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267:找人
    有人欢喜有人愁,愁的人很多,高兴的人一样也不少。

    姬灵风虽然也高兴,但是她还是有些许担心的。

    “虽然这小子死了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是我的计划正在关键时期,我很担心王姗姗会因此事而情绪有变。”姬灵凤和冼浪对酌。

    “放心吧,短时内,或在没确认他是生是死之前,跟他一起去香江的人应该不会把消息传回来的。否则,他那些女人和合作伙伴还能坐得住?”冼浪心情很好,没一点儿担心。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任务,他干嘛要担心?

    “说的也是,可能是我太紧张了。这个计划实施到现在,算是成功的,只要没重大的消息刺激她,相信张阳很快就可以拿下她。”姬灵凤说。

    “你对你那小姘头那么有信心?我可没你那么乐观,首先那小子是不是真的可以,让王姗姗再次爬他的床先不说,先说这小子的忠诚吧,你没上手段,我始终担心他拿到配方后会背叛你。我最担心的是,王姗姗根本没配方。”冼浪担心的说。

    “我不给他上手段,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小姘头,而是不想给林浩然留破绽。林浩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医生,听说还懂阴阳之术,如果在他身上上手段,他和林浩然碰面时,难保不被林浩然看出什么。”姬灵凤说。

    事实是,她不给张阳上手段,是因为和他玩时更有情趣些,谁也不喜欢抱一个没情趣的木头人睡觉。

    龟田胜雄竟然也是十分担心林浩然的伤势,他的计划也进行到一半了,钟灵跟他汇报过,已基本取得林浩然的信任,估计这一次他的香江之行结束时,她有把握让他对自己产生感情。

    可是,如果他醒不过来,所有的事就白干了。

    龟田胜雄很担心,钟灵也很担心。不过,钟灵现在的担心,是发自内心的。她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这个盒子脸了。

    而当她对林浩然越来越喜欢的时,对龟田胜雄的依赖就越来越少了。当然,这些都不能让龟田胜雄知道的。

    胜和堂表面的生意是搞食品,而新义兴的表面生意却是娱乐业,这可不是拍电影捧歌星那种娱乐业,而是夜总会。

    仪兴会所,是包罗万有的大众会所。地方大,项目多,是仪兴会所的嚎头。

    这里也是新义兴的堂口总部,顶楼是戒备森然的,电梯都是独立的,一般人不可能进入顶楼。新仪兴比胜和堂摆谱得多,也难怪一直压胜和堂一头了。装逼装出了成绩,也是可以获得认可的。

    从来没有人敢在仪兴会所搞事,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里是新义兴总堂。

    但是,今天却有人来这里生事了。

    晚十点多,差不多是会所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曾北平来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采取单刀赴会的方式去找人,在他而言,一切的计谋在实力面前都是无力的。

    他喜欢直接。

    “先生,请问您是k歌?桑拿?喝酒还是……。”穿高叉旗袍的迎宾在门口当住了曾北平。

    “找人。”曾北平说。

    “先生,这里是…您找什么人?”迎宾还想啰嗦,但是她发现他的脸色不对,马上换了话题。

    “丧坤。”曾北平冷冷的说。

    “额,我不认识你说的人,你稍等一下好吧。”她不是不认识,她是不想惹麻烦。

    她很聪明,看曾北平的样子,绝对不是丧坤的朋友,他是来找麻烦的,既然是来找麻烦的,当然是避之则吉。

    迎宾向站在一边的保安招了招手,自己退到一边去。

    “老板你找谁?”像一座小山一样的保安走过来说。

    “丧坤。叫他下来或让我上去找都可以,我的耐心不是那么好,不要跟我废话太多。”曾北平的戾气很重,十分不耐烦的说。

    “朋友,你要是来消费的,我们欢迎,如果你是来搞事的,最好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大块头保安说。

    “给你两分钟。”曾北平一向都认为,自己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所以,他愿意给他时间。

    “你还真是来搞事的啊,来人,把这王八蛋扔出去。”大块头保安说。

    走过来两个保安,抓紧曾北平的手就往外拖。

    但是,他发现拖不动,怎么回事,这家伙个头也不大,怎么那么重。

    突然,自己的身子一轻,竟然飞了起来,弹丸一般飞向门外。

    扑通,扑通两声,要扔别人出去的人,被别人扔了出去。

    靠,果然是来搞事我。

    大块头按下对讲机的对讲键,刚要呼叫支援,脖子一阵剧痛,两眼一黑,被曾北平用手刀砍晕在地。

    迎宾现状,连忙掏出对讲机准备呼叫。

    “都放下,不要逼我打女人,我说了,我只是来找人,不要惹我。”曾北平的语调冷像冰,迎宾默默的放下了对讲机。

    走近专用电梯,守在电梯口的两个保安不知如何是好。

    “带我上楼。”曾北平说。

    “老板,顶楼是…是…不许……。”保安怕的说话都不利索,结巴得厉害。

    “我不想打人,不要逼我。”曾北平真的不想打人,他只想杀人,杀丧坤。

    谁都怕死,讲义气表忠心也得选时候,在曾北平这种人面前,最好还是听他的。

    守电梯的保安倒是懂得看形势,乖乖的开了电梯,然后请曾北平进去。

    新义兴的坐馆老大跟刀疤雄不一样,刀疤雄是一头老虎的话,新义兴的四目就是一条蛇,毒蛇。

    四目长的一点不像混社会的,更不像帮派大哥。白白净净,说话软软的,像女人。

    “朋友,你找丧坤何事?”四目说,脸上笑容很好。

    “算账。”曾北平说。

    “算账?你和他有生意来往?”四目侧头道。

    “我等半小时。”曾北平拉了一把椅子大咧咧的坐在办公室中央。

    “半小时过后呢?”四目觉得这家伙有意思。

    “如果来了,我跟他下去算账,如果没来,揍你,砸你的店。”卧槽,真牛逼,居然敢对新义兴的坐馆老大这样说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