了施压的,除了警察系的人,还有其它的政府官员以及商界的一些大豪。

    妈的,这个受伤的盒子脸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多大佬级别的人关注这件事呢。

    他们不知道是,现在港城的人还不知道这事,等港城的人知道了,情况就更热闹了。

    卢爱文,她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中老师,她可是港城市委书记卢应龙的掌珠。

    地级市,市委书记女儿,香江,谋杀这几个关键词分开来的话,很普通平常,但是一旦勾连起来连成了线,估计整个香江的政界都会被震动。

    手术已完成,但人还没醒。

    卢爱文两眼红肿,傻了一样坐在重症监护病房外,无轮怎样劝都不肯离开一步。

    她很自责,她认为,如果不是自己任性要喝酒,不是自己任性要浪漫走路回酒店,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觉得,都是因为她才会这样。

    她没想过,既然是别人计划好的谋杀,就算她不去喝酒不要求走路,事情还是会发生的,只不过形式不同地方不同而已。

    警方已把事故定性为谋杀,警察蜂涌而出,目标是那个逃逸了的小车司机,另一线索是那面包车及已死的司机。

    陈明他们已到了,有他们在医院看着林浩然,曾北平就神隐了。

    他的目标和警察不一样,他的目标是胜和五杰。

    和曾北平一起出动的还有两个他的战友,在背后提供信息支持的是陈明,还有苏美珊。

    曾北平这次决意要抽出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始作俑者,那怕是血洗香江的社团,也一定要抽出那条躲在阴暗处的毒蛇。

    苏美珊只能告诉他一些大概的事情,细节必须陈明支持。

    胜和堂明面上的名头是胜和美食集团,总部在旺角。

    曾北平决定不玩阴的,直接去找胜和堂坐馆大哥要人。不交人就打,他从来不把这些混街头的混混放在眼内。

    “先生…先生…你找谁?”曾北平的战友进入胜和集团时,前台的妹子叫住了他。

    “找你们老板……。”曾北平的战友成功把前台和保安吸引住,而他自己则趁机闪了进去。

    时代进步,黑社会也在进化,以前躲躲闪闪的藏在一些破旧街区里活动的社会人,现在已披上了合法外衣,大摇大摆的在商业区进出。

    但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说的就是他们了,虽然前台弄得像模像样,但是内里却是没有一点儿像一个公司,办公室里东几个西几个男女围在一起聊天。

    “喂,你边q个吖。”终于有人发现了大摇大摆进来的曾北平。

    “做生意的,找你们老板。”曾北平说。

    “屌,你乜水吖,我老细你想见就见吖。讲黎听吓,乜q生意。”有个大汉走出来挡在曾北平面前。

    “几百万的人头生意,你们做不了主的。”曾北平笑说。

    “大陆仔,我睇你唔喺黎倾生意嘅,想搞野呱。”另一个男人说。

    “我不是搞事的,真是谈生意,我要买胜和五杰,赶紧带我去和你们老板谈谈,不然这生意要是黄了,你们肯定会被骂。”曾北平说的非常认真。

    “屌你老姆,死扑街仔,竟敢黎胜和集团搞事,废左佢。”一个长发披肩的的男人拿着一支球棍走过来。

    “打扁呢个死扑街。”

    “买棺材唔知地,郁佢”

    瞬时四五个汉子围住了曾北平,手上不是球棍就是铁管,把曾北平看成是掉进狼窝的绵羊一样,每个人脸上都是嘲笑。

    “你们这是要干嘛?我真是来谈生意的,你们这样对待客人,我保证你们会被老板骂。”曾北平不丁不八的站着,一边说,一边松了一下关节。

    “同佢废乜鬼话,打到佢老姆都唔认得。”长发男人挥了挥手,四五个人扬起手中家伙便扑向曾北平。

    但是人影一闪,眼前一花,他们已失去了目标。

    人呢?这个死扑街怎么跑得那么快?

    人在他们背后,擒贼先擒王,显我这个长发阿哥是这几个人里面地位最高的,曾北平闪出冲出包围圈直奔那长发阿哥。

    长发阿正好整似暇的站在那儿看手下教训这个找死的大陆仔,却突然发现,被手下围住的大陆仔突然到了跟前。

    曾北平和林浩然不一样,林浩然学的是传统武学,打架的时候一般不会挑至命的地方打。但是曾北平学的是军中散打,擒拿术。他们没有打架这个概念,只有杀敌擒敌的概念,不出招则已,只要出招,招招都是要命的招,打的地方肯定是要命或让对方失去战斗力的地方。

    长发男人才发现曾北平到了跟前,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拳影一闪,一只沙煲大的拳头已到了自己的面前。

    啪,咔嚓,啊…….!!

    长发男人看着拳头打到自己的鼻子上,听着咔嚓的一声轻声,然后一阵钻心的酸痛从鼻子和外扩散,酸痛过后,感觉一阵热流从唇边漫延,疼痛再起,钻心的。痛感传到大脑,他开始觉得办公室有点晃,然后两眼发黑,一阵嗡嗡声从脑中穿过,身子一软,晕倒在地。

    其实,这个过程也就两秒的时间。

    曾北平用脚踩了一下长发男人丢在地上的球棍,球棍像有生命一样跳到曾北平的手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