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王者风暴〕〔如意事〕〔大梦主〕〔千机殿〕〔临渊行〕〔禁区之狐〕〔放怪物一条生路不〕〔回到原始社会打天〕〔快穿之谁要和你虐〕〔讼师皇后〕〔桃运神医〕〔神祖纪〕〔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总有家人想〕〔喜乐街〕〔穿成残疾男主怎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的不会做菜〕〔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妙相 351:下次换副面孔
    果如林浩然说的那样,这个别有用心的聚会,其实就是猎艳聚会。酒至半酣,最先离开的是那几个少妇。不过,不知是她们猎了别人,还是别人猎了她们。

    这个世上,很多时候猎手就是猎物。

    陈永良似乎也找到了猎物,只有林信义还没下手,被几个女人围着喝酒。

    “我们走吧,免费酒也喝的差不多了……。”林浩然对卢爱文说。

    “好吧,要不要跟花钱的人打个招呼啊。”卢爱文说。

    “随便你呀,反正我是懒得和这些伪君子多说一句话的。”林浩然站了起来抬脚就走。

    卢爱文愣了一下,看着走向门口的林浩然笑了笑。然后去跟林信义打了个招乎,飞快的出门追赶林浩然。

    “你急啥啊,我在这等你呢。”看着飞奔而来的卢爱文林浩然笑说。

    “小气鬼,我不就是打个招呼嘛,这是礼貌。事实上,就算你对一个人不喜欢,也不必要写在脸上,没成府是不成熟的表现。”卢爱文笑道。

    林浩然笑了笑没说话,她说自己小气就小气呗,反正他不高兴她和那疯子废话。

    林浩然这个名字,林信义是听过的。对于他传奇式的经历,他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他很想和这个交往一番,但是令他不解的是,这个似乎对他有浓浓的戒心,这是为什么呢?

    林信义完全没想到,林浩然所以对他有那么深的戒心,是因为已知道了他是狙击李宝格的主使人。

    林浩然听了卢爱文的话,猛然醒悟,对啊,自己怎么那么笨呢,完全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和他玩在一起,不是更容易获得消息吗?

    “怎么不吱声了?我说的不对?”过了一会儿卢爱文又说。

    “不是,你说的很对,我在想,是不是制造一个机好好认识一下这个林少。”林浩然笑说。

    “我认为你不用制造什么机会,顺其自然就好,你们肯定还会碰在一起的。”卢爱文肯定的说。

    “好吧,下次我得换一副面孔。”这是他刚刚做出的决定。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过了两天,距春节只有五天时间了。

    大多数厂矿企业已准备放年假,保洁的生发露一直供不应求,各股东的意思是采用自愿加补贴的方,希望年假期间依然保留一定的生产力。但林浩然否定了这一建议,他认为对一个企业来说,人才最重要的因素,他不干杀鸡取卵的事,他不想把这个劳资关系搞疆。他认为人性化的关怀,远比金钱诱惑有用得多。

    林浩然虽然在公司没职务,但是他是大股东,又是秘方持有者,最后大家只能听他的。

    春节对华夏人来说,是最大的节日,是必过的节日,人人都很看重这个节日。

    林信义当然也非常看重这个节日,不过,他的看重,似乎并不是为了欢度佳节。

    在一座不显明的房子里,有一个十分宽敞豪华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了几个人,谷宝、卫武、刘美诗赫然在这些人里面。

    “林浩然,据我所知,你们和他认识有段日子了,给我说说你们对他的认识。”林信义对林浩然确实有莫大兴趣,自那天晚上后,他便开始从各方面了解这个同姓兄弟。

    “和他虽然认识有一段时间,但是他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还真说不上来,不过,他给我的感觉是:神秘。我觉得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神秘,比如说他的感知式鉴宝就十分的神奇神秘,常人是无法想象的,他居然可以凭感觉去判定一件古董的真假,一块玉石优劣。这种方式看起来太神化,不可信,但是他骗骗每次都准确无误。”谷宝说。

    “宝宝说的没错,记得我第一次和他接触是在一个小型拍卖会上,他就是凭感知能力连拍几宝都是获利甚丰,我也和他合股拍了一件跟着他赚了一点钱。他似乎还有预知能力,当时有一块石头,人人看都是很普通的石块,但持有者居然要一百万。一块没人看得出特别的石块要卖一百万,人人都觉得持有者疯了,于是一个叫价的人都没。”卫武接过谷宝的话说。

    他停下喝了一口茶又继续说道:“但是,他却当这块普通石头是宝贝,叫我合股买了。我觉得这块东西就是一块石头,所以没同意合股。他自己买下了,并对我说,我不合股,以后会后悔的,因为这东西他就只卖我卫家,而且最少得卖二百万。当时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疯子,一块石头我们家怎么可能花二百万买呢。但是,现在我们家还真的需要买这块石头,而且准备花四百万买,这王八蛋因为李纨的事,升价了。”

    “感知法鉴宝,还有预知能力,这人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林信义击掌微笑片刻后又对卫武说,“那次拍卖会到现在多久了?这石头真的一直没人要买?”

    “几个月前的事了,这石头一直没人买,直到这个月。但是,他就是不卖给别人,说这东西只卖我们家。”卫武提起玉笏的事,他就恨恨的,当时要是合股五十万,就不至于现在要花四百万买了。

    卫家当然想过不愿花这冤枉钱,但是卫国宝找不到任何东西替代这玩儿,而且,没这玩儿,他根本无法完成任伤。所以,卫家只得弄钱准备购买。

    所以,卫武越发恨林浩然,认为他这是乘人之危。

    “这么说来,这家还真是能掐会算啊,有意思的人。刘小姐,据我所知,你们罗家和他更有渊源了,他被开除出医院后,你们家是他第一个朋友,也可以说,你们家是他人生转折的重要关键。可以跟我分享一下你对他看法吗?”林信义转头看着刘美诗。

    “呵呵,其实,我和他接触的并不多,扳着指头数,也就两三次而已,和他接触最多的是我家婆。不过,我认同这位谷小姐说的,他就是一个神秘的人。”刘美诗当然了解林浩然的不止这些,但她不想和这个不知来路的林少分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