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穿书后我对反派大〕〔这个系统有点肝〕〔诸天冥海〕〔薄爷的心尖宠又跑〕〔西风醉花阴〕〔穿书之男主修仙小〕〔重生九零小哭包〕〔大佬从不吃软饭〕〔村姑是反派〕〔护妻夫君不迟到〕〔足坛最强王者〕〔都市超级天帝〕〔我成了全能圣人〕〔今夜星辰似你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336:泪戏
    感动归感动,但现实是,保洁已不是她想拿回来就拿回来的。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王姗姗竟然流泪了,她相信了张阳的鬼话。

    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男人说害怕失去自己的?她们认为,这是男人爱自己的表现,不爱有什么好害怕的?所以,张阳说害怕失去自己才这样子的,王姗姗竟然相信了,而且还感动了。

    “亲爱的,我真是这样想的,我怕,我怕你某天又再次失去你,虽然,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但是,我…对自己没信心。”张阳把她拥进怀里。

    她感到肩上突然有几滴暖暖的水滴落下,他竟然也流泪了,他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么?但是男人的眼泪有时候比血还要有用,张阳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很入戏。

    所以,他硬生生的挤出几滴泪来,为的,就是要王姗姗彻底相信他说的。

    王姗姗当然中计了,她轻轻抚着他的后背,十分的温柔,似乎要将她的心意透过手掌传给他。

    “唉,其实,我也知道不可能,虽然我现在有钱。对不起,刚才是我无理取闹。”张阳在她耳边说。

    “保洁现在价值已今非昔比了,不说软价值,光新厂的投资及这块地就两个亿。”说起保洁的资产,王姗姗又开始内疚。

    保洁越值钱,她的身家就越丰厚,但是这一切都是林浩然给她的,白白的给的。但是,现在自己却要离开他了,而且还带着他给的离开。

    “几个亿我可以筹得到,但是正如你所说,有钱也不是万能的。再说,拿到保洁,没有灵魂产品也是没用的。保洁现在的灵魂产品就是生发露和黑发素。要是有配方就好了,有配方就有保洁。”张阳像是十分无奈的说着,眼眼却一直观察王姗姗的脸色变化。

    “张阳,你怎么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就赚到这么多钱?”王姗姗扯开了话题。

    “唉,现在我觉得,只要有一个机遇,赚钱并不难。其实我的机遇和你的差不多,你遇到了那盒子脸,你现在不也是一个小富婆了吗?而我则是遇到了现在海阳老板。他需要一个人管理他的公司,我有这个能力,这不就简单了吗。而且老板购买海阳的时候,是临倒闭的时候,价格极低,他给了我三成的股份,让我全权管理公司,现在公司起死回生,还盈利了,价值就升了。所以,原来的几千万,便变成了几个亿了。”张阳把早已想好的说词声情并茂的表达了一番。

    王姗姗点点头,她当然相信,因为她自己就是这样过来的。

    她却不是知道,这段解释,是张阳为她量身订造的,原版就是她自己的经历,所以她毫不怀疑他也转运了。

    “现在你有这么多钱了,又是海阳的ceo,是很多人眼里的成功人士了,不必要再纠结在保洁这事上面。”王姗姗说。

    “是,你的说没错,我不应该再纠结这事,但是宝贝,你真的不会再离开我吗?”张阳知道,今天只能谈到这儿了,这种事不能急,要循序渐进,他相信一定可以在她手上拿到配方。

    “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当然不会离开你。”两人重新相拥而眠。

    屋里很静,屋外也很静,因为早已过了午夜。

    “亲爱的,我知道保洁的生发露一直都供不应求,你为什么不找合作商呢?其实海阳也有类似的生产线,只要稍加修改便可以生产发生露。”沉默了一会儿后,张阳又说。

    帮保洁代工,也许是最好的、不着痕迹拿到配方的办法。

    “我们一直都想这样做,但是他不同意这样。”她把林浩然称为他,不经意的又惹得张阳暗中咬牙。

    “难道他有什么想法?他是不相信别人呢还是有什么其它的策略?。”张阳觉得,先说服她拿到代工,也许更易成功。

    “不知道,他不太懂做生意,但是他总有令人叫绝的主意。”说话间,她的语态变化了,十分欣赏的声调,张阳暗中咬着牙。

    “或许他以前是找不到好的合作伙伴,所以不找代工。但是,现在他把宝岛的代理也卖出去了,我觉得他会考虑找合作的,也许海阳的机会来了。”张阳说。

    “海阳这么大的企业为什么会想着帮别人加工?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王姗姗现在只是奇怪,并没想到他是为了配方。

    “公司再大,也不会嫌钱多的是不是?海阳有一条以前生产日用化工的生产线闲置很久了,如果能和保洁合作,把闲置的生产力调动起来,又可以帮助你把工作做好,不是很好吗?”张阳认真的说,“我得抽时间去找他聊聊。”

    “唉,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回来?”王姗姗叹了一口气说。

    “你很想念他吗?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今天已到港城了。”张阳的妒意又泛起来了。

    “哦,回来了啊。”她的心有点儿痛,他回来都不跟自己说了。

    俩人又聊了几句,也许是刚才闹了一会儿都累了,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第二天回到公司,王姗姗想了很久,还是给林浩然拨了林浩然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但是林浩然并没说话,他有点相对已无言的感觉。

    “回来了?”王姗姗说。

    “嗯,昨天下午。”很简短,不冷不热,像跟一般人谈话差不多的语态。

    “事情顺利吧。”她其实有很多其它话想说,但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他似乎只愿意像机器一样回答她的问题。

    “还行,比预料的好。”林浩然还是简短而清晰的回答。

    “那产量怎么办?现在已是供应紧张,再多一个地区,只怕……。”王姗姗尽量也将自己情感掩藏。

    “嗯,我知道,辛苦你了。不过,年前还是照现在这样吧,那边可以年后发货。马上过年了,怎么紧也是年后的计划了。”他竟然说辛苦你了这么客气,她的心再次刺痛。

    沉默,继续沉默。

    谁也没挂机,过了一会儿。

    “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和你见面聊聊。”王姗姗说。

    “好,我找时间找你。”他爽快的答应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